我的美国之行-Rancho Santa Margarita

Rancho Santa Margarita的生活

大概九点半到了酒店,这家酒店的的装修风格很舒服,看上去是很用心的。我要了3楼的房间。

第一天,

酒店的车送我来了公司,跟几个人打了招呼,之后就在做我的工作了。这里的氛围果然不如Houston办公室的感觉,每个人的座位都被比人还高的隔板给隔离起来,谁也看不见谁,倒是也挺安全。地板感觉有些摇晃,随便走来一个人都会让你感觉到地板的颤抖。茶水间也只有水和咖啡,就连点心还是要自己用硬币从自动售货机里购买。下午我实在饿得不行,就自己买了一小包曲奇($0.75)。晚饭跟BenBen和另外一个同事Flauto一起吃了中餐。没想到居然只有 Cash,果然是中国餐馆啊,拽得不行。来美国这么多天,没见过哪里不能刷卡的,居然这里说,No Credit… (后来才知道这里的中餐厅都是这样因为他们要逃税!)最后我用了现金请了他们吃饭,40多个美金,不知道能不能报销,不能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去了 Benben家坐了一会儿,玩了会儿WII。然后就十点多要回酒店了。

天是一直下雨,而且很冷。据他们说,这里没见过这么坏的天气。为什么我总是带来了降温,去北京,北京降温;回上海,上海降温;去Houston,Houston降温,来旧金山,旧金山降温;

DSC05652s

第二天,

一切多按照原计划进行着,认识了更多的同事,这为以后的工作会有很多帮助。Timo 真的是一个很Nice的人,我让他载我回酒店,然后他还好心的带我转了酒店附近的地方,先熟悉下环境以便可以解决晚饭的问题。后来我就回了酒店,换了衣服,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逛,逛进了一家杂货店。在那里我就像发现了宝藏一样,什么都有,欧式风格的家具,家居用品,地毯,镜子,小的装饰品,小玩意儿。这不正是小丽想要的小玩意儿吗?于是,我慢慢淘慢慢淘,那里有很多清仓的东西。最后我找买了一些:

一个两只小兔子的相框家居饰品

一个彩绘的盘子

一幅小的油画,可以摆放在桌子上的。

还有一个VERA WANG的花瓶。这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花瓶,精致高雅,而且花瓶的底座还有一个精美的铭牌写着:VERA WANG。这个当然是要给我自己的!

然后又去隔壁超市买了点吃的,巧克力啊,薯片啊,饼干啊等等。晚上不到11点就困的不行,然后就睡觉了!

谁知半夜1点半,我感觉到脖子上有爬行感,用手一摸好像摸到了一个细长条的东西,我也没开灯看就随手一捏朝床边扔过去,后来想想还是开灯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居然发现是一条小虫子,尾部分叉,多条腿的爬行动物。我的妈呀,没把我吓死,于是,我赶紧去洗手间拿了纸巾包起这个家伙扔进了厕所马桶。

后来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只是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

一个坏蛋C,他曾经很凶狠地貌似干掉了我们的一个兄弟。于是,我们决定要报仇,要把他搞定。正在我们实行计划的那天,C突然变得很Nice,我有些心软,我对旁边的力说(很奇怪,这个梦里会有力的出现,要知道我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联系了):看样子他是不是变好了?我们要不要取消计划?力以及旁边的一个女孩子都说:不行,一定要干掉他。

那天刚刚好是一个节假日,很多人集中在广场。那个女孩子异常的勇敢,于是她自己先行去跟踪了C。我呢,跟在力的后边跑,可是居然也迷失了方向,在人群中找不到力了。我站在了一个男孩子的身边,不停地张望是否能够找到力。后来,这个男孩子突然对我说: “刚刚有个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我一看,是一张SIM卡,估计是力留给我的,于是我真的很担心。突然,貌似一个爆炸声,我知道发生了那件事情,我也猜到了估计那个女孩子也已经葬送了生命,可是力呢?他怎么样?突然,出现了很多警察,将这一个区域包围起来,每个人都必须全身搜查所有携带的物品,这个时候我看见一个非常高大的警察朝我们走了过来,他先检查了我右边的一个人,后来就来检查我的。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紧张,我都吓死了。警察要搜口袋,于是我怕那张SIM卡被他发现,刚想从口袋里逃出来想放进背包里时,被警察发现了:“这个是什么?”

“哦,这是一张SIM卡,我刚来到这个国家,所以备了张电话卡!”这个理由很成立。他居然没有多问。

“不介意我搜身和搜查你的包吗?”

“我当然要配合您的工作咯!”我假装镇定的说。

“你的护照出示下!”他问。

于是,我把护照给他出示了下,因为这是在国外,所以中国人可能会被成为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

接着,他把我包里的所有物品都一一的拿出来,检查是否可疑。

那时的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那种感觉才真是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

所幸,最后他没有怀疑我,而是放我离开了。我假装镇定的离开。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突然发现身后有人跟踪我,我一想不好。肯定有目击者发现我曾跟他们一伙儿的,于是告发了我。我找到了一个图书馆藏了起来,毕竟是谋杀啊!尽管那个人本该去死。可是,警察不会这么想,我一边躲在一个角落里,一边在想力和那个女孩子的处境如何?

就在这时,闹钟响了,我也醒了,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噩梦,很奇怪,以前做噩梦的时候,都会潜意识醒来,可是这次却没有,真是煎熬啊!煎熬的一个晚上!

第三天,

上午去拜访一个vendor, 8点半车就等在了门口。今天的雨更大了。这是我来加州的第三天结果下了三天的雨,我也真是够幸运的了。

去了Precision那里,本以为一切都会很快结束,结果发现自己也实在忙了一上午竟然连中饭都没得吃。结果中午去买饭的时候还错误的把一家不知什么的餐厅误当成了麦当劳。

晚上本来说Timo要一家人跟我一起吃饭,结果他的太太突然被小孩抓伤所以临时取消了。Timo送我回到了酒店,然后自己一个人在酒店的吧台里点了份吃的。BBQ。

后来Ben给我电话,我就让他过来一起先吃饭,后来他带我去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一起坐了摩天轮,然后居然他还给我买了一顶帽子,真是挺奇怪的。呵呵。用他的话说是因为想让我此次美国之行有所收获,呵呵。不过我真得很喜欢那顶帽子哦。DSC05735

晚上Ben送我回酒店的路上,突然收到向红的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我和她几乎异口同声的问了对方同样的问题。

“我在美国!”我和她又近乎同时回答了同样的答案。

在我印象中,她可能已经在中国大陆或者台湾某个地方,怎么会还在美国。在她印象中,我也不可能突然跑到美国来。不是我不想联系她,只是没有她的手机号码,而且来美国也是挺突然的。

我们就这样,被上帝安排了在五年之后在美国的一个地方相见了,这种感觉很神奇,难道人们之间真的有那种所谓的第六感?

晚上跟她聊了很多,一直聊到了凌晨两点半,第二天的我还要7点起床去公司,不过我还是很开心。感觉虽然是五年多没见面了可是大家都没有多大的变化,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也可能每个人都变了,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我们无法去发掘大家改变的那一面而已,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变呢?

第四天,

早上8 点15,车子到了酒店来接我。顺便先送一个同事去机场,他要去Houston工作大概两年,所以我就不奇怪他为什么会大包小包的一大堆了。上午是拼命地工作,拉着看着这个设计公司的艺术总监帮我完成两项工作,从早上9点开始一直忙到了中午的1点半,连中饭都没有吃。我把自己仅有的一只香蕉送给了他。他问我,是否我也有一只的时候。我点头说是。其实我什么都没有了。

然后大概两点钟到达了公司,跟公司的同事都say goodbye之后,自己就离开了办公室,然后就跟向红一起找了个吃饭的地方,真是很Nice。

晚上如约跟Timo的家人,他的妻子,和两个可爱的Kids一起共进了晚餐。这家餐厅的真的挺有趣的,每一桌几乎都有人过生日,每一次DSC05750s都是送甜点,敲鼓,唱生日歌。这两个小孩真的太美了,尤其是那个小女孩仅仅是4岁居然说话那么一本正经:

“You are beautiful”“I love you”“your skin is so smooth”

跟她拥抱的感觉再一次强烈的刺激了我的母性激素,想生一个漂亮的混血儿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这是我在美国的最后的一个晚上了,自己有些紧张。再次的离开,总是让我有太多的不安全感哪怕就算是回家。

一个人坐在了Hotel庭院中的火炉旁边,看着炉中摇摆的火焰,听着舒缓柔软的钢琴曲,喝着啤酒,吃着零食,时而不时跟旁边的老外说上几句,就继续码自己的字了。

结尾:

从旧金山启程,在洛杉矶转机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个头异常高大的女人,是上海人,她是来送儿子读大学而在美国呆了一个多月。后来中午一起吃了饭,就相互留下了电话号码,她居然也很Nice得说,我看看我周围有没有优秀的男士给你介绍下。哎,现在的我怎么居然沦落到就连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都要为我着落这件事情。从洛杉矶到浦东的飞机上我旁边坐着的是一位老夫妻,长得很像中国人。后来才知道他们并不能讲普通话而只能讲英文和广东话。他们也得填写入关的申请单,然后过海关的时候也需要被问很多问题,甚至有的老外在出关的时候连行李都要求过安检,这一点让我找到了一点点的心理平衡。

总体来说,这次美国之行我会给打80分吧,10分是因为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出去转转。还有10分是因为自己并没有遇到那个Mr.Right.嘿嘿。DSC05521s

收获倒也是不小的吧,英语溜了很多,也更有信心一个人处理未来发生的太多可能,

我会继续努力,继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