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2011年集团年会主持

今年的年会与往年不同,不同之处在于,往年只是我们公司自己小规模的聚餐,找一家酒店,出几档节目。我们公司人也不多,上海办事处这里也就三十几个人。

而今年是整个集团下面的四个事业部一起,大约是500个人,地点选择了豫园的丰收日大酒店。时间就是1月14日周五的晚上,同时也请了上海一些著名的演员,魔术师来表演。

 

被指定为主持人也是在预料之中,今年集团的圣诞派对也是我主持的,尽管今年没有上照片也没有跟大家一起分享这其中的故事,主要还是没有来得及写,虽然忙不是借口。这里顺带提一下也就是了。

 

500个人的场面,设置4个主持人也还是合理的。虽然我们不是整个活动的策划,但是,我们的主持小分队的头脑风暴所提出来的几个点子还是都被采纳了,也都变成这个晚会的亮点,比如:

 

我提出了请两个人穿成兔宝宝的样子,在门口迎宾,负责拿取抽奖箱等。

Jacky提出的,何不给每一个表演节目的同事,来一段视频或者录音的祝福,这段祝福来自他们公司的其他同事。

Gorge说,要不我们也来个短信互动吧,让大家把祝福短信发送到一个固定的手机号码上,然后我们再挑出一些优秀短信与大家一起分享。

最后这些点子都被采纳了,也成了这个晚会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其实,年底了大家都忙,大概3个多小时的晚会,串台词在短短的两三天之中是有些难度的,我们大概就排练了

三四遍,基本上不卡也就差不多了。

 

排练的时候,其实挺有趣的。大部分台词都是由phobe来写的,其中有一段是写给我和Gorge的,关于引出一个节目男声独唱《one night in Beijing》,原来的台词是这样写的:

 

Anne:Gorge,你去过北京吗?

Gorge:当然去过!

Anne:那在北京过一夜的感觉如何?

Gorge:挺舒服的!

 

刚开始我也就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并未想太多,但是,后来他们都想歪了。在北京过一夜的感觉如何?这一问,的确可以引出人们的很多遐想,嘿嘿,好吧,尽管后来我们把台词修改了,可是每当拍到这个段落的时候,我们总是会笑场。

 

因为是500人的晚会,而且是第一次大家齐聚一堂,我们选择了保守的方案,最好还是按部就班。不过,在上半场不到的时候,我就觉得不行还是得临场发挥一些的,不能全部按照台词来说,否则太生硬,无法调动台下的情绪。于是,我就开始了发挥但不能肆意。

 

后来我们公司的同事告诉我,一开始你们的确太生硬了,不过后来你就很好了。放松才是最加的状态嘛!

 

其实,我不大敢随意乱来的,毕竟下面坐了500多人,而且台下第一桌就是集团的总裁,每次我朝台下观望时总是可以碰到他们的目光,这一点倒是让我有些拘谨。我觉得在我印象中主持最好的一档是2008年本公司自己的年会,那个时候自己很放松也很容易调动大家的情绪。

 

每次主持的时候,服装和造型变成了一个难点,对于今年的造型,我还是最喜欢的。由于以前都是全盘发,发现的确不适合自己,显得太老气了。于是,今年尝试了半盘发,再加上抹胸小礼服也就比较适宜了,只是这件小礼服在我刚出场不到10分钟就跟我罢工了,背后拉链全开了,phoebe帮我弄的时候一用劲,好类,拉链就掉了。无奈,只好让酒店的人去帮我要别针用一下。眼看着马上我要上场了,Phoebe还在我的身后帮我紧张的用别针弄衣服。我还真是抹了把汗,不过在这里我还是很感谢phoebe童鞋的。

 

各个事业部的节目可谓也挺用心来编排的,相比之下,我们公司的男声独唱有些相形见绌了,不过,我依然很支持我们公司同事的。

Norgren的小品《应聘》倒是挺有新意的,不过我倒是看中了演“富二代”的那个人头顶上带的一顶黑色亮片小礼帽,突然很有冲动拿来戴戴。

于是,我就对Gorge说,带会儿他们一结束,你就帮我去把那顶小礼帽要过来,行不?

Gorge不但立刻同意了,并且立即付诸了行动。

 

于是,后半场的节目,我就堂而皇之的带着这顶黑色小礼帽上场了。并且在晚会结束后,还不舍得带着这顶帽子坐地铁回家了,惹得路上一路的回头率,同事开玩笑说:“你这样回头率百分之一千啊!”

 

整个晚会也就这样结束了,这其中让我觉得,这个活动举办的太匆忙,有些许混乱了。如果不是我们的小分队以及每一个表演人员的努力,这个晚会到底会怎样还真不敢想象。同时,也让我见识了一些人的本质,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的心态,羡慕嫉妒恨的心态等等吧。

 

哦,还得提一句,我一个奖品都没中,咬牙切齿的恨!

 

好类,罗里吧嗦的说这些吧,本来想上一些照片的,但是一直没有拿到,那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