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公好龙式的喜爱

 早上出门,发现小区里堆起了一个雪人,貌似是雪人,但神似却是小猫小狗之类的,好楚楚可怜的。上海终于也可以堆起雪人来了。

DSC01006小区门口保安叔叔各个拿起扫雪工具,乐此不疲的扫着。似乎很兴奋呢!

可是,我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冻得都成冰棍了都,突然想起昨天去权金城,他们居然在饭后还赠送小布丁,真是恐怖的事情。

可是,这还不算,最关键的是担心春节没办法回家啦!看看新闻,车站都滞留了那么多人,哎,2008年的第一场雪就来得这么猛烈,一点也不讨人喜欢!交通一塌糊涂,雪又没有积起来,混合着泥水很是脏乱差,为什么一直没有觉得上海的街道很脏,那是因为一直没有下雪,下雪尤其是当雪融化时是最能够考验一个城市的素质了。

我想,一些上海人以及从未见过雪的南方人估计以后再也不欢天喜地假装喜欢下雪了吧!其实,这种喜好就是叶公好龙式的!

唉!下雪了

早上出门,发现空中飘下来雪点,落在脸上凉凉的,本以为是雨,瞥见地面结的一层冰,定睛一看原来才知道是雪!

这雪憋了好久,好久,南京都已经下了快一个礼拜的雪了,而现在上海才开始初现雪花!

不管怎样,我对雪丝毫没有什么惊喜之情。

雪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冷+累!

冷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温度已经降到零度以下啦,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可是,毕竟比下雨要降了不少温度的。

累,下雪怎么会累呢?原因是,以前上初中的时候,每次下雪,到了学校都要被老师喊出去——扫雪!

一边飘着雪花,一边要费好大力气把地面厚厚的足以没到小腿的雪给扫到马路边上,这样就不会妨碍我们晨练和课间操的跑步。

如果扫雪没有时间限制的话,那也好,可以一边扫,一边理想主义的堆个雪人,打个雪仗什么的;

可是,关键是,旁边老师在那虎视眈眈的盯着你,你怎么可能会偷偷搓个雪球,嘭的一声,咂到别人的身上呢!弄不好,就被老师一声命令:XX 留下扫雪,其他同学回教室上课!那就不是一般的惨了。

所以,那个时候我一直都讨厌下雪。

不过,讨厌归讨厌。毕竟雪,还是有她的美丽之处的。

颜色是白色的,纯净的落在睫毛上,手上,然后那雪会一点一点挠你痒痒似的慢慢融化,看着看着,就好像雪融化到你的心里头似的。

声音好听,下雪的时候,如果你禀住呼吸,你会听见雪簌簌的落下的声音,那个时候可真是叫做万籁俱寂!下到路上了,脚踩上去的声音也好听,咯吱咯吱的,像是跟你在玩游戏。

作用巨大,俗话说“瑞雪兆丰年”,如果哪年不下雪了,老人们还会担心,庄稼没被子盖啦,会冻着的。(这个时候,我会在心里偷偷乐,哈哈,千万不要下,否则又要扫雪了)

6509766558bc0997d6童年里,还是有雪人的记忆的,和小不点弟弟堆了一个雪人,可是没有鼻子,因为没有胡萝卜。

童年记忆里,也还是有打雪仗的,小手冰冰凉的,身上热乎乎的,鼻涕却是淌着的……

于是被妈妈给喊回屋里暖和着,一边擦着鼻涕,一边傻乎乎的笑……

不知道这些都是真的还是假的,好像是记忆里的,又好像是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