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立的仰望 – by 渡心苑

感谢渡心苑的文字分享:

炎热的天气   如火般炙烤着肌肤   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着需要解放   需要凉气     周六的日子   是自由也是紧缚

晚饭后   站在宿舍大门口   仰望着天空    听说今晚会有雨  期盼着雨的到来   希望会缓解一下这恼人的天气和温度

仰望着   看乌云满布的天空偶尔会腾出一点点白色的底   一道闪电  划破头顶的天空  几秒钟之后   是轰轰的雷声滚过   天空 空旷   寂寞   偶尔一对鸟排着整齐的队飞向北方   我知道  中间的那只是这个家族里最体弱的   鸟尚且如此  可是   为什么  有的时候  人却做不到呢    叫不出名字    挥动着翅膀   优雅地飞翔    自由   辽阔   我没有鸟的翅膀  我不会飞翔   用思绪 追随着   追随着这自由坚强的灵魂   仰望着   多久没有如此肆无忌惮地仰望了   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目光和怀疑   只是仰望   在这喧嚣热闹的傍晚  在这人流流动的街道   我 一个人仰望着   斜倚在路边的栏杆旁   站立着   站立成寂寞的姿势    仰望  和天空交流    你可知道我的痛楚  你可知道我的无奈   你可知道我的忧伤  你一如既往的挂着 挂在我触摸不到的高处    我努力着  努力着想被你拥抱着  可是  我到不了你的地方     想象着   你那里是怎样的天堂      有着怎样善良的人们和美丽的天使   想象着  你的地方   没有疾病   没有忧伤   没有痛苦   你的那里  只有春天  只有百合   只有美好   一道闪电   透射着白色的光  划破居民楼角的天空   一滴雨    滴落在额头   凉凉的   勾起肌肤久违的感觉   我不是坚强的  不是的   就算这温度都可以让我投降  我不要这样的温度   发着狂   不顾一切想要冲出这禁锢

仰望着   这即将下雨的天空   依然是独立的姿势   依然是一个人漠然的守望   在别人眼中  站立成遥远的女子

雷声间隔着   闪电 时不时划破这孤独的天空   偶尔的麻雀 迅速地挥动着翅膀划过   不留一丝痕迹   高大的杨树在被各种线缆划隔的密集宿舍的上方    努力着摇摆着   宣泄着这许久的灰尘和冷漠    不知道在这样热闹的街道旁  每一天会有多少人注意它的存在    人们在乎的只是在这炎热的夏天它所留下来的阴凉吧

坐在地板上   敲打着键盘   想要努力记住一些什么   可往往是苍白的语言表达不出最确切的意思   窗外    天黑了  阵雨在几次的雷声和闪电中终于下了起来  打开房门和窗户   却没感觉到多少的凉意     细细的雨丝   在闪着路灯的地面上  不断地泛起细小的涟漪           前一刻还热闹的大街   这一会儿   寂静下来   看不到人们急匆或是悠闲地脚步   不理会  走廊里的人事噪杂    轻轻的音乐    让心绪平静着   窗子外面 是另一幢楼的窗户    看不到此时的天空   不再有雷声  也没有闪电   寂寞的天空在短暂的喧闹之后归复安静    路边的栏杆旁  没有我寂寞仰望天空的姿势    一切还是在炎热中  还是在无奈中   听着  听着悠扬的曲子    努力着  让自己找到一点点平衡    一点点依靠

《爱上别人的人》

————感谢渡心苑与我们分享的文字。

郑源的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开始喜欢 好像大学毕业那年吧 回忆

呼吸着香水的味道 那是自己的味道

独自忧伤着 没有吻 没有枫叶

歌 总是童话般的美丽

香水的味道飘满这个我蜗居的空间

疯狂着恋着 淡淡的却不容忽视的味道

冷水 爱着这名字 就像爱着暗夜里自己的孤独

他们都说 是我想的太多 真的是我想的太多么 我开始怀疑

怀疑真的是自己的问题 可是 真的是自己的问题么……

我不敢放任自己去相信 我不想再狠狠的摔一跤

缝缝补补的心 再也经不起又一次的拆开 伤口的疼痛 和结了痂的疤

不要再有重复 这世上没有愈合的解药

那些走远的感情 总是一次次提醒我 没有什么可以留得住

那些别被欺骗的付出 嘲笑着自己的单纯与愚蠢

走的那个人 却是洒脱 留下来的那个 面对着一地的狼藉 欲哭无泪

我能相信么 说过要照顾我的人 说过要给我幸福的人早已消失在年轮的缝隙里

我找不到 回头来 只看见自己空洞的双眸和渐进虚无的淡薄

浮萍般的漂泊 没有根 总是在风中抗拒着外力的改变

疲惫的时候 不想挣扎 随波逐流

用尽心力 让自己开心 让自己坚强

哪怕只是无力的坚强 就算是渺小的存在 我也是这世间的唯一

人前的时候 总是尽力表现完美 人多的时候微笑着 沉默着 却也是寂寞

变老着 看着渐渐爬上皱纹的脸

想着白天自己就那样坐在车窗旁

任被风吹走温度的泪 冰凉着胳膊 撑着 撑着

人前 不可以倒下

自己 不可以放弃自己

牵动着嘴角 再为自己斟满高脚杯

看着杯子上的瑕疵 那突起如此突兀

努力淡漠着 痴狂的忧伤

睡了 安静地对自己说 晚安

没有波澜起伏 平静……

空白

——————感谢渡心苑与我们分享的文字

电视剧的最后一集看完了 片尾曲消声的那刻 突然觉得失落空白

该死的也死了 不该死的也死了 该在一起的没有在一起 不该在一起的却在一起

是不是故事都要不完美人们才会记忆的更深刻

故事的结局 是用来为世人感叹的 我也会感叹 之后 便任一滩空落肆虐

二十二点 到了睡觉的时间 明知道 却不去做

睁着疲惫的双眼 想要看穿黑暗 不知道这样子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也许 没有尽头 空白

于是便用那些根本不存在的童话般的唯美来欺骗自己

一次又一次 只是因为 我需要继续下去的勇气

在这个城市 我 永远都是边缘人 每天游离在不被人注意的时间和空间里

我的存在 无用也无害

开始漠视一些不再想得到的东西 就当它们根本就不存在

麻木着 发现越来适合于这个孤独的世界

每天看着人们不同的脸 目光扫过那些有生命没有生命的东西

发现自己其实也是可怜人

没有给家里打电话 不记得有多久了 空白

似乎忘记 却总是在无助的时候记起

习惯电话那头浓浓的乡音 清脆的犬吠 还有电视嘈杂的声音

一瞬间 所有的苦都值得 所有的委屈都有了发泄

我需要 在麻木之后的点滴的刺痛 痛觉 抽搐 或是眼泪 才能证明我是一个活着的人

活着 白天 灿烂的阳光下

我用自己晾晒过的心情 支撑着自己的躯体

夜晚 黑暗中没有白天的温度 空白

发了酵的酸楚放肆地侵蚀着每一寸肌肤 放肆地侵蚀着 直入骨髓

我看着它们疯狂地发着芽 疯狂地扎进心里 疯狂地长成巨树

盘根错节着 一点点淹没自己的影子

我变是一个不认识的自己了

安静的时间 安静的空间 键盘毫无感情的响着

此时的我 毫无感情地活着 毒蛇般缠绕的思绪

我 会在这样的窒息中一点点被抽干

最后变作风蚀化骨的雕像

《回家的还路有多远?》V家从未离开

宁宁告诉好友:“不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这里一切都太熟悉了。可是,回到那座陌生的城市,也一样不会快乐!既然都不快乐,那就远离家!选择离开的原因是,这里已经没有太多值得牵挂的人和事物,除了家和父母。然而他们,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一直在我心底最温暖的那个位置。”

其实,在国外的人都很孤独,所以他们都会选择认识最近的中国人,然后相依为伴。宁宁曾经也很想出国读书,去体验那种艰辛和坚强,只是,在上海这座城市都已经让她觉得孤立无助,那么出国了,情况只会更糟,所以这也算是一种胆怯吧,宁宁最终还是怕了,怕离家那样遥远,怕自己太形单影只。经过这一年来的成长和洗礼,她觉得自己在国内也一样可以很精彩,精彩是可以不分国界的,她相信。

家,似乎从来没有回来过,也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

还有自己——By渡心苑

又是一个星期六 别人的周末对我来说

意味着更累和更忙碌

济南的雨天不知为何总是这么多

下了课 路灯下的路面还是湿湿的 泛着点点亮光

白天热闹的街 现在变得安静和冷清

看起来显得宽阔 没了拥挤

头痛着 酸涩的眼睛 用力看着昏黄街灯下的路

偶尔过的车子 闪着耀眼的光呼啸而过

之后 依旧是一辆破旧自行车 擦擦的声音

这个城市里 没有自己的窝

寄居着 在属于别人的空间里

拐进那条不知需要几百年才会不泥泞

才会让人不颠簸的路

咒骂着施工单位都是拿钱不干活的主儿

虽然我知道 工人们并不是

没有路灯 在这样刚下过雨的夜

这没有施工的车辆和工人满是泥巴的土路

看不见行人 我睁大眼睛

努力看着星星点点的地面

希望那点点的光能让自己回家

虽然那并不是我的家

就这样的弯弯曲曲的土路

就这样没有灯光寂静的路

只有一辆破旧的车子和一个用不成调的歌儿为自己壮胆的女子

会在别的车的马达声中借着车前和车尾的灯光

狠狠着记着路 直到光越来越远 周边再次黑暗

记不得歌词的时候 会有想哭的冲动

为了自己 为了在这雨夜依然挣扎的孤单与无助

经过火车桥的时候

想起了自己趟着过膝的污水走过的情境

有些后怕 真的怕 自己一倒下 就再也起不来

那些卑微的自己无奈的日子

总会在如此的情景中 一次次闪现

眨眨眼睛 没有溢出的泪便会不见踪影

说好的 不哭不是么

亮光是别人屋子里投射出的

一个晚归的人 前方没有等自己的光

没有为自己守候的人

所有 只有自己了 不怨 不恨

别人的家 温暖的屋

在轮子碾起碎末泥泞的时候

是我遥不可及的虚空

笑笑 任辛酸充斥着满心满眼

朋友说 她一个人睡不着 也不敢睡

怕就这样一个人 睡死过去 怕孤独

谁不是呢 那些难捱的日子 一分一秒的捱着

跟自己说 不怕 不怕 不疼不疼

朋友说 佩服我 可是

可曾知道我独自承受那些痛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绝望与空落

那些说不出 那些抹不灭的痕迹 纠纠缠缠 我无从喘息

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女子 一点卑微的自尊

可是 活着就是奇迹 不是么

我们坚强也无奈 我们努力也无助

没有人陪的时候 自己陪自己

我多的 只不过是对寂寞的习惯 对现实的认命与妥协

尽管我 用尽全力去挣脱 可谁人能斗得过天?

拿起高脚杯 我为自己倒满

然后发短信对朋友说 你那里有红酒么 为自己斟一杯吧

熟悉的苦涩 熟悉的余味

一个人的宴

打开音箱 放着歌儿

这安静的夜 适合一个人的感伤与寂寞

独自又如何

就算眼中满是泪 也可以笑着面对

不是 还有自己么 足够了

[每周阅读]《百年孤独》

百年孤独

作者: (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译者: 黄锦炎/等
isbn: 753390477X
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页数: 345
定价: 16.00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1991-12
又名: Cien Años de Soledad

 

《圣经》告诉我们:“现在发生的,过去曾经发生过,将来仍会继续发生。”

的确如此,马贡多小镇一百年间的循环往复,出生–消亡,孤独–淫爱,破坏–重建,和平–战争,嫉妒–报复,传统–脱俗,等等。

直到一百年的到来,羊皮卷上家族的古老寓言得到了证实,结局也出现了,马贡多消失了,被飓风刮走,并将从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消失。

这手稿上所写的事情过去不曾,将来也永远不会重复,因为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绝不会有出现在世界上的第二次机会。

然而,作者马尔克斯错了,这个孤独的世家会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因为直到人类真正懂得了爱,孤独才会消失。于是,马尔克斯竟在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时一反他在书中所过的这句话,而变成“命中注定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最终会获得并将永远享有在世界出现的第二次机会。”

2009年元旦的三天看完这本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百年孤独》,中文翻译稿29万字,作者不乏幽默的描述让人在刚刚读完悲惨的血流事件之后,依然能够保持一种继续读下去的心情。这种心情其实是一种不敢正视现实的逃避心情,正如同马贡多小镇的人们不敢承认那次火车站的流血事件一样,人们都错误的认为唯有忘却,才能更好的继续生活。然而,他们错了,唯有记住,才能让我们不至于重蹈覆辙。

马贡多的人们,在经历了初创时的喜悦、和平,到吉普赛人来到所带来的新鲜、科技和诱惑,再到所谓自由派和政府派之间的战争进而引起的无数次暴乱和谋杀事件,再到美国人的香蕉公司的屠杀三千人,可是,马贡多的人们似乎都有着一种坚强的能耐,就是他们忘却事情的本领高于我们的想象力。

Wikipedia上的家谱: 

Buendia

 

其实,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就摆脱不了孤独?在我的博客中有一篇关于孤独的文章《享受孤独》,这篇文章吸引了很多网友的评论和感慨,大多都因为自己孤独而进入了这片领域。难道享受孤独真得变成了一种奢侈?一种做作的高贵?

其实在一开始我就告诉大家摆脱孤独的秘密,那就是内心充满爱,对这个世界的爱,对周围亲人,朋友哪怕陌生人的爱,对自己的爱。所以,直到那天,人类真正懂得了爱,孤独才会在世界上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推荐豆瓣上的评论:

http://www.douban.com/review/1511255/

http://www.douban.com/review/1095009/

享受孤独

打开笔记本,关上白炽灯,调到喜欢的音乐电台,收到男友发来的消息,看完,然后关机,开始哭泣。
恋爱也会觉得孤独,很孤独,流泪,很自然,哭泣,很大声。
空虚,无奈,寂寞,无助,孤独,无知……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孤单的时候,我无人可想!想一个人会令我更孤独!
一直祈求上帝,祈求他给我信念,赐予我快乐,给予我丰盛……或许,孤独也是丰盛的一种。
孤独的感觉压抑,压抑的几乎窒息,不想打电话给他,在他那里找不到我想要的安慰,无法让我觉得自在。我无法想象和他一起走很远的路,直到我们生命的尽头。
黄昏的路上,一个人行走,迷蒙的灯光,卷着尘土的风,繁忙的高速公路,回家的行人,鸣笛的车辆,喧闹的世界,安静的心……
人,着实是一种极易孤独的动物,因为人没有安全感。很多时候,我会想只要有上帝和我在一起,我就不会觉得孤独,可是,上帝不会在我哭泣的时候,轻轻地吻我,帮我擦拭脸上的泪水。上帝不会在我伤心的时候,温柔的抚摸我,抚摸我心里的孤寂。上帝不会在我绝望的时候,牵着我的手,慢慢的引领我。可是,我还是需要上帝,因为我是上帝所造的。上帝将他的儿子,赐予人间,让耶稣体验人生的种种滋味,耶稣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为了拯救整个人类。耶稣说他已经体验了人生的所有,我不相信,因为他是神,而我们是人,人和神之间的感情是绝不相同的,所以对于孤独,深不会深刻的体会,而人会。因为人在没有信仰上帝之前,他是会死的,包括灵魂。所以,他们怕死,怕孤独的死去,而孤独本身也是一种死寂,接近于死亡。而耶稣不会,因为他是神,可以复活,所以对于死亡,他无所畏惧,因为它是神,他会有无数的天使侍奉他,会有人类的信仰和敬畏遵奉他,所以他不会觉得孤独,不会永远不会。即使,当犹大出卖他的那一刻,他仍不是孤独的,因为他已经料想到很多,他可以预见未来,所以对于未来发生的一切,耶稣都不会惧怕。可是,人会,因为人无法预知未来,所有的一切,都只有接受,并不断地祈求上帝,让上帝饶恕他!
昨晚,发生的一切,似乎是很神奇,神奇的让我觉得恐怖。主内的姊妹兄弟告诉我,上帝是最慈爱的,最爱他的儿女。可是,我却觉得上帝是更易于发怒的。他会随时惩罚没有遵循他的人。不过,我更相信的是上帝还是会原谅每一个向他祷告的人,请求原谅的人。
孤独的感觉是稍纵即逝的,他很快的来了,然后又不知不觉地悄悄溜走。当孤独溜走之后,人竟会觉得不知所措。当一个人的心还有着某种情感占据着,他会觉得充实一些,尽管有些是悲哀和孤独,可是,当一个人的心完全空下来的时候,这个人就会觉得茫然不知所措。
朴树唱《傻子才悲哀》,可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时而不时地扮演着傻子的角色。我是,他也是,我们都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