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走了 他也走了

早上起床,听广播,这是我的一个习惯!

电台里说:“一年前的今天,上帝邀请了他去天堂唱歌,可是,就再也没有把他归还给我们!他就是迈克尔·杰克逊。”

正在梳洗打扮得我,突然停止了手上的一切动作,呆呆得站了一分钟。一年了,他已经离开我们一年了,可是,为什么感觉他还只是刚刚才离开我们?难道,时间是以加速度而非匀速的方式前进的?

被人记住和怀念,是一种幸福,相信他在天堂一样可以感受到我们对他的想念。

上午在MSN上碰到了阿光,他说:
“我早上起床算了一个公式。”
“什么公式?”我问他。
“假如我可以活到80岁,那么我只剩下了26280000分钟的时间了。”
“呵呵,是啊,我们每打一段话,一分钟的时间就过去了,你的生命也减少了一分钟!”我说。
“那么要活得精彩!”他说。

人人都想要自己的生活精彩,可是,什么样的生活才算是精彩?是该继续日复一日繁忙而又琐碎的工作还是要打破这种状态来个彻头彻尾轰轰烈烈的改变?精彩只不过是我们设定的一个宏观概念,一天24小时,不可能每一天都过得想像中的精彩,所以,我对精彩生活的定义就是,跟着心的感觉走,心告诉你要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这样活着就是一种精彩。人与人之间的个体生存状态是有差异的,所以不必太在意别人做了什么,不要去刻意模仿他人。

其实,我不想活到80岁,我只想活到60岁。因为活到60岁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对我来说,该经历的也已经经历了,该沉淀的也已经沉淀了,该完成的使命也已经完成了。只是,不知道是否有人也会想念我。

阿光说:“你写篇关于时间的博客吧!”
我沉默,因为不知道要怎样写,因为我知道,时间已经伴随着我敲击键盘啪啪啪的声音溜走了,就像鲁迅写道:在你洗脸的时候,时间就从你的指缝中溜走了。
而此时此刻,看我博客的你,时间也从你的目光中溜走了。

是否没有了时间,世界就没有了规则,我们就不会变老,爱情也可以一如既往地新鲜。然而,这一切都不是时间的错,只是我们的心态使然。

只要时间还在,一切都会过去。那些曾经的美好、爱情、誓言、痛苦、悲哀……你的未来,还有我的未来!

《读者》

晚上听广播,主持人说起了《读者》,据说是他高中时语文老师的指定课外读物,人手一本。但是没有多少人最后坚持下来。 读者

之前,看见不少高中生,经常全年订阅《读者》,从中学习有些人生哲理,引用些故事和名言用以充实自己的语文作文。

想起曾几何时,大概也就是初中,高中时自己也经常会捧起一本《读者》,一篇一篇的读下来,认真地读,全心地去体会,竟也大半天的时间没了。大概每期《读者》的故事中,都有一两个可以让我潸然泪下的。读罢,总会百般感慨人生的诸多酸甜苦辣或者貌似大彻大悟。

但是到了大学,随着时尚的悄然来临,宿舍里被各种时尚美容,服饰的杂志所充满, 身边的每一个人似乎更变得女人。

很少会去看《读者》或者《青年文摘》,总感觉那是高中之前该读的书,于是变成了一种不屑于接近它。

甚至毕业了,工作了,都很少再有拣起《读者》。一方面,或许已经习惯了彩色铜版纸印刷的时尚杂志,再一方面,自以为工作忙,而找太多的借口不去接近这种需要时间慢慢品味的杂志,又一方面,或许自以为老成的心态,貌似懂得了现实的人生而不愿再听别人文学化了的人生。

可是,还有一个一直存在却总不想提起的理由,那便是,无论初中,高中,还是大学,工作,当我读起《读者》时,其间依然会有一些让我潸然泪下的故事和文章,如此一来,貌似自己从来都没有成长过,从来都没有坚强过,从来都是如此容易被感动被触及心灵的最深处。这么多如此一来,倒让我不得不自欺欺人而选择逃避《读者》,逃避其中那些人性的文章,以示自己足够坚强的不会轻易被任何事情,或情感而变得脆弱。

然而现在,自己突然很想再拿起《读者》,每次经过书报亭,看见读者的大海报被贴在那里,总感觉这一期一定又有着某些故事,然而每一期就这样故意地错过了。

有时候,无论事情还是感情似乎都有它固定存在的时间和期限,超过了这个期限,某些东西也许你永远再也拣不起来,尽管你偶尔也会关心,但却没有足够的动力去真正的靠近。这也大概是为什么,人总是觉得自己在一点一点地失去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