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伤还是伤感II

前记:已经不记得前面是否有写过同样题目的一篇文章,就算是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不必计较!

在飞机即将降落的一刹那,我突然问了自己这样一句话?有谁能够定义什么是伤感而什么又是感伤呢?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自己又开始了年后繁忙的工作,开始出差,开始碰见不同的同事,说着笑着,或许是真诚的也或许是虚伪的,仿佛这就是生活。可是,明明刚刚给外婆打电话的时候还说了句:真不想回来,要是能一直呆在家里该多好?外婆和蔼的说:“那就回来吧!青岛,烟台或者威海都行,这样你想吃什么想带什么周末回家都可以吃可以带回去!”我的眼睛又湿润了。我当然不会忘记,从家出发收拾行李的时候,想放进去的太多,自己儿时的纪念品,妈妈准备的好吃的,外婆准备的地瓜干,还买了很多鱼片,还有我从海边捡回来的一块2斤半重的石头,还有一捧被海水打磨过的沙子,是的,我什么都相装,恨不得把整个家都装回上海,可是,我不得不担心会超重,不得不把东西减少一半,然后再感叹的说,下次回来再装走。就这样,我身后背着一个重十几斤的登山包,左手里拎着一个重15斤的旅行包,右手拖着一个重25斤的行李箱,从浦东机场赶回住处,仅仅只是地铁就坐了近两个小时,竟也把一本悬疑小说看完了。

 

晚上10点多才到了住处,屋子是冰冷的,因为近20天没有通风的缘故,处处都是一种嗳气。一条小鱼死了,不是因为干涸而是因为一滩死水。可是,那几株植物长得却很好,尤其是那郁金香,还担心20天没浇水会枯死,竟然让我眼前一亮的是已经参了很高,我倒是欣慰了。只要有一样还好的,也不枉我的担心和牵挂!年前没有倒掉的东西,居然都发霉了,不得不开始打扫屋子打扫卫生,更换床单被套,把该放冰箱的东西统统放进去,再开始洗脸刷牙准备睡觉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

 

第二天7点多起床,8点半不到进公司,12点出发去机场,上海下雨了,而且很大,没打伞,因为不曾想到上海会下雨。记得早上锁上门准备出门的时候,望着屋外阴森森的没半点太阳的天气,我突然有了一种错觉,难道我家的钟所显示的时刻不对?难道现在不是早上8点而是凌晨4点?难道我这是在梦游?怀疑的我看着路上渐渐多起来的行人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上海的天气,谁也不能怪,于是我开始怀念家乡的阳光。

 

过年回家之前写了很多要做的事情,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便是给爷爷写篇回忆录,由爷爷口述自己经历的生活和各种各样的故事,然后由我一边听一边记录再最后进行排版整理。只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完成,只完成了1/5,所以临走的时候对已经95岁高龄的爷爷说,等我明年回来再继续写,一定要!是,为什么要这样,我只是想给爷爷一个盼头,一个盼望,他会等着我再回去,这样我们都会有信心。

 

在上海机场安检的时候,身后站着一位四五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身后是她的姨。只听一句句“要乖乖的听姨的话哦!”“来牵着姨的手!”这一个一个“姨”的称呼,让我想起了姨夫和姨去机场送我的情景,其实我并没有哭,比爸妈送我要好很多。可是,不知为什么突然听见身后这个称呼的时候,自己的眼睛竟然湿润了。我想,小时候的我大概也是这样吧,每天缠着姨,姨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漂亮的衣服穿,小时候我是她的骄傲,长大了我必须也是!

 

已经数不清在飞机上看了多少个日出日落,看了多少朝阳夕阳,看了多少云端天边,看了多少色彩斑斓的变化,每一天都不一样。一个人行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目睹着生命的潮起潮落,这样也是一生。一个人一辈子就呆在一个地方,赚钱养家糊口除此以外没有任何杂念,这样也是一生。可是,为什么我总是要让自己不断地去想,为什么就不能让自己轻松一下,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没心没肺的活着,为什么我做不到?

 

又是出差来北京,又是一个人住酒店,一个人关掉电视后靠在沙发上霹雳啪啦的打字。回忆着前一秒钟的感动,终于发现记录一种心情,一种情感是很累的,会累两次。一次是经历,一次是回忆,并且很认真很正式一丝不苟的回忆。有时候,突然想,或许从下一刻起我就会停止,再也不会打字,再也不会思考,再也不去回忆,再也不去伤感,再也不去感伤,管它什么是感伤还是伤感!只是,在下一刻,你们会继续看到我码出来的文字,依然是一丝不苟的,依然是那个一土,让人抓狂却又无可奈何的。

《北京几夜》

2011年第一次飞往北京

刚好主持完集团年会,就要去北京出差了。

一说到北京就想起了《One Night In Beijing》,和我们那几句很囧的台词:“在北京过一夜的感觉如何?”“很舒服的!”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又莫名地微笑了。

 

收音机里播放着《Hotel california》,这首歌,漫长的前奏让我突然想起了在瑞士的一幕。那也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是瑞士狂欢节的当天,一支乐队在寒风中演奏着这首曲子。依然是漫长的前奏和总也不出现的低沉的嗓音,许多人都驻足在那里,时间就像是凝固了,当然也包括他在内。他的背影让我感觉到一种孤独,这是他最当时喜欢的一首歌,至于后来喜欢什么歌我就不得而知了。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当一个人站在凛冽的冬日里驻足聆听着自己最爱的一首歌时留给人的背影的感觉总是令人感到孤独。

 

阳光在一点点的斜下, 坐在机场候机室一个茶文化主题餐厅里,选择了靠着窗边,偶尔被窗外轰隆隆飞机起飞的声音所吸引,抬头一看,一架飞机正在滑行腾飞。不一会儿又传来了相同的声音,一架又一架的飞机在我的目光所及之处滑行起飞,不知道飞往哪里,只是,就这样一批一批的人被带走了,去了他们想去或不想去的地方。

 

飞机场是宽阔的平地,只有这样飞机才可以有足够空间滑行然后腾飞。突然想到人生岂不也是这样,如果没有一个足够大的平台,我们又如何去滑行,没有滑行又怎能起飞?

 

等到坐定飞机上, 才想起来自己将一副耳环丢弃在刚刚吃饭的位子上了。这副耳环,刚买没几天,今天是第二天戴的,由于自己没有耳洞,所以还特地让店主换了夹子,只是夹子夹时间长了便会痛,痛了便摘了下来放到边上。吃饭的时候自己还对自己说,待会走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了。结果,坐定飞机上之后,却坦然回忆起自己倒是忘记了。算了,忘记也就忘记吧,就当送给陌生人了。但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不悦。

 

飞机起飞了,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看着平时的高楼大厦却突然像是小时候玩的积木一样那么渺小和脆弱,自己的心变得宏大了起来。忽而见到的是海洋,忽而见到的是连绵不断的高山,我突然又想起了三毛,三毛那个163cm的小女子,只身一人跑到撒哈拉沙漠去体验的人生经历,却是让人悲痛的。却有想象着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是如此一个人背着行囊,只身踏上一个渺无人迹的地方,去体验生命的珍贵和灵魂的骄傲。

 

在飞机上看完了《撒哈拉的故事》,这本书的最后一个故事《哭泣的骆驼》,却不曾料想到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在飞机滑落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夕阳,红的纯粹的让人心痛。到了酒店,放了行李,约了一个朋友一起吃饭。她来到了我的酒店接我,然后我们开车打算去后海吃饭然后再喝点东西。结果,她却不认得路了,在后海周边的一家店外停了下来,这家店叫《福库》,菜做的都挺有特色,一边吃一边聊,竟然也聊到了10点钟。后来出门走了两圈,后海在冬日冷清熏陶下,岸边的路灯发出一些温暖的光映射着结冰的水面,格外的冰凉。好久没有看到这景象了,从飞机上瞧见了结冰的黄河水,从出租车上看到了叶子全部掉落只剩下树枝树干的树木,这才是冬天,如果再有一点点雪,那就更恰到好处了。

 

寒冷逼迫我们不得不再次找个温暖的窝坐下来,那是一家叫《鸟巢》的酒吧,没有几张沙发,不大的空间,却装饰了一种固定的味道,台灯,旧画像,有一种陈旧却彰显自我的味道。坐下来,她点了一杯热巧克力,我再次尝试了Bailey’s。结果,这里的Baily’s跟我在上海喝得味道全然不同,不但没有了暧昧般的温暖,多了更激烈的酒精,我只是抿了一小口便无法抵御这酒精的热烈,而不得不放弃了。

 

我们聊得话题还无非是今后的人生打算,她是一个过来人,看得事情自然比我多了,看得也都透了彻了。其实,我发现不管多大年纪的人都在一点点成长,他们都可以改变去年自己的认识,而今年就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记得去年,她还劝我好好在这家外企做,可是,今年就变成了要有勇气趁年轻去尝试实现自己的价值。自然这些我都不是没有想过,自知算是比较固执的人,所以,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自然不顾一切去做便是了。

 

2011年的北京第二天

八点半到了公司,9点开会。会议的内容超乎了我们很多人的意外,一上来领导就发问,你们在座的几位有谁能够把我们每个人的中文名字都写下来?就我一个人举了手,我有些奇怪甚至疑惑,部门现在人不多,一共就4个,难道记一个中文名字就很难吗?

接下来我们便做了一个小测试,每个人写一下对自己的看法,然后再写一下对其他人的看法分别在不同的卡片上,结果留待下午会议结束前公布。剩下的时间开始了深层次的交流,甚至变成了答记者问或者八卦类的节目,不过这样倒是让我们对对方了解的更加深刻了些。大家的思想在此汇聚,然后就可以变成无限大的能量。看得出来,领导为了此次会议还真是破费了一番心思的。最后的结果发现,大家对我的印象和我对自己的看法还是颇为吻合的。基本上总结了以下几点:

 

为人友善

话不太多,比较低调

有时候比较强势

敏感

有些情绪化

这个是Jacky童鞋的总结。因为他就坐在我座位的前面,所以几乎我每天的情绪他都能够掌控到,所以,他的看法很贴合实际,当然情绪化这点不是很好,自己往后一定要注意改正了。

 

认真负责的(工作上)

感性的,阴柔的,当然也有刚强的一面。

钻牛角尖较固执(偏生活方面)

对异性有吸引力的

Team-Work

完美主义

这是Sharan知心姐姐对我的评价。她的第四条倒是对我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评价,只是自叹不如啊。

 

充满热情

理想主义者

不惧艰难,有信心达成所愿

不注意身体

内心世界丰富,小宇宙强大

这个是领导对我的评价。是的,自己不注意身体也被提出来好好批评了一下。我承认自己这点依然没有改好,Jacky童鞋告我状说,Anne从来吃饭都不正点,过了12点就懒得去食堂打饭了,于是就楼下超市凑合什么的吃了点。偶尔心情好的时候才做饭,但是一个月并未见的能够带几次饭。

 

我对自己的看法和大家对我的看法几乎是切合的,所以很多自身的问题小毛病还是需要努力去纠正和改正。如何让自己不情绪化,变成了今年纠正自己的首当其冲的任务。

 

下午总结之后,领导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本书《礼物》,Spencer Johnson写的。这是给我的另一个惊喜,送人书籍,比送人钱财还要让我开心。最后,我还跑过去让领导签了字。

“Life is a journey, enjoy the trip,”这是领导给我的题字。

 

其实,我们难道不都应该这样吗?

 

夜晚的北京在没有了白天阳光的照耀冷得很彻底,出门买了两袋纯牛奶只为晚上可以泡个牛奶浴,却不料,没戴帽子,耳朵竟然要被冻掉了,可是,白天明明还是那般温暖。看来,不可小觑了这北京的冬日。

 

北京第三天

上午走常规,和领导聊了会儿。其实,现在我才真正的了解了我的领导是怎样的一个人。曾经以为,他表面表现的和内心所想的不一样,可是,现在才知道他是那么坦诚的一个人,突然间才发现认识他太晚太晚了。所以跟他现在讲话不需要都什么圈子了,暗示来暗示去把自己暗示的死去活来,结果还不如一句话说清楚对方接受的也快。

 

中午去赛百味吃了个快餐,然后便坐上了领导的撤奔赴香山开始了爬山行动:一边爬山一边捡垃圾,结果发现香山很干净。这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聊的什么说的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才发现偏见真的可以害死猫,甚至害死人。到了山下我们开始了爬山行动,大概分了三个阶段我们才最终上了山。第一阶段眼镜湖旁的出发。第二阶段中场休息,第三阶段攻下山顶。

这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好玩的人。第一个就是一对情侣,在山下我们就逮着了他们给我们拍照片。小两口居然还在争谁的技术好。结果我们爬到了一半正准备找人给我们拍照片时,他们特地送过来又被我们逮着了。真是心有灵犀啊。在路上还遇到了一个年级很大留着花白胡子的老头,其实一开始以为他是中国人,结果没想到居然是一个美国人,北京某大学教软件,今年退休了。聊了几句之后我们就继续前行。终于爬到了山顶,我们在山顶上留了纪念。

 

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对于膝关节真的是一个挑战!我突然想起来自己需要捡一块石头带回去用来改善居住处的风水,于是挑来挑去,捡到了一块,回来一称发现居然有8斤重,倒是可怜了Jacky,竟然让他一路帮我拎了下山来,晚上才发现他居然都没有戴手套。哎,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回程的路上,渐渐远离了山峦,回归了城市,更渐渐远离了太阳,听着朴树的歌,一路在领导的飞驰下,欣赏着一路的风景。

 

晚饭在一家日本火锅店吃的,我们又是一边调侃,一边相互谦让礼让的夹着菜。其实真得很开心,一点都不像是和同事之间的感觉,而是久违了的朋友一起碰碰面。

 

笑过,吃过,大家也就散场了。回到酒店,进了安静的房间,突然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了心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明天的我又要一个人拖着行李飞回上海,到了上海又要一个人进了一个没有人气的屋子,继续是安静,继续需要人为的噪音来充斥这个空间,才可以让自己躲过那孤独难熬的一劫。突然发现,越是热闹了之后的沉寂才是最可怕的。今天真的很开心,可是,回到酒店就很难过,不喜欢这种一个人的不确定感。

 

给两个朋友打了电话,说了半天,都觉得没有意义,打电话,说话的话题越来越局限,并且纠缠于一个话题总也不放口,似乎,这个问题可以解决我的一辈子。自己到底要坚持多久?

 

变了一切都变了,这个酒店在两年之后也面目全非了, 变得我已经不认识了。可是,不变的是什么呢?明天继续,继续一种意义上的离开也是另一种的回归,继续一个人的旅程,继续一个人沉淀吧,一直沉淀到自我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也就解脱了!

路之谣

11月11日早起赶飞机去北京,初冬清晨的凉意让人有些畏怯,但好在上海的初冬还不至于那么让人胆战心惊。出了小区门一眼望去,全是私家车,没有一辆出租车。我拖着行李快步地走着,希望能够赶上飞机以不至于误了航班。

聒噪的出租车司机聒噪

终于看见了一辆车,我和往常一样招了手,准备将行李放在后备箱里。耐我怎么打开,耐我如何向司机示意打开后备箱,在我还没有烦恼之时,只见那个司机很烦躁的嘴里咕哝咕哝的上海话,大概意思就是不要放在后背箱,放在座位旁边不就得了,省得麻烦。也罢,我先进车把行李费劲的塞进车的后座。刚上车,那司机又不耐烦地说,放在后面躲方便啊,之类的话。我随口应着嗯。

我问时间来得及么?他问我几点的航班等等,表示应该没有问题。刚过5分钟,他就开始说:“这个时候打车你就不能再早个半个小时?你不知道早上用车的人很多么?送小孩子上学的,打车上班的,早点出来就是了……”等等,其实我当时是很困的,但也不好说什么,便就“嗯,嗯”的表示他说的没错。

等到了机场,我给他100,他找我了一张50,我用手摸摸以验真假。这下那个聒噪的司机又开口了“怎么会是假的呢?我怎么会给你假的呢?”

我笑笑随口说:“怎么就不会是假的?你说不是假的就不是假的?”我就是摸摸钱以验真假的这个动作居然都带出了如此多的废话。

他接着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桶话,我充耳不闻。然后等我把行李拿下车,拿到他给我的车票时, 他还在喋喋不休……

最后,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对他说了一句:“知不知道,其实你很烦人啊!”甩门而走。

说实话,本来早上急匆匆地赶飞机,缺少睡眠,头都大了,这个司机还不停的聒噪着,不让人消停。

昂贵的早餐

由于早上没有来得及在家吃早饭,到了机场又饿,于是就在我经过安检准备候机时,在一家快餐厅吃早饭。我本以为可以刷卡,就把卡拿在了手上,在我点餐时,服务员小姐态度很是不好,虽然人长得还算可以。我准备刷卡时,她高傲的说:只收现金。

其实,我点的东西很少,就是一个牛角面包和一杯鲜果汁。

这个牛角面包就是我们经常在面包店里看到的那种,而这杯(一次性杯子装的)所谓的鲜果汁,其实是果粒橙兑了白开水。

大家猜猜多少钱?肯定猜不到吧,40块!

真是一顿昂贵的早餐。

座位前那个人的头发

我要了番茄汁,座在我正前方的那个人也醒了。在我喝番茄汁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头发,看似很久很久没有洗过的头发。我突然觉得我喝不下番茄汁了,尽管我还很想喝。于是,我克制住自己喝了一口,可是当我再次看见那个人的头发时,我有一种想吐的冲动。然而,我不想浪费这杯番茄汁,于是我强迫自己再喝一口,然而那个人的头发已经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还是想吐……

最后,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番茄汁,因为我被前面那个人打败了……

另一个世界火焰山

每次飞机上做的事情无非是:

呆呆地望着窗外抑或是白云或蓝天的景色,或看看随身带的书打发打发时间,或是闭上眼睛不顾睡姿的睡觉,或者听听音乐胡思乱想。

而这次,在上海飞往北京的途中,透过清晰可视的窗户我看见了那令我震撼的景色。这让我想起古远曾经跟我描述的他从上海到敦煌的途中所遇见的那座“火焰山”,他说,当他看见那火红火红的没有一棵树木的景象时,他被这种赤裸裸的红色所撼动,进而感动的流下了泪水。

而我这次所见到的景象依然是一种宏大,一种冷峻,撼动着我的心,我恨不得自己是一个山水画家,手头有纸和墨,把所见到的这种伟大的景色立即复制下来。然而,我不是,所以我只能无奈的用自己的记忆努力记住这种景像。

那是一座座绵延起伏的山脉,这山脉的颜色墨黑或藏青这是岩石的色彩,但依然是光秃秃的没有树木没有森林,却零零落落的簇拥着一个个小山庄。

我看到了自己从未走过的高原之路弯曲盘绕在连绵起伏的山脉之上,看到了只是从电视上看见的那些蜿蜒的山间小路,司机行驶在这种路上向来都是谨慎细微,那一刻我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我想象着那些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庄,一个一个分布在山的这边,那边,这头和那头。他们与大山之外的沟通纽带,就是这些蜿蜒攀爬的山路,他们探寻大山之外这个世界的途径似乎太远也太艰难,他们的生活似乎也太简单而与世隔绝,这是不同于上海、北京这些大城市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另一种生活。

我的感动在于这山是如此的突兀,没有绿色的点缀。

我的感动在于这蜿蜒险峻的山路,承载着太多山庄人们的企盼。

我的感动在于我所生活的世界与他们的世界截然不同。

我的感动在于那种磅礴却冷峻的气势压倒了我脆弱的内心世界。

于是,泪水淌在脸上,心被触动了……

沿途之中,你可以看见城市与乡镇的区别,更可以看见城市与山区的天壤之别,然而每一处都有着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他们都只是在自己的生活方式中继续着……

不同的世界,带给人们的除了感动,还有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