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前一页还是2009年留下的笔迹,转眼间当再次写下时间时,竟然已是2010年的3月。阳春三月,应是浪漫且有太多期待的日子,而你也满怀着希望再次背井离乡漂泊上海。

这是一个相当长的假期,是你毕业后参加工作的第一个长假,长达一个月之久。而这一个月的沉淀竟也让自己明白些许道理,果然这年龄不是白长一岁,这人也不是白白变老的。记得你曾是如此渴望能够给自己放一个长假,什么也不做,从不用去考虑工作上的事情,彻彻底底地让自己放松的一个长假。

可是当真的拥有这样的神仙般快乐自在的日子时,竟也发现百无聊赖。还是应该有一份工作的,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也好,毕竟可以有点事情做,却不至于如此无聊。

感情这东西,千万不要太当回事。人和人之间的确有很多种可能性,虽然每句话都裸露了自己的心声,却也不能只为了嫁出去而放弃自己心中一直所坚持的。尽管那些曾经许诺等你一辈子的人已经结婚生子,你大可不必大动干戈或上纲上线,别人只是在那一个阶段这么想得而已,而在现阶段他们已经决定娶别的女人,而这一切的变化也是自然使之,不必大惊小怪,声讨真爱是否存在还是男人的话是否可信。

可是,你还是摆脱不了爱做白日梦的习惯。你想象着在机场接你的他,是否会给你一个惊喜,或是捧着一大束白玫瑰等你,或是买了Tiffany的戒指决定向你求婚,后来你劝自己,不要白日做梦了。你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注定无法完成一部小说,否则何必在通往文学的道路上如此坎坷羁绊。

你决定回去之后,好好对待自己,坚持一日三餐,坚持给自己做饭吃,决定早睡早起,决定过一个普通人的普通生活,为了能让自己恢复健康。因为这次的生病,你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身体健康,所以你决定放弃曾经那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甚至决定要放弃那座充满诱惑无限繁华的国际大都市,而回归一座小小的安静的海滨之城,过上自己的小小生活。

你在飞机上,不停地写不停地画,看着杂志上Tiffany的戒指,在自己的素描本上画上了一个Tiffany闪闪发亮的钻戒,你在幻想着它被戴在你的右手无名指上……

返回上海的当天,凌晨两点入睡,五点就被雷声闪电所惊醒,你恍若隔世!五个小时前,那边还是飘着鹅毛般的大雪,上一场雪还未融化,那山、那树、那街都是白色的一片片的雪,你喜欢在下完雪的第一时间去踩上自己的小脚印,你喜欢盯着天空飘悬的雪花发呆,让时间凝结在每一朵雪花,让记忆随着雪一起飘下融化。而上海这边却已是春雷初响,惊醒蛰伏中的昆虫。你的确害怕雷声和闪电,所以你无法入眠。你善良得将房子借给朋友住,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对你。回到上海的第一天,被楼道里高跟鞋的声音吵醒,你开始厌恶这个地方,这个城市。这也许是你这四年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厌恶,你开始想家了。让你失望的,除了天气,除了这座城市本身,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