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奶奶

我的奶奶去世已经整整十年了,在这十年间,我经历了中考,高考,大学毕业,找工作,和现在的工作。在这十年间,我似乎没有认真怀念一下我的奶奶!哪怕想起,也只是想想那些点点滴滴的岁月,记忆也越来越模糊。

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并且想认真回忆我和我奶奶之间的一点一滴,认真纪念。因为,早上给母亲打电话,想让她来上海照顾我一段时间,帮我做做饭,因为我现在的生活规律太糟糕,三餐一点规律都没有,再加上最近身体频繁出现状况。

可是,母亲说,她暂时不能来,因为她要照看我的爷爷,我爷爷今年已经93岁了,她告诉我,爷爷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东西了。

突然,在电话这头的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我问:“那是不是等我春节回家,我爷爷就已经看不见我了?”

我好难过。心情一下沉重了好多好多。

爷爷在奶奶去世了十多年间,一直用自己坚强的毅力和完美的心态坚持陪着我们,看着我和我弟弟成长。

所以,爷爷让我想到了我的奶奶。

我对奶奶的了解很少很少,对奶奶最多的看法是母亲告诉我的。

我只记得母亲说:

我一出生,奶奶见我是个女孩子,就很失望;在母亲坐月子的时候,奶奶都没有照看她;在我8个月断奶之后,我就住到我姥姥那里。于是,这时的记忆是围绕着姥姥,小姨,和他们那边一群友善的人们。

一直到7岁的时候,回来上了一年的幼儿园,8岁上了一年级。所以,对于我童年7年里的记忆,只有我的姥姥,姥爷,我的小姨,甚至连我爸爸,妈妈的影子都没有。对于爸爸妈妈的那个家,我更是没有任何感觉。

那么对于奶奶的记忆应该是从小学开始的……

风筝的记忆:

我记得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很流行一种自制的纸风筝,在我去小学的路上有一个胡同,有一户人家,一个叔叔每天会自己做风筝,风筝的骨架是用竹子支撑的,他要把竹子用火烘烤,然后利用竹子的弹性弯曲成各种他想要的支架。风筝是用纸做的,很厚的一种白纸。风筝上的各种图案,都是这位叔叔用手画上去的,有老鹰,有燕子,有蝙蝠……

那个时候,我很喜欢看叔叔做风筝,总希望自己也能买一个这样的风筝,当时这个风筝只卖两块钱。但是我没有直接回家跟母亲要,而是跑到奶奶那边,撒谎说是学校里要交两块钱。奶奶就很爽快地给了我两块钱,我兴高采烈的拿着这两块钱跑去买了风筝。

其实,一直到后来奶奶都不知道我这两块钱是去买了风筝的。

只是,爸爸后来严厉批评了我,他得知我骗了奶奶的两块钱,结果去买了风筝。

冰棍+雪糕的日子

奶奶也是一个闲不得的那种人,那个时候她都已经六十多岁了,还自己去批发冷饮到路上零售。那时候,家里没有冰箱,她偶尔才能租个保温箱子,把批发了数十根的冷饮(那时候也顶多是冰棍+雪糕)放到保温箱里,自己一个人推着小推车。她那个时候最喜欢问我:“要不要跟奶奶一起去卖冰棍?”我当然就答应了,因为这样我可以想吃的时候就能吃。

奶奶的生意当然不好,路上的行人不多,炎热的夏日,她老人家肩膀上挂着一条毛巾,是用来擦汗的。奶奶时不时的从保温箱里拿出一根冰棍或者雪糕给我吃,她也吃。就这样,我们好像不是来卖的,而是专门吃的。

也有时候,她租不到保温箱了,她就用一个桶拎着,桶里铺了棉被用来保温。可是,炎炎夏日,冰棍很快就融化成了一汪汪甜甜的冰水,奶奶的生意又陪了。

可是,似乎我从来没有听过奶奶抱怨过一句话!

现在在我记忆里有那样的一幕,宽敞的马路上,太阳白茫茫的光照耀下,一个肩膀上裹着一条毛巾,手中提着一个小桶的老人,弓着背一步一步在蹒跚,她旁边是一个矮小的不到十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

老人不曾在小女孩面前抱怨,小女孩也不懂得生活的辛酸。

一百块钱的愿望:

一百块钱,在我九岁的那个时候,似乎是一个愿望。

奶奶似乎又发现了另外一条赚钱的办法,因为我们那里有海,海里的海鲜很多,于是就有的工厂需要加工海鲜。就有车子来拉很多人去那边做事情,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只是隐隐约约中记得,奶奶偷偷并且非常兴奋地告诉我:这次她能赚更多的钱,等她赚到了,回来就给我一百块钱。

我当时兴奋得不得了,盼着奶奶早点去干活,那样我就能够拿到一百块钱了。车子载着奶奶和很多人一起离开了我的视线,我朝奶奶挥挥手。

在得知奶奶要给我一百块钱的那天晚上,放学之后,我走到了路上的一家那时算比较大的商店,商店里林良满目的商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挑来挑去,问这个,问那个,好像问了十几种商品的价格,突然发现,原来一百块钱,在这家商店里可以买好多好多我喜欢和想要的东西。等我全部问完之后,我很镇定并且很满足地告诉自己,等奶奶回来了,我就能拥有这些东西了。

奶奶第一天就回来了,并没不是奶奶想象中的那样,并且好像奶奶身体也不舒服,于是以后也没有再去。就那样我梦中的一百块钱消失了。

偏向:

好像是奶奶更喜欢她的外甥女,而不是我她的孙女。

好象,她总是把好吃的都藏起来,等她外甥女来的时候给她吃,而不是给我吃。

好象,她从来就没有照看过我在我很小的时候。

总之,那时候奶奶对母亲很不好。

 

临走前的50块钱:

好像对奶奶的印象最深最深地也就是小学时的这几件事情,后来上了初中,就没有任何印象了。只记得,有一段时间奶奶的身体不好,好像是鼻子有什么问题,在医院里动了手术,回家休息。

好像是初三的下半年,我还在学校里上课,突然老爸过来帮我跟老师请了架,把我喊回家。奶奶走了。

我当时没有任何感觉,等我去奶奶家的时候,只见奶奶已经被盖起来,平放在地上。有人问要不要把奶奶的脸给我再看最后一眼,好像被谁拒绝了。于是,我就没有看见奶奶走时脸上的表情。

等奶奶被抬上灵车拉去火葬场的时候,周围所有的人突然开始嚎啕大哭,或许我当时吓坏了,也或许当时很迷糊,或者很麻木,我没有任何要哭的冲动,姑妈问我:怎么不哭?

我突然回她一句:为什么要哭?

她说:不哭不好看!

可是我依然没有哭,车子走了很远之后,我不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

只记得奶奶去世后的一周,我去她的坟前看了她。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

后来的一天晚上吃饭,不知为什么突然谈到了奶奶,爸爸告诉我一件事情:

奶奶就要走的时候,手里拽了50块钱,硬要塞给我爸爸,说要给我买好吃的。

爸爸刚说完,我就把碗筷放下,忍不住哭着跑了出去。

 

妈妈后来经常会说,她做梦梦见奶奶跟她要衣服,要钱花。第二天就让爸爸去坟前给烧些东西。

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梦见过我的奶奶!

我现在都不记得奶奶长得样子了。

 

在我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关注过我的奶奶,她平时的生活,她的想法以及她的愿望。她似乎是被忽视的一个人。

而现在,爷爷的眼睛也看不见了,可是他的心态依然很好。爷爷之所以能够继续坚持下去,我想也是因为奶奶的缘故吧。自己似乎从来也没有问过爷爷想不想念奶奶。为什么他们都是被我们这一代人所忽视的一代呢?

 

很奇怪,自己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回忆和纪念我的奶奶。祝福我的奶奶!

云在风的推动下开始漂移,

我在世俗的压力下变得俗气,

内心毫无止境的煎熬和妒忌,

何时才能就此停息?

草在风的带动下开始摆动,

我在世人的眼中开始失重,

身体如蒲公英般飘向天空,

何时才能飘向天堂?

大地依然敞开宽阔的胸怀,

我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无奈,

灵魂欲摆脱罪恶重归原始,

此时终于彻底明白!

人如草,草有根,人亦有根;

人如风筝,虽然可以飞得很高,去永远无法摆脱那根线;

人亦如水流,伸缩自如,游刃有余;

人,最重要的是做自己,问心无愧!

献给我远去美国的大象

此时,九月三十号22:04,此时,我在常州朋友家中听她最喜欢的音乐,此时,她在南京火车站,准备离开,离开南京,也将离开中国。刚刚她送走要回家过十一的男友,然后我发短信告诉她:不许哭!她告诉我:“我很难过,我都后悔去送他了,我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远远的看他走,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心好疼!”我哭了。很伤心的那种,我以为我选择了逃避告别,逃避去送她就可以逃避了流泪和伤心,我以为我选择了不去见她不和她相拥告别,就可以坦然地接受她的离开,我以为……我以为的都太简单了,我逃避的其实是自己永远无法遗忘,永远无法原谅的。

依然记得,朴树是她喜欢的歌手,那些花儿,是我们共同喜欢和共同唱过的歌。依然记得她还喜欢刘若英,她喜欢的很多,我都喜欢。也依然记得她喜欢出去游玩,我也喜欢,扬州瘦西湖畔留有我们两个女孩的笑容和身影。依然记得很多很多,大一时,黑夜操场上两个放风筝多愁善感的女孩,那时的笑声,那时的风筝,那时的星空,那时的校园,那时的操场,这一起都是那样的稍纵即逝,没有把握住青春的孩子们,没有把握住自己梦想的孩子们,没有留住该留住的人,对告别而又无能为力的人……

她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是我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的舍友,是我在大学里认识的一个真正的朋友。然而,就这样一个真正的朋友就即将离我远去,移民美国,从此以后,我的生活中便不再有她的身影,不再有她的笑容,从此以后,我再也听不见她的声音,再也不用忍受她偶尔耍的一点点小脾气了。

为什么,当告别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哭,为什么,在告别的宴席上,每个人都要喝那么多酒,都要说那么多话,都要留那样伤心的泪水?为什么?为什么当离开的时候,才开始回忆那么多,曾经的美好和不快。为什么,曾经的那么多矛盾和吵架,在这一刻,在这告别的一刻,就全部崩溃了?为什么曾经那么多的误会,只有在这最后一刻,才烟消云散?我真的越来越不明白,不明白自己,也不明白别人。

当一个人告别的时候,我们总是会选择送一个礼物给她。我送给他了一个迷你风筝,是在中国的风筝之都潍坊买的。风筝可以带着很多我们的回忆,她和我的,她和我的和小丽的,她和男友的……我在离别的赠言中写道:送你一只风筝,相信你可以飞起来的,超越很多人。在高空中飞翔,会遇到很多危险,希望你能够学会忍耐,学会坚强,学会如何自在的翱翔而又躲避危险。

我爱你,美丽的大象。一路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