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里的冰块

今天,南京最高温度三十摄氏度,朋友来南京,已经好几天了,可是,就在今天要走的时候,才突然给我发了一条消息:“QQ上的泰山,已经来南京了,只是没有去找你,所以不算食言!”直道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QQ好友泰山,竟然是他——风。于是,突然之间,感觉伤心、失落,他在试探我。那次在QQ 上,他突然间和我说话,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他让我猜他是谁?我说我不记得了。他说想来南京看我,问我可以吗?我说可以。虽然我不能准确地记得他是谁,因为我真的很少上QQ,但是我还是答应他可以,因为我相信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我答应他。他问:“这么随便就可以了么?”我说:“是的,因为我相信你!”我问:“你为什么想见我?”他说:“没有为什么!”然而,这个时候,我把他想象成另外一个男生,曾经在火车上给我递过纸条的那个男孩。所以会有些激动和不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