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2009这年过得……

一年一度的春节又过去了,回家前的心情是激动地,离开家的心情又是波涛汹涌的,飞机晚点,老爸老妈老弟在机场一直陪着我,直到我不得不安检了,进候机室的时候,朝他们挥手告别,直到他们走出了大门,我才冲进了洗手间,大哭一场。唉,每次离家都是这样。真搞不懂,为什么每次都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孩,总是不忍离别。

这个年过得似乎没有任何新意和激情,长大了也不想放鞭炮,烟花看多了也没了感觉,春晚每年就像是完成任务似的随便看看,包饺子也驾轻就熟了,12点一过,睡觉的时候,躺在被窝里在想,就这样一年过去了。

说实话,还是想去姥姥家过年,小时候每年都在姥姥家过年,我们几个小孩子闹哄着,不热闹也得热闹。可是,现在我们一个个都长大了,一个个都毕业了,工作了,最小的一个也要高考了,人都大了,似乎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心事。偶尔打牌的时候,却是故意扯着嗓子喊,XX耍赖,然后哈哈大笑,似乎都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一种悲伤。似乎笑声越大越是一种掩饰。

有时候,就坐在那里发愣,似乎又看到了10年后的自己,结婚了,生孩子了,为琐碎的家务事所烦,慢慢的,没了锐气,没了信念,没了企盼,慢慢地到了晚年,在敬老院里度过自己的为数不多的日子,瞧,这一辈子就这样完了……

这次回家,明显地感觉到老人越来越老了。

爷爷,在我回家之前摔了一跤,昏倒了,脸上流了好多血,可把我母亲吓坏了,到医院拍片子确定没有致命伤害,开了药给我爷爷吃,我回家的时候,爷爷鼻子和眼睛那一块还是肿得。看得我好心酸……

姥姥也是,腿一直都疼,去年偶发的脑血栓,让人还是心有余悸,都劝她好好休养,可是,她就是有着无数的担心,唉,老人啊……永远都是有着担不完的心事,为自己的子女,又为儿孙。

姥爷的头发白得那叫个漂亮,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岁月不饶人啊。

北京的一个大姥姥,去年8月份也去世了。之前我大学的时候去北京见了她一面,人家还塞给我了200块钱,而之后,我再也没有去看望过她,一直在找时间,可是,现在时间就这样没了。

其实,就连自己都觉得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更何况老人们呢?

每次,都在心里暗自祈祷上帝,希望可以把我自己的寿命分给我至亲至爱的亲人们一些,若是,每次上帝都这样帮我分了,一年,两年,三年的……,我自己的生命已经所剩无几了……

不管这年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意义,都希望大家在2009牛年里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珍惜生命、善待自己、把握今天、为自己的未来而努力。

今年过节,不回家啊,不回家!

snow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可是,眼看数以几十万的人们都无法赶回家跟分别已久的家人过个团圆年了。

这个一直以来都备受我们中国人注重的春节,眼看就要在无数的无奈和无尽的相思和泪水中度过了。

2008年的第一场雪,居然在久已不下雪的南方展开了攻势,而且看来是蓄意已久的,强大的攻势从一开始就震慑了所有的中国人。虽然北方大部分地区没有下雪,可是,无数被困在南方无法回家的亲人也足以深深的揪着他们的心,好痛好痛。

这一段时间以来,我的心就一直在半空中悬着,悬着。

回家的包裹早就都已经整理好 了,红包都已经塞好了,甚至连回家的一系列计划都统统做好了。可是,最后自己最终选择了不回家过年。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snow2

于是只好自我安慰一番:

从现在锻炼自己的独立能力,磨炼自己的感情系数。

 

两年之前,说要过一个自定义的年,一直都没有机会自定义,现在看来,今年一定要过一个自定义的年啦!

所以套用著名某广告的台词:

今年过节,不回家啊!不回家!

笔迹

好久都没有写东西,或者说,我总是顾得了这头顾不了另一头。
还是留下一些笔迹之类的东西吧,可以告诉大家我还健在着。

寒假回北方,习惯了南方的小风,到了北方被像刀子一样的寒风割得很难受。

讨厌南方总是潮湿的空气,却忘记了北方干燥的空气更令人不舒服。

趴在窗户上看玻璃上的窗花,很漂亮,南方很少见,于是拿相机拍了很多。

LPIC0337 LPIC0335 LPIC0336 LPIC0334 LPIC0338 LPIC0339

家里的雪像是无穷无尽,而在南方则总是要期盼和等待。

好像不习惯喝家里的水了,好像不习惯家乡的天气了,更好像不熟悉老家的那些人了。

似乎这一切都是那样陌生,甚至和自己没有关系,更好像自己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对于家的匆匆过客。

于是,又回来了。

离开的时候,想了又想,觉得还是家里温暖,可是车票都已买好,还是得出发……

拥抱的时候,忍了又忍,泪水终于在眼眶里打转转,急忙转过头,冲上车……

挥手的时候,哭了又哭,想冲下车,却又无能为力……

回来了,就得奋斗。

离开了,就得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