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岁末手札

刚刚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下日期的时候,是2011年11月29日,遂顿时停下笔,感受这时光如梭的快感,以前一直说“转眼间”,就已经觉得时间飞快,可是,现在觉得不再是转眼间而是眨眼间,甚至连眨都来不及眨一下,世界就变了,你我都变了,时间就走了。

 

本想在2011年仅剩的几天,认真的生活,不辜负自己的活着,可是,谁奈这世事总是如此多纷杂烦扰,总是心如陀螺,不停旋转不停变换不肯平静。

 

近几日做梦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而梦境也是越来越真实,好像将来某一天就会发生一般。更甚者,梦境居然都是一系列的,一些列的梦好像是用来悼念那些曾经在我生命中出现过又离我而去,或伴我走过一段路或只是擦肩而过,或是曾经给予我帮助或是我的领路人,一个一个单独的出现在梦境中,难道是我在想念他们,还是在一个一个悼念他们,像是从此彻底从我生命中消失再也无法相见一般,甚至好像现实的翻版,让我突然迷惑地回想这两年的事情,竟如同梦境一般,竟分不清现实和梦,哪般是梦哪般又是现实。

 

中午和同事吃饭,被问起世界末日是否真的回来。我眼神迷离的望着远方,喃喃自语地说,会的!没人真正的期待或是盼望世界末日,虽然生活苦乐参半,可人们还是享受其中,或痛苦,或快乐,毕竟都是真实的生活。

 

对于我来说,2011年要好过2010年,所谓的好,只不过是内心的一种充实,不在乎形式上的物质上的收获。

 

随着微博的泛滥,到微信的使用,大家越来越沉浸在这个飘渺的“微世界”,从飘渺中获得一丝丝安慰,从微世界中看淡了自己。而我,竟然为了这个域名一年付出几百大洋的坚持,毫无利益收获,却继续像文人笔下的壮士一般,不肯回头,不肯放弃,终将战死在自己的战场上。

 

也罢,战死在自己所热爱和坚持的战场上,付出了血和泪的代价,这样人生便是深刻的,一笑而过的不是人生。

 

10137186185f3fddfa10137186185f3fddfa10137186185f3fddfa

北京走元宵

元宵节这日,恰巧在北京出差。开完一整天的市场会议后,几个同事便饶有兴致去闹花灯。我,Jacky以及一个从印度来的同事Vab,三人之行便来到了三里屯。

其实,三里屯并不是唯一的终点,路上一路烟花炮竹的燃放更是增添了浓厚的节日气氛。从下班时间一直至深夜两三点,持续不断地烟火爆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三里屯闹花灯

早听北京的同事说三里屯会有活动,好奇的我们倒是真想去看看。吸引我们的并不是那一条酒吧街,而是对面悬挂在树上的形状各异的花灯,有室内展也有室外展,大都围绕中国古老的神话以及吉祥成语为主题。

小时候的记忆又开始渐渐模糊地用上了心头,那时候还有踩高跷的高人,有画着通红通红嘴巴子的戴着大红花拿着扇子的女人,有带着摇摇晃晃头套的大头娃娃,这些都已经成了模糊地记忆。

 

暴走天安门

走完了三里屯,我们又想去前门看看,据说那里也有很多活动。车子在距离天安门一公里处堵住了,我们便下了车步行,随着夜色渐渐深入,天气也渐渐变冷,走到天安门,又从天安门走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我们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深深地鞠了躬。从人民英雄纪念碑继续前行了很久才到了前门,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好多人在叫卖冰糖葫芦,让我们都很想尝尝首都冰糖葫芦的味道,于是我们一人一支,放到嘴里微微酸带甜柔软的味道让我们大饱口福,在这样寒冷的冬日里,带着手套,吃着冰糖葫芦,说着笑着走在北京的大街上,让人找到了童年的感觉,节日总是可以给人带来很多乐趣、温馨和放松。

 

打车艰难

等我们觉得走累了,想回酒店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深夜11点半了,气温越来越冷,我们又从前门走到了天安门,一路上都没有打到车,我们站在路边等了半个小时才打到了Taxi,到了酒店都已经零点半了。 洗了澡,打了几个字,要睡觉了,第二天要开会,下午要去爬长城了。

 

继1月17号那次北京之行之后,这是2月16号的北京之行,都充满了无限的温暖和快乐。本来还想去80后的主题餐厅去体验下,只是时间不够,遂未如愿,不过下次有机会还是得去下的。

 

后话:

那天下午的爬长城,虽然也充满了无限的乐趣,只是因为本人身体不给力,有些冷场。至于这篇文章为什么这么晚才放上来,也是因为被遗忘在草稿堆里了。

写于2011年除夕夜的碎碎念

窗外的炮竹声不绝于耳,空中五颜六色的烟火闪烁不断,这是除夕夜,即便已经过了凌晨零点,大家辞旧迎新的激情依然没有消减。

 

父母已经躺下了,自己一个人躲在另一个小房间里有些触动。夜晚站在广阔的平地上,看见四周此起彼伏的烟火盛开在不远处的上空,那似乎是万家灯火,那似乎是普天同庆,举世同贺的节日。真希望自己是站在一片平原上,四周没有房屋楼宇的遮掩,没有建筑物的遮挡,便可以看见全部盛开的烟火。

 

烟火是美丽的,年也便过去了。虽然自己又大了一岁,虽然自己很怕以后这几天拜年被不断地问起人生大事的尴尬,似乎身边的人都开始关心起了我,其实,我不怕自己年纪有多大,我怕的却是稀里糊涂。

 

除夕那夜,我许了三个愿望:

第一,希望父母、家人身体都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第二,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够小有成就。

第三,希望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

我不怕说出来就不灵了,因我的心是真诚的。

 

春晚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给力,西单女孩的歌声有些单薄,春天里充满了沧桑,民工街舞团的表演也有些残缺,尽管我对他们都充满了希望。

 

这几日三毛的足迹、影子以及喃喃自语或者痴人说梦总是时而不时在脑海中再次浮现,我却依然没有勇气过不一样的生活。

 

霞今天买了一些蚕蛹,自己要了一个,说要带回上海孵出美丽的大蝴蝶。还想养只小兔子,却被母亲制止了。

“一个人在外面养活自己已经不易,别再养这些家伙了!”母亲如是说。

 

母亲说,别人送了一盒狗肉,什么时候吃掉。突然被我大声喝住:“不许吃狗肉,狗是我们的朋友,狗不是天生就是给人吃的!我不许你们吃狗肉!”

母亲于是说:“那就扔掉算了!”

扔掉就扔掉,我一直记得姚明的一个公益广告词: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可是这些道理和感情,不是每个人都会懂,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去珍惜和思考的。而我,又太渺小,太渺小,就像是消失在空中的烟火一样,化为一缕烟飘渺得消失在夜晚的天空中。尽管如此,我依然是我,即便消失了也是有痕迹的,那划过天空的痕迹无论是一瞬间还是永久。

 

很担心留在上海的那几条小鱼儿,以及刚刚发芽的郁金香,不知道半个多月不浇水,他们能不能挺过去。我也为他们祈祷着。

 

是,2010年彻底离开了我,我不后悔,不遗憾,没有伤感,而是满含信心和欣喜的走向未来的生活。

睡下了,明天就是一个全新的一天。

 

朋友们,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这种喜悦是可以鼓励我们继续生活的更精彩。

祝2011 精彩给力!

祝大家 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话说我已经回家近5天了。但我知道依然有很多人还没有来得及回家和家人团聚,在这里对所有的朋友,所有我认识的朋友和认识我的朋友们,道一声最衷心的祝福:

 

祝愿大家在兔年,事业蒸蒸日上,财源滚滚而来,生活幸福美满,家庭合家欢乐,身体健健康康,万事顺心如意!

《北京几夜》

2011年第一次飞往北京

刚好主持完集团年会,就要去北京出差了。

一说到北京就想起了《One Night In Beijing》,和我们那几句很囧的台词:“在北京过一夜的感觉如何?”“很舒服的!”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又莫名地微笑了。

 

收音机里播放着《Hotel california》,这首歌,漫长的前奏让我突然想起了在瑞士的一幕。那也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是瑞士狂欢节的当天,一支乐队在寒风中演奏着这首曲子。依然是漫长的前奏和总也不出现的低沉的嗓音,许多人都驻足在那里,时间就像是凝固了,当然也包括他在内。他的背影让我感觉到一种孤独,这是他最当时喜欢的一首歌,至于后来喜欢什么歌我就不得而知了。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当一个人站在凛冽的冬日里驻足聆听着自己最爱的一首歌时留给人的背影的感觉总是令人感到孤独。

 

阳光在一点点的斜下, 坐在机场候机室一个茶文化主题餐厅里,选择了靠着窗边,偶尔被窗外轰隆隆飞机起飞的声音所吸引,抬头一看,一架飞机正在滑行腾飞。不一会儿又传来了相同的声音,一架又一架的飞机在我的目光所及之处滑行起飞,不知道飞往哪里,只是,就这样一批一批的人被带走了,去了他们想去或不想去的地方。

 

飞机场是宽阔的平地,只有这样飞机才可以有足够空间滑行然后腾飞。突然想到人生岂不也是这样,如果没有一个足够大的平台,我们又如何去滑行,没有滑行又怎能起飞?

 

等到坐定飞机上, 才想起来自己将一副耳环丢弃在刚刚吃饭的位子上了。这副耳环,刚买没几天,今天是第二天戴的,由于自己没有耳洞,所以还特地让店主换了夹子,只是夹子夹时间长了便会痛,痛了便摘了下来放到边上。吃饭的时候自己还对自己说,待会走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了。结果,坐定飞机上之后,却坦然回忆起自己倒是忘记了。算了,忘记也就忘记吧,就当送给陌生人了。但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不悦。

 

飞机起飞了,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看着平时的高楼大厦却突然像是小时候玩的积木一样那么渺小和脆弱,自己的心变得宏大了起来。忽而见到的是海洋,忽而见到的是连绵不断的高山,我突然又想起了三毛,三毛那个163cm的小女子,只身一人跑到撒哈拉沙漠去体验的人生经历,却是让人悲痛的。却有想象着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是如此一个人背着行囊,只身踏上一个渺无人迹的地方,去体验生命的珍贵和灵魂的骄傲。

 

在飞机上看完了《撒哈拉的故事》,这本书的最后一个故事《哭泣的骆驼》,却不曾料想到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在飞机滑落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夕阳,红的纯粹的让人心痛。到了酒店,放了行李,约了一个朋友一起吃饭。她来到了我的酒店接我,然后我们开车打算去后海吃饭然后再喝点东西。结果,她却不认得路了,在后海周边的一家店外停了下来,这家店叫《福库》,菜做的都挺有特色,一边吃一边聊,竟然也聊到了10点钟。后来出门走了两圈,后海在冬日冷清熏陶下,岸边的路灯发出一些温暖的光映射着结冰的水面,格外的冰凉。好久没有看到这景象了,从飞机上瞧见了结冰的黄河水,从出租车上看到了叶子全部掉落只剩下树枝树干的树木,这才是冬天,如果再有一点点雪,那就更恰到好处了。

 

寒冷逼迫我们不得不再次找个温暖的窝坐下来,那是一家叫《鸟巢》的酒吧,没有几张沙发,不大的空间,却装饰了一种固定的味道,台灯,旧画像,有一种陈旧却彰显自我的味道。坐下来,她点了一杯热巧克力,我再次尝试了Bailey’s。结果,这里的Baily’s跟我在上海喝得味道全然不同,不但没有了暧昧般的温暖,多了更激烈的酒精,我只是抿了一小口便无法抵御这酒精的热烈,而不得不放弃了。

 

我们聊得话题还无非是今后的人生打算,她是一个过来人,看得事情自然比我多了,看得也都透了彻了。其实,我发现不管多大年纪的人都在一点点成长,他们都可以改变去年自己的认识,而今年就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记得去年,她还劝我好好在这家外企做,可是,今年就变成了要有勇气趁年轻去尝试实现自己的价值。自然这些我都不是没有想过,自知算是比较固执的人,所以,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自然不顾一切去做便是了。

 

2011年的北京第二天

八点半到了公司,9点开会。会议的内容超乎了我们很多人的意外,一上来领导就发问,你们在座的几位有谁能够把我们每个人的中文名字都写下来?就我一个人举了手,我有些奇怪甚至疑惑,部门现在人不多,一共就4个,难道记一个中文名字就很难吗?

接下来我们便做了一个小测试,每个人写一下对自己的看法,然后再写一下对其他人的看法分别在不同的卡片上,结果留待下午会议结束前公布。剩下的时间开始了深层次的交流,甚至变成了答记者问或者八卦类的节目,不过这样倒是让我们对对方了解的更加深刻了些。大家的思想在此汇聚,然后就可以变成无限大的能量。看得出来,领导为了此次会议还真是破费了一番心思的。最后的结果发现,大家对我的印象和我对自己的看法还是颇为吻合的。基本上总结了以下几点:

 

为人友善

话不太多,比较低调

有时候比较强势

敏感

有些情绪化

这个是Jacky童鞋的总结。因为他就坐在我座位的前面,所以几乎我每天的情绪他都能够掌控到,所以,他的看法很贴合实际,当然情绪化这点不是很好,自己往后一定要注意改正了。

 

认真负责的(工作上)

感性的,阴柔的,当然也有刚强的一面。

钻牛角尖较固执(偏生活方面)

对异性有吸引力的

Team-Work

完美主义

这是Sharan知心姐姐对我的评价。她的第四条倒是对我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评价,只是自叹不如啊。

 

充满热情

理想主义者

不惧艰难,有信心达成所愿

不注意身体

内心世界丰富,小宇宙强大

这个是领导对我的评价。是的,自己不注意身体也被提出来好好批评了一下。我承认自己这点依然没有改好,Jacky童鞋告我状说,Anne从来吃饭都不正点,过了12点就懒得去食堂打饭了,于是就楼下超市凑合什么的吃了点。偶尔心情好的时候才做饭,但是一个月并未见的能够带几次饭。

 

我对自己的看法和大家对我的看法几乎是切合的,所以很多自身的问题小毛病还是需要努力去纠正和改正。如何让自己不情绪化,变成了今年纠正自己的首当其冲的任务。

 

下午总结之后,领导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本书《礼物》,Spencer Johnson写的。这是给我的另一个惊喜,送人书籍,比送人钱财还要让我开心。最后,我还跑过去让领导签了字。

“Life is a journey, enjoy the trip,”这是领导给我的题字。

 

其实,我们难道不都应该这样吗?

 

夜晚的北京在没有了白天阳光的照耀冷得很彻底,出门买了两袋纯牛奶只为晚上可以泡个牛奶浴,却不料,没戴帽子,耳朵竟然要被冻掉了,可是,白天明明还是那般温暖。看来,不可小觑了这北京的冬日。

 

北京第三天

上午走常规,和领导聊了会儿。其实,现在我才真正的了解了我的领导是怎样的一个人。曾经以为,他表面表现的和内心所想的不一样,可是,现在才知道他是那么坦诚的一个人,突然间才发现认识他太晚太晚了。所以跟他现在讲话不需要都什么圈子了,暗示来暗示去把自己暗示的死去活来,结果还不如一句话说清楚对方接受的也快。

 

中午去赛百味吃了个快餐,然后便坐上了领导的撤奔赴香山开始了爬山行动:一边爬山一边捡垃圾,结果发现香山很干净。这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聊的什么说的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才发现偏见真的可以害死猫,甚至害死人。到了山下我们开始了爬山行动,大概分了三个阶段我们才最终上了山。第一阶段眼镜湖旁的出发。第二阶段中场休息,第三阶段攻下山顶。

这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好玩的人。第一个就是一对情侣,在山下我们就逮着了他们给我们拍照片。小两口居然还在争谁的技术好。结果我们爬到了一半正准备找人给我们拍照片时,他们特地送过来又被我们逮着了。真是心有灵犀啊。在路上还遇到了一个年级很大留着花白胡子的老头,其实一开始以为他是中国人,结果没想到居然是一个美国人,北京某大学教软件,今年退休了。聊了几句之后我们就继续前行。终于爬到了山顶,我们在山顶上留了纪念。

 

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对于膝关节真的是一个挑战!我突然想起来自己需要捡一块石头带回去用来改善居住处的风水,于是挑来挑去,捡到了一块,回来一称发现居然有8斤重,倒是可怜了Jacky,竟然让他一路帮我拎了下山来,晚上才发现他居然都没有戴手套。哎,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回程的路上,渐渐远离了山峦,回归了城市,更渐渐远离了太阳,听着朴树的歌,一路在领导的飞驰下,欣赏着一路的风景。

 

晚饭在一家日本火锅店吃的,我们又是一边调侃,一边相互谦让礼让的夹着菜。其实真得很开心,一点都不像是和同事之间的感觉,而是久违了的朋友一起碰碰面。

 

笑过,吃过,大家也就散场了。回到酒店,进了安静的房间,突然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了心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明天的我又要一个人拖着行李飞回上海,到了上海又要一个人进了一个没有人气的屋子,继续是安静,继续需要人为的噪音来充斥这个空间,才可以让自己躲过那孤独难熬的一劫。突然发现,越是热闹了之后的沉寂才是最可怕的。今天真的很开心,可是,回到酒店就很难过,不喜欢这种一个人的不确定感。

 

给两个朋友打了电话,说了半天,都觉得没有意义,打电话,说话的话题越来越局限,并且纠缠于一个话题总也不放口,似乎,这个问题可以解决我的一辈子。自己到底要坚持多久?

 

变了一切都变了,这个酒店在两年之后也面目全非了, 变得我已经不认识了。可是,不变的是什么呢?明天继续,继续一种意义上的离开也是另一种的回归,继续一个人的旅程,继续一个人沉淀吧,一直沉淀到自我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也就解脱了!

记改制后8点半上班的第一天

由原来的9点上班5点半下班改为8点半上班5点下班是新上任的亚太区总裁烧的第一把火。之前的我由8点起床改为7点半起床,起来的时候发现天空还是阴沉沉的以为天还没亮呢,赖床上了几分钟把电视机打开,空调打开,小太阳打开,冬天起床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电视机在放百科全说,后来又上演了《情深深雨蒙蒙》,跑去厨房煮了一个鸡蛋,一个饼,打了豆浆(黄豆+枸杞+红枣)这是我自己研发的原料组合,味道很香,不信你们可以试试,接着开始洗脸刷牙,等弄好了之后一看时间:哇塞8点十分了!知道大事不妙,遂冲出家门就飞奔车站了。结果竟然忘记了我的早饭。

 

其实,上班的方式我一般可以选择走路(30分钟),骑车子(15-20分钟),坐公交车(10分钟-40分钟不等),关键是等公交车很浪费时间有时候等了半个小时都不来一班,太郁闷了。等了公交车才发现原来也很痛苦。骑车子,现在看来也不太现实了,车子丢了之后也不再想买了,所以最近几天一般都是走路上下班。

 

可是今天走路也来不及了,也骑不了车子了,等了5分钟公交车发现没来,所以只好打车来了。

后来想想,感觉像是打仗一样急匆匆火燎了的,要想早上从容面对,那只好再早起15分钟了,同时不可以看电视还是听听广播就好。豆浆什么的的晚上打好了第二天微波炉转一圈就好了,粥也可以晚上煮好了直接保温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可以喝了。晚上可以再早点睡觉,比如昨天是10点半上床,11点入睡的,以后呢就可以10点上床,10点半入睡。

 

其实,我还是真得感谢这个新规定的实施,让我终于可以一改自己往日晚睡觉的陋习,重新调整自己的生物钟了。不过后来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关掉取暖器于是不得不回家再次确认。还是不够从容啊!

 

2011年我的主题就是学会从容。从容的面对生活,面对感情,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