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别人的人》

————感谢渡心苑与我们分享的文字。

郑源的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开始喜欢 好像大学毕业那年吧 回忆

呼吸着香水的味道 那是自己的味道

独自忧伤着 没有吻 没有枫叶

歌 总是童话般的美丽

香水的味道飘满这个我蜗居的空间

疯狂着恋着 淡淡的却不容忽视的味道

冷水 爱着这名字 就像爱着暗夜里自己的孤独

他们都说 是我想的太多 真的是我想的太多么 我开始怀疑

怀疑真的是自己的问题 可是 真的是自己的问题么……

我不敢放任自己去相信 我不想再狠狠的摔一跤

缝缝补补的心 再也经不起又一次的拆开 伤口的疼痛 和结了痂的疤

不要再有重复 这世上没有愈合的解药

那些走远的感情 总是一次次提醒我 没有什么可以留得住

那些别被欺骗的付出 嘲笑着自己的单纯与愚蠢

走的那个人 却是洒脱 留下来的那个 面对着一地的狼藉 欲哭无泪

我能相信么 说过要照顾我的人 说过要给我幸福的人早已消失在年轮的缝隙里

我找不到 回头来 只看见自己空洞的双眸和渐进虚无的淡薄

浮萍般的漂泊 没有根 总是在风中抗拒着外力的改变

疲惫的时候 不想挣扎 随波逐流

用尽心力 让自己开心 让自己坚强

哪怕只是无力的坚强 就算是渺小的存在 我也是这世间的唯一

人前的时候 总是尽力表现完美 人多的时候微笑着 沉默着 却也是寂寞

变老着 看着渐渐爬上皱纹的脸

想着白天自己就那样坐在车窗旁

任被风吹走温度的泪 冰凉着胳膊 撑着 撑着

人前 不可以倒下

自己 不可以放弃自己

牵动着嘴角 再为自己斟满高脚杯

看着杯子上的瑕疵 那突起如此突兀

努力淡漠着 痴狂的忧伤

睡了 安静地对自己说 晚安

没有波澜起伏 平静……

空白

——————感谢渡心苑与我们分享的文字

电视剧的最后一集看完了 片尾曲消声的那刻 突然觉得失落空白

该死的也死了 不该死的也死了 该在一起的没有在一起 不该在一起的却在一起

是不是故事都要不完美人们才会记忆的更深刻

故事的结局 是用来为世人感叹的 我也会感叹 之后 便任一滩空落肆虐

二十二点 到了睡觉的时间 明知道 却不去做

睁着疲惫的双眼 想要看穿黑暗 不知道这样子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也许 没有尽头 空白

于是便用那些根本不存在的童话般的唯美来欺骗自己

一次又一次 只是因为 我需要继续下去的勇气

在这个城市 我 永远都是边缘人 每天游离在不被人注意的时间和空间里

我的存在 无用也无害

开始漠视一些不再想得到的东西 就当它们根本就不存在

麻木着 发现越来适合于这个孤独的世界

每天看着人们不同的脸 目光扫过那些有生命没有生命的东西

发现自己其实也是可怜人

没有给家里打电话 不记得有多久了 空白

似乎忘记 却总是在无助的时候记起

习惯电话那头浓浓的乡音 清脆的犬吠 还有电视嘈杂的声音

一瞬间 所有的苦都值得 所有的委屈都有了发泄

我需要 在麻木之后的点滴的刺痛 痛觉 抽搐 或是眼泪 才能证明我是一个活着的人

活着 白天 灿烂的阳光下

我用自己晾晒过的心情 支撑着自己的躯体

夜晚 黑暗中没有白天的温度 空白

发了酵的酸楚放肆地侵蚀着每一寸肌肤 放肆地侵蚀着 直入骨髓

我看着它们疯狂地发着芽 疯狂地扎进心里 疯狂地长成巨树

盘根错节着 一点点淹没自己的影子

我变是一个不认识的自己了

安静的时间 安静的空间 键盘毫无感情的响着

此时的我 毫无感情地活着 毒蛇般缠绕的思绪

我 会在这样的窒息中一点点被抽干

最后变作风蚀化骨的雕像

还有自己——By渡心苑

又是一个星期六 别人的周末对我来说

意味着更累和更忙碌

济南的雨天不知为何总是这么多

下了课 路灯下的路面还是湿湿的 泛着点点亮光

白天热闹的街 现在变得安静和冷清

看起来显得宽阔 没了拥挤

头痛着 酸涩的眼睛 用力看着昏黄街灯下的路

偶尔过的车子 闪着耀眼的光呼啸而过

之后 依旧是一辆破旧自行车 擦擦的声音

这个城市里 没有自己的窝

寄居着 在属于别人的空间里

拐进那条不知需要几百年才会不泥泞

才会让人不颠簸的路

咒骂着施工单位都是拿钱不干活的主儿

虽然我知道 工人们并不是

没有路灯 在这样刚下过雨的夜

这没有施工的车辆和工人满是泥巴的土路

看不见行人 我睁大眼睛

努力看着星星点点的地面

希望那点点的光能让自己回家

虽然那并不是我的家

就这样的弯弯曲曲的土路

就这样没有灯光寂静的路

只有一辆破旧的车子和一个用不成调的歌儿为自己壮胆的女子

会在别的车的马达声中借着车前和车尾的灯光

狠狠着记着路 直到光越来越远 周边再次黑暗

记不得歌词的时候 会有想哭的冲动

为了自己 为了在这雨夜依然挣扎的孤单与无助

经过火车桥的时候

想起了自己趟着过膝的污水走过的情境

有些后怕 真的怕 自己一倒下 就再也起不来

那些卑微的自己无奈的日子

总会在如此的情景中 一次次闪现

眨眨眼睛 没有溢出的泪便会不见踪影

说好的 不哭不是么

亮光是别人屋子里投射出的

一个晚归的人 前方没有等自己的光

没有为自己守候的人

所有 只有自己了 不怨 不恨

别人的家 温暖的屋

在轮子碾起碎末泥泞的时候

是我遥不可及的虚空

笑笑 任辛酸充斥着满心满眼

朋友说 她一个人睡不着 也不敢睡

怕就这样一个人 睡死过去 怕孤独

谁不是呢 那些难捱的日子 一分一秒的捱着

跟自己说 不怕 不怕 不疼不疼

朋友说 佩服我 可是

可曾知道我独自承受那些痛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绝望与空落

那些说不出 那些抹不灭的痕迹 纠纠缠缠 我无从喘息

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女子 一点卑微的自尊

可是 活着就是奇迹 不是么

我们坚强也无奈 我们努力也无助

没有人陪的时候 自己陪自己

我多的 只不过是对寂寞的习惯 对现实的认命与妥协

尽管我 用尽全力去挣脱 可谁人能斗得过天?

拿起高脚杯 我为自己倒满

然后发短信对朋友说 你那里有红酒么 为自己斟一杯吧

熟悉的苦涩 熟悉的余味

一个人的宴

打开音箱 放着歌儿

这安静的夜 适合一个人的感伤与寂寞

独自又如何

就算眼中满是泪 也可以笑着面对

不是 还有自己么 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