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伤还是伤感II

前记:已经不记得前面是否有写过同样题目的一篇文章,就算是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不必计较!

在飞机即将降落的一刹那,我突然问了自己这样一句话?有谁能够定义什么是伤感而什么又是感伤呢?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自己又开始了年后繁忙的工作,开始出差,开始碰见不同的同事,说着笑着,或许是真诚的也或许是虚伪的,仿佛这就是生活。可是,明明刚刚给外婆打电话的时候还说了句:真不想回来,要是能一直呆在家里该多好?外婆和蔼的说:“那就回来吧!青岛,烟台或者威海都行,这样你想吃什么想带什么周末回家都可以吃可以带回去!”我的眼睛又湿润了。我当然不会忘记,从家出发收拾行李的时候,想放进去的太多,自己儿时的纪念品,妈妈准备的好吃的,外婆准备的地瓜干,还买了很多鱼片,还有我从海边捡回来的一块2斤半重的石头,还有一捧被海水打磨过的沙子,是的,我什么都相装,恨不得把整个家都装回上海,可是,我不得不担心会超重,不得不把东西减少一半,然后再感叹的说,下次回来再装走。就这样,我身后背着一个重十几斤的登山包,左手里拎着一个重15斤的旅行包,右手拖着一个重25斤的行李箱,从浦东机场赶回住处,仅仅只是地铁就坐了近两个小时,竟也把一本悬疑小说看完了。

 

晚上10点多才到了住处,屋子是冰冷的,因为近20天没有通风的缘故,处处都是一种嗳气。一条小鱼死了,不是因为干涸而是因为一滩死水。可是,那几株植物长得却很好,尤其是那郁金香,还担心20天没浇水会枯死,竟然让我眼前一亮的是已经参了很高,我倒是欣慰了。只要有一样还好的,也不枉我的担心和牵挂!年前没有倒掉的东西,居然都发霉了,不得不开始打扫屋子打扫卫生,更换床单被套,把该放冰箱的东西统统放进去,再开始洗脸刷牙准备睡觉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

 

第二天7点多起床,8点半不到进公司,12点出发去机场,上海下雨了,而且很大,没打伞,因为不曾想到上海会下雨。记得早上锁上门准备出门的时候,望着屋外阴森森的没半点太阳的天气,我突然有了一种错觉,难道我家的钟所显示的时刻不对?难道现在不是早上8点而是凌晨4点?难道我这是在梦游?怀疑的我看着路上渐渐多起来的行人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上海的天气,谁也不能怪,于是我开始怀念家乡的阳光。

 

过年回家之前写了很多要做的事情,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便是给爷爷写篇回忆录,由爷爷口述自己经历的生活和各种各样的故事,然后由我一边听一边记录再最后进行排版整理。只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完成,只完成了1/5,所以临走的时候对已经95岁高龄的爷爷说,等我明年回来再继续写,一定要!是,为什么要这样,我只是想给爷爷一个盼头,一个盼望,他会等着我再回去,这样我们都会有信心。

 

在上海机场安检的时候,身后站着一位四五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身后是她的姨。只听一句句“要乖乖的听姨的话哦!”“来牵着姨的手!”这一个一个“姨”的称呼,让我想起了姨夫和姨去机场送我的情景,其实我并没有哭,比爸妈送我要好很多。可是,不知为什么突然听见身后这个称呼的时候,自己的眼睛竟然湿润了。我想,小时候的我大概也是这样吧,每天缠着姨,姨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漂亮的衣服穿,小时候我是她的骄傲,长大了我必须也是!

 

已经数不清在飞机上看了多少个日出日落,看了多少朝阳夕阳,看了多少云端天边,看了多少色彩斑斓的变化,每一天都不一样。一个人行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目睹着生命的潮起潮落,这样也是一生。一个人一辈子就呆在一个地方,赚钱养家糊口除此以外没有任何杂念,这样也是一生。可是,为什么我总是要让自己不断地去想,为什么就不能让自己轻松一下,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没心没肺的活着,为什么我做不到?

 

又是出差来北京,又是一个人住酒店,一个人关掉电视后靠在沙发上霹雳啪啦的打字。回忆着前一秒钟的感动,终于发现记录一种心情,一种情感是很累的,会累两次。一次是经历,一次是回忆,并且很认真很正式一丝不苟的回忆。有时候,突然想,或许从下一刻起我就会停止,再也不会打字,再也不会思考,再也不去回忆,再也不去伤感,再也不去感伤,管它什么是感伤还是伤感!只是,在下一刻,你们会继续看到我码出来的文字,依然是一丝不苟的,依然是那个一土,让人抓狂却又无可奈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