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的几项关爱小贴士

昨天,下班出门,发现下雨了。没带伞,也不高兴打车,就走回去,还好有冲锋衣和帽子,才没有湿透太多。回家之后,又出门买点吃的,发现路上很多女生穿着高跟鞋淌着路上的积水,忙乱的走着,我想鞋子肯定是湿了,一定不怎么舒服。

于是,我突然想起了几条,对于女生的关爱事项,但愿对大家有所帮助。

 

  • 每个包里都放30-50块钱。

这样做也是以防万一,有时可能手头上的钱花掉了,却没有时间去ATM取款机提款。还有时候,如果临时决定用一个包,或者不能带钱包时,或者忘记带钱包时,就有了雪中送炭的作用了。

  • 每个包里放一片卫生棉或护垫。

女生的生理期虽然很有规律,但也以防万一有时候的突袭,这样就不至于紧张到处寻找买卫生棉了。护垫,有时候也可以帮助女生解决尴尬的情景。

  • 办公室里放一双跑步鞋或平底鞋。

穿高跟鞋的坏处,想必大家都已明了。让足弓变形,进而影响脊椎的变形,虽然短期无法发现,但是从长期来看坏处很大。所以啊,在办公室可以放一双平底鞋,白天在办公室穿高跟鞋,来回路上挤地铁什么的就穿平底鞋。再或者,办公桌下放一双棉拖鞋,脚不舒服,就把鞋子脱下来,好好享受下。

  • 办公室里多放一把雨伞。

上海这种天气,雨都是说下就下。况且又有我这样从不看天气预报的人,所以,包里或者办公室里随时都放一把伞,必定会为你遮风挡雨的时候卖力。

  • 办公室里多放一件外套。

虽说冷暖自知,但有时候天气变化,让我们无法准备的及时妥当。所以,在办公室里的那件外套,最好既是可以在办公室装扮OL,也可以在天气骤变时作为及时添加的保暖衣物。

  • 带保暖手套

其实,我只要进入十一月份,我就开始戴手套,这样不仅仅是因为我需要保暖以防冬天生冻疮,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风吹日晒让手部皮肤变得如此粗糙。冬天寒风凛凛的时候,经常也需要拎着东西走路。这时,要是有一副温暖舒适的手套保护着你的手,你的步调也会变得轻盈自在很多,不是吗?

  • 每个包里都放两包纸巾或湿纸巾

再也没有比偶尔流眼泪,擦鼻涕,手弄脏了却到处找纸巾却找不到的尴尬了吧。现在谁还想用袖口来擦鼻涕,或者用手指去擦拭流下的眼泪,而去洗手间就更需要准备了。但,有时候,由于出门走得急而忘记带的情况经常发生,所以在女生的每个包里都放上一两包纸巾,这样就可以帮你解决了太多的尴尬了。当然,你也可以临时去便利店买,不过,这些情况未必都是可控的。

  • 化妆包里放上2-3片创可贴

现在创可贴的用途已经不仅仅只是划伤了才用到,夏天的时候,很多女生穿新鞋子都会磨到脚,这是最需要创可贴的那一种小小的呵护和贴心。

 

至于其他的,我暂时还没想到太多。以后想到会补充哦,如果大家谁想到了也可以补充。

我的奶奶

我的奶奶去世已经整整十年了,在这十年间,我经历了中考,高考,大学毕业,找工作,和现在的工作。在这十年间,我似乎没有认真怀念一下我的奶奶!哪怕想起,也只是想想那些点点滴滴的岁月,记忆也越来越模糊。

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并且想认真回忆我和我奶奶之间的一点一滴,认真纪念。因为,早上给母亲打电话,想让她来上海照顾我一段时间,帮我做做饭,因为我现在的生活规律太糟糕,三餐一点规律都没有,再加上最近身体频繁出现状况。

可是,母亲说,她暂时不能来,因为她要照看我的爷爷,我爷爷今年已经93岁了,她告诉我,爷爷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东西了。

突然,在电话这头的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我问:“那是不是等我春节回家,我爷爷就已经看不见我了?”

我好难过。心情一下沉重了好多好多。

爷爷在奶奶去世了十多年间,一直用自己坚强的毅力和完美的心态坚持陪着我们,看着我和我弟弟成长。

所以,爷爷让我想到了我的奶奶。

我对奶奶的了解很少很少,对奶奶最多的看法是母亲告诉我的。

我只记得母亲说:

我一出生,奶奶见我是个女孩子,就很失望;在母亲坐月子的时候,奶奶都没有照看她;在我8个月断奶之后,我就住到我姥姥那里。于是,这时的记忆是围绕着姥姥,小姨,和他们那边一群友善的人们。

一直到7岁的时候,回来上了一年的幼儿园,8岁上了一年级。所以,对于我童年7年里的记忆,只有我的姥姥,姥爷,我的小姨,甚至连我爸爸,妈妈的影子都没有。对于爸爸妈妈的那个家,我更是没有任何感觉。

那么对于奶奶的记忆应该是从小学开始的……

风筝的记忆:

我记得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很流行一种自制的纸风筝,在我去小学的路上有一个胡同,有一户人家,一个叔叔每天会自己做风筝,风筝的骨架是用竹子支撑的,他要把竹子用火烘烤,然后利用竹子的弹性弯曲成各种他想要的支架。风筝是用纸做的,很厚的一种白纸。风筝上的各种图案,都是这位叔叔用手画上去的,有老鹰,有燕子,有蝙蝠……

那个时候,我很喜欢看叔叔做风筝,总希望自己也能买一个这样的风筝,当时这个风筝只卖两块钱。但是我没有直接回家跟母亲要,而是跑到奶奶那边,撒谎说是学校里要交两块钱。奶奶就很爽快地给了我两块钱,我兴高采烈的拿着这两块钱跑去买了风筝。

其实,一直到后来奶奶都不知道我这两块钱是去买了风筝的。

只是,爸爸后来严厉批评了我,他得知我骗了奶奶的两块钱,结果去买了风筝。

冰棍+雪糕的日子

奶奶也是一个闲不得的那种人,那个时候她都已经六十多岁了,还自己去批发冷饮到路上零售。那时候,家里没有冰箱,她偶尔才能租个保温箱子,把批发了数十根的冷饮(那时候也顶多是冰棍+雪糕)放到保温箱里,自己一个人推着小推车。她那个时候最喜欢问我:“要不要跟奶奶一起去卖冰棍?”我当然就答应了,因为这样我可以想吃的时候就能吃。

奶奶的生意当然不好,路上的行人不多,炎热的夏日,她老人家肩膀上挂着一条毛巾,是用来擦汗的。奶奶时不时的从保温箱里拿出一根冰棍或者雪糕给我吃,她也吃。就这样,我们好像不是来卖的,而是专门吃的。

也有时候,她租不到保温箱了,她就用一个桶拎着,桶里铺了棉被用来保温。可是,炎炎夏日,冰棍很快就融化成了一汪汪甜甜的冰水,奶奶的生意又陪了。

可是,似乎我从来没有听过奶奶抱怨过一句话!

现在在我记忆里有那样的一幕,宽敞的马路上,太阳白茫茫的光照耀下,一个肩膀上裹着一条毛巾,手中提着一个小桶的老人,弓着背一步一步在蹒跚,她旁边是一个矮小的不到十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

老人不曾在小女孩面前抱怨,小女孩也不懂得生活的辛酸。

一百块钱的愿望:

一百块钱,在我九岁的那个时候,似乎是一个愿望。

奶奶似乎又发现了另外一条赚钱的办法,因为我们那里有海,海里的海鲜很多,于是就有的工厂需要加工海鲜。就有车子来拉很多人去那边做事情,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只是隐隐约约中记得,奶奶偷偷并且非常兴奋地告诉我:这次她能赚更多的钱,等她赚到了,回来就给我一百块钱。

我当时兴奋得不得了,盼着奶奶早点去干活,那样我就能够拿到一百块钱了。车子载着奶奶和很多人一起离开了我的视线,我朝奶奶挥挥手。

在得知奶奶要给我一百块钱的那天晚上,放学之后,我走到了路上的一家那时算比较大的商店,商店里林良满目的商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挑来挑去,问这个,问那个,好像问了十几种商品的价格,突然发现,原来一百块钱,在这家商店里可以买好多好多我喜欢和想要的东西。等我全部问完之后,我很镇定并且很满足地告诉自己,等奶奶回来了,我就能拥有这些东西了。

奶奶第一天就回来了,并没不是奶奶想象中的那样,并且好像奶奶身体也不舒服,于是以后也没有再去。就那样我梦中的一百块钱消失了。

偏向:

好像是奶奶更喜欢她的外甥女,而不是我她的孙女。

好象,她总是把好吃的都藏起来,等她外甥女来的时候给她吃,而不是给我吃。

好象,她从来就没有照看过我在我很小的时候。

总之,那时候奶奶对母亲很不好。

 

临走前的50块钱:

好像对奶奶的印象最深最深地也就是小学时的这几件事情,后来上了初中,就没有任何印象了。只记得,有一段时间奶奶的身体不好,好像是鼻子有什么问题,在医院里动了手术,回家休息。

好像是初三的下半年,我还在学校里上课,突然老爸过来帮我跟老师请了架,把我喊回家。奶奶走了。

我当时没有任何感觉,等我去奶奶家的时候,只见奶奶已经被盖起来,平放在地上。有人问要不要把奶奶的脸给我再看最后一眼,好像被谁拒绝了。于是,我就没有看见奶奶走时脸上的表情。

等奶奶被抬上灵车拉去火葬场的时候,周围所有的人突然开始嚎啕大哭,或许我当时吓坏了,也或许当时很迷糊,或者很麻木,我没有任何要哭的冲动,姑妈问我:怎么不哭?

我突然回她一句:为什么要哭?

她说:不哭不好看!

可是我依然没有哭,车子走了很远之后,我不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

只记得奶奶去世后的一周,我去她的坟前看了她。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

后来的一天晚上吃饭,不知为什么突然谈到了奶奶,爸爸告诉我一件事情:

奶奶就要走的时候,手里拽了50块钱,硬要塞给我爸爸,说要给我买好吃的。

爸爸刚说完,我就把碗筷放下,忍不住哭着跑了出去。

 

妈妈后来经常会说,她做梦梦见奶奶跟她要衣服,要钱花。第二天就让爸爸去坟前给烧些东西。

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梦见过我的奶奶!

我现在都不记得奶奶长得样子了。

 

在我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关注过我的奶奶,她平时的生活,她的想法以及她的愿望。她似乎是被忽视的一个人。

而现在,爷爷的眼睛也看不见了,可是他的心态依然很好。爷爷之所以能够继续坚持下去,我想也是因为奶奶的缘故吧。自己似乎从来也没有问过爷爷想不想念奶奶。为什么他们都是被我们这一代人所忽视的一代呢?

 

很奇怪,自己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回忆和纪念我的奶奶。祝福我的奶奶!

无聊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忧伤,想象着自己不断地死去,任何方式。

人活着,总是要承受太多太多,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人不是猫,猫有九条命,可是人只有一条,所以无论你的生活如何不堪入目,都不再那么重要。没有永恒的事物,没有,就连时间也不是永恒。更何况我们人。哈哈。似乎有些荒谬,只是随便想想就可以明白了。

无聊的时候,喜欢吵架或者生气。觉得这是一种很不错的发泄方式。

于是,就不断地以暴力来解决一切。如果有个人在你心情最坏的时候,(这里是指最坏,如果你没有发生以后的那些动作,那么只能说明你的心情还没有达到最坏,最坏是什么含意?只有做过过激行为的人才是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不小心极重的踩你了一脚,却毫无知觉的不屑的走过,那么那个人注定要完蛋了,于是,你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冲上去,冲上去干什么呢?打她?拼命的往死里打?可是,在你冲上前的过程中你也反复反复的在做着思想斗争,要怎样报复她呢?骂她吗?还是奋不顾身的再暴踩她一下?甚至是拳打脚踢的发泄你的愤怒?不过你还做了另一种思想斗争,这样做会不会引起一场征战,引起一次暴动?或者是,会令你自己无地自容?突然,你退却了,打算就此作罢,宰相肚里能撑船嘛!可是,就在你打退堂鼓之时,你的惯性却不允许你撤退,这该如何是好?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那个女人手里的橙子从袋中掉出来,她奋不顾身的向前冲,这可拯救了你,呵,你终于可以大快朵颐了,于是你就有足够的距离来减缓你的速度,最后,那个女人自然捡到了她的橙子,而你呢?也避免了体力的大消耗,甚至大大减少了你口水的浪费,于是你也就大模大样的从那个女人身边走过,一切就此化为乌有!

可是,你的愤怒和怨气依然存在,于是就把这些统统排泄到你身边的人,并对他夸下气口:“今天,那个女人应该感谢那个橙子,否则,她死定了!”他呢?现在最好是始终保持沉默,否则,如果他只要一开口,移动一下下颌(当然前提是他口里没有口香糖),那么,这个人又注定走了霉运。就算这个人所说的一切都是天之真理,那么在你看来也不过是废话一堆。此时,只有你才是真理,只有你才能主宰你们的谈话。可是,如果,那个人有足够的勇气和你理论一番,那么,最终只会有一种结果,那便是,这个人被你活活气死!而如果他自始至终都是沉默,我只能说是最好的一种选择,避免被气死,但他却是无论如何也在劫难逃的。他会被你打的遍体鳞伤,为什么?他会问你为什么打他?于是,你就笑嘻嘻的大摇大摆的走过!很有大侠风范,就像是你饶恕了他,饶他不死!尽管他仍在后面鬼哭狼嚎,那是他自找的,你依然很潇洒!

事情了结了吗?似是而非的,因为你现在的大脑已经不再受你控制,所以,最好是什么也不要想不要问?不过,你依然不肯放弃,你会刨根究底,问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如此暴力?是因为不爽,可是又为什么不爽啊?谁惹你了?谁也没有惹你啊!哦!过了半天,你终于想明白了,原来是因为缺钱花。可是,缺钱跟今天的一切又有多大的相关性呢?是正相关还是负相关?没有钱,你去逛超市就不能像别人那样随心所欲的狂购;没有钱,你在吃饭的时候,就不能像别人那样大点一通;没有钱,同样作为女人,你就不可能变得和她们一样美丽动人;没有钱,甚至是,想做爱的时候,都要忧心忡忡;没有钱,你就会感觉不爽,非常不爽。于是,其实,这一切就归结于“钱”这个字眼。

那么,钱,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你曾是那样唾弃它。钱是小人啊,这点你不知道吧?你不知道,钱,这玩意儿会报复你的啊!就是因为,你曾经是那样的唾弃它,于是,它就会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离你而去。你要哭吗?哭可以解决钱的问题吗?不能!那你要怎样呢?抢吗?你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吧!不敢做的事情就不要做啦!干嘛逞强呢?是不是?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那最后总得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啊!

你对自己说:给我时间吧!我自己去找解决的办法!

可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你依然在寻找解决的办法。只是在寻找!

我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