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3

说说周末的一件小事:

下午去邮局寄包裹,等了好长时间不说,关键是前面就三个人的包裹。可是,为什么要一个小时呢?那是因为每一个包裹要拆开一件一件的物品检查。

凡是液体的都不能邮寄,不管是浓稠的还是稀薄的,比如什么护肤品阿之类的,更不在话下了。

粉末状的也不能寄,比如方便面。我前面的第三个人寄了一堆吃的到加拿大,估计是给在加拿大的一个中国人寄的,什么干银耳,木耳,粉丝等等,还有一箱方便面,唉!可是,就这一箱方便面是不能邮寄的,因为方便面的调料是粉末状的。估计,加拿大那边的人一直期待了很久的方便面,这次最后还是失望了。

即便是你寄的都是衣服,也要一件一件地打开来查看,裤子呢,每个口袋都要摸一遍。监封员是不耐其烦地给你叠衣服, 那么一大箱衣服,他自己一个人一件一件打开看,然后一件一件地重新叠起来。难怪速度会这么慢,叠好了之后监封员还得负责帮你把整个箱子重新封上,早已满头大汗了。

其实我发现,打开箱子检查别人邮寄的东西,似乎能够满足很多人的偷窥别人隐私的欲望。

我前面的是一个日本人,之前没看出来。因为他不小心碰了一下他前面的一个女人,那女人回头很不客气地朝他嘀咕了几声,我只听见他Sorry,Sorry,Sorry的三遍。我在想,他估计也不爽了。等轮到他的东西被检查时,监封员问他要Passport,他说:I don’t have it.监封员是一个小伙子,人长得挺帅的。重复了一遍:I don’t have it。 我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就帮他翻译了一遍。旁边,Tsowly 跟我说,人家能听懂的。我说哦。于是,我也没有管他们后面的谈话。可是,那监封员小伙子居然问我,他说的什么?我当时也很冏。不得不让那个日本人再说一遍,然后告诉监封员:他的一个有护照的朋友,待会儿会过来的。

大概就这样了,这个日本人一共有四个箱子需要开箱检查。我只好继续等了。

可谁知,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居然从后头开始帮忙开箱检查。也就是说,不是按照先来先检的原则,而是,从两头开始检查。那可郁闷了,我这样的不头不尾的人了。

说说鸽子过马路:

还有一件好玩的事情,今天听Tsowly说:他看见一只横穿马路的鸽子,她先是飞到人行道上,在路边左右张望,看路上没车了于是跳下人行道,不紧不慢大摇大摆的一步一步地横穿马路,这时后面来了一辆车,她就扑腾了一下望前跳了几步,接着继续大摇大摆过马路,后面又来了一辆车,于是她又扑腾了几下,继续大摇大摆横穿马路。最后,她终于走到了对面,跳进灌木丛中,消失了。

他说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想,鸽子过马路又没什么不正常的啦!

于是,Tsowly又说:我就纳闷,为什么鸽子不飞着过去呢?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鸽子是可以飞过去的。

于是我说:估计这只鸽子那天想做一件与众不同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