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晚上听广播,主持人说起了《读者》,据说是他高中时语文老师的指定课外读物,人手一本。但是没有多少人最后坚持下来。 读者

之前,看见不少高中生,经常全年订阅《读者》,从中学习有些人生哲理,引用些故事和名言用以充实自己的语文作文。

想起曾几何时,大概也就是初中,高中时自己也经常会捧起一本《读者》,一篇一篇的读下来,认真地读,全心地去体会,竟也大半天的时间没了。大概每期《读者》的故事中,都有一两个可以让我潸然泪下的。读罢,总会百般感慨人生的诸多酸甜苦辣或者貌似大彻大悟。

但是到了大学,随着时尚的悄然来临,宿舍里被各种时尚美容,服饰的杂志所充满, 身边的每一个人似乎更变得女人。

很少会去看《读者》或者《青年文摘》,总感觉那是高中之前该读的书,于是变成了一种不屑于接近它。

甚至毕业了,工作了,都很少再有拣起《读者》。一方面,或许已经习惯了彩色铜版纸印刷的时尚杂志,再一方面,自以为工作忙,而找太多的借口不去接近这种需要时间慢慢品味的杂志,又一方面,或许自以为老成的心态,貌似懂得了现实的人生而不愿再听别人文学化了的人生。

可是,还有一个一直存在却总不想提起的理由,那便是,无论初中,高中,还是大学,工作,当我读起《读者》时,其间依然会有一些让我潸然泪下的故事和文章,如此一来,貌似自己从来都没有成长过,从来都没有坚强过,从来都是如此容易被感动被触及心灵的最深处。这么多如此一来,倒让我不得不自欺欺人而选择逃避《读者》,逃避其中那些人性的文章,以示自己足够坚强的不会轻易被任何事情,或情感而变得脆弱。

然而现在,自己突然很想再拿起《读者》,每次经过书报亭,看见读者的大海报被贴在那里,总感觉这一期一定又有着某些故事,然而每一期就这样故意地错过了。

有时候,无论事情还是感情似乎都有它固定存在的时间和期限,超过了这个期限,某些东西也许你永远再也拣不起来,尽管你偶尔也会关心,但却没有足够的动力去真正的靠近。这也大概是为什么,人总是觉得自己在一点一点地失去些什么吧!

巧克力爱情

中午和舍友吃完饭,然后独自一人回小窝,路上经过一家报亭,瞥见《读者》2006年第一期封皮的宣传海报很美,毅然决定买下这期《读者》。

说到《读者》,已经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再碰它,只记得从初中开始就迷恋上这本杂志,喜欢它的卷首语,喜欢它的人生,喜欢它里面的爱情,《读者》中的生活总是那般富有哲理而又令人期待,爱情总是那般美丽动人却没有伤害,亲情则是那般感人至深而到极限……然而当现实生活中林林总总的意外和注定,则让我不再那么单纯的相信这世上的某一种规律,某一个哲理,某一个人……

这期封皮是各种形状的巧克力,很精巧很纯粹,看到他们就可以想到爱情,就感觉自己已经拥有了如此般的甜美和心动。我想大概没有一个女孩不喜欢巧克力吧!不仅仅因为她甜蜜的味道,不仅仅因为她美丽的形状,更重要的是因为她代表着爱情,代表着自己的梦,每一个女孩美丽纯粹的梦想……

想到马上就要圣诞了,突然有种不知所措,这个节日好像注定会有很多浪漫的事情发生,可是要发生什么?

在疯狂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选择了安静,在快乐了很长时间之后还是觉得忧郁更美,在拥有着爱情的时候心好像还会有些躁动,总是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享受从高处到低处的落差美,曾经想写一篇文章叫做《蹦极自杀的女子》,可是终究还是没有写出来,很多故事很多情节都需要经历,否则写出来的很多东西都是虚浮的,都没有什么灵魂和内涵。就像安妮独自一人跑去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