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湿了记忆

下雨的时候,一切节奏都是慢的、懒懒的,慢慢地睁开双眼,慢慢地从床上懒懒的爬起,慢慢地没了时间吃早饭,甚至连洗脸的时间都没了。阿仉又一次地没洗脸,没吃早饭,穿着一条宽腿七分裤,一件CK黑色吊带,一件长款的咖啡色的休闲针织衫,头发简单的盘起,带上了枚红色的框架眼镜,不知怎的,每到下雨的时候,阿仉就想把自己给裹起来,裹成一种舒适随意的感觉。

雨伞怎么突然都找不到了,明明有7把雨伞的,直到突然要用到伞的时候,阿仉才发现自己平时的粗心大意。

阿仉站在阳台上给阿红发了条短信:
“上海下雨了,好大的雨,不想去上班了,雨伞也都找不到了。昨晚给他发了条告别的短信,不想继续了,虽然还不算开始。只是发现等待一个不确定的人是一件煎熬的事情,所以我又选择了主动离开!”

阿仉望着窗外倾泻的雨滴,感觉每一滴都浇在了自己的心头。明明已经好久不会因为天气的阴晴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可是,却又被一个人影响了,阿亚是一个不喜欢下雨的人,其实,很多人都不喜欢下雨。

“就像你说的,那是一个不想去爱我的人,一个不确定的人又何必为他而废寝忘食呢?刚打上车,在雨中站了十五分钟,又开始不洗脸,又开始想要花钱,高兴也花不高兴也花!”阿仉并没有收到阿红的消息,又继续自言自语着。

“你说的对,就像你说的,那样一个人真得不必在乎,衣服够穿就好,生活高兴就好,但是不能陷入那种不健康的状态,每天都要光鲜亮丽的,因为你不知道谁会在一瞬间爱上你的自信和魅力,谁会在一转头间爱上你嘴角的笑容,没有爱情我们也要快乐,真爱不会赐予颓废的人,上帝也爱健康啊!”阿红给阿仉回到。

“我想你该用合适的钱为自己买一把漂亮的雨伞,下雨的时候也同样可以美丽动人,主动离开需要勇气,对我来说,让对方选择离开,我不会后悔,就这样!”阿红说。

“爱情?在我们这个年纪还有吗?在我们这个年纪,那种简单的幸福的单纯的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红,我做好要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的打算了。可是,我真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主动离开,是不是怕受到伤害?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爱情没信心?到底是要去爱还是要逃避?还是,只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只是,还是我都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去爱了?”阿仉已经要放弃了。

阿仉的心底又传来了那首歌,奶茶的那首《为爱痴狂》,每次去K歌,阿仉必定会脱了鞋踩在沙发上,声嘶力竭地把最后那两句喊出来:“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阿仉已经不知道每次那样的声嘶力竭是为了什么!是为这不争气的爱情吗?

“如果让你随便找一个人就嫁了,你愿意吗?”阿红问。
“不愿意!”阿仉斩钉截铁地回到。
“所以,我们都要为自己的坚持而付出代价!”

这样的一个雨天,这样的一个雨季,总是伴随着太多的缠绵悱恻的心情,总是太容易被一个人的心情影响,也总是太容易忆起一个人。

跨越海的那边,是否有你在等我?

风雨凋零的晚秋,一个噩耗的传来给这个小渔村带来了莫大的悲哀。在这个小村里生活了60多年,年过90岁的老奶奶海赐安然离开人世。这是个偏远的渔庄,村上的居民们因与世隔绝而善良纯真。这位离去的老奶奶在村民中备受尊敬,老奶奶在村民心中是一位伟大的作家,只因老奶奶的作品只在我想你要走了这个小村上流传,可是这位老奶奶终身未嫁。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这个小村一共才60户人家,每户人家都有自己的一幢两层楼房,有属于自己的那片海,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土地。这里的居民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有的居民善于种粮食,小麦、玉米、大豆;有的居民善于种植蔬菜,番茄、黄瓜、油菜、大蒜;有的居民,善于饲养家禽,诸如猪、牛、养;而有的居民则善于海上作业,近海捕些海产品。村上有一条主街道,几乎每天都有居民在这里相互买卖交换,大家各取所需,而且人人都很大方地相互给予对方,每一天大家都生活在快乐和悠闲自在的生活中。他们都能从各自的劳动中找到乐趣。他们也都世世代代在这个小镇里生活了几十代。 而这位老奶奶却本不属于这里,已经没人记得当时这位奶奶是怎么来到他们的小渔村,老奶奶当时来的时候也只不过20多岁,孤单一人,好像说是被在海边救上来的。

当时的老奶奶还是个年轻的姑娘,大家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问这个姑娘,她也只是摇着头。大家无奈,只好由村长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海赐,意思是大海赐给了这个小村一个生命,也赐给了这位姑娘一个新的生命。 从此以后,海赐就一直住在村长家里。村长还有一个儿子,当时刚好大海赐2岁,大家一直都在猜测,村长会不会要儿子娶海赐姑娘。只是,直到海赐奶奶辞别人世,她还是孤单一人,没有人明白这是为什么,也从来没有人去问。

这个渔村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大家从来不去猜测别人心里想得什么,别人说出来的话,大家也一定信以为真从不去怀疑。每个人都给别人一个独立的内心空间,而在这个空间之外,大家却可以玩得很开心。这里几乎就是世外桃源,有着美丽的景色,有着善良的人们,人与人之间从不猜忌。对于村子外面的世界,他们也从来不去关心,甚至至于外面是否还有别的世界,他们就更不会去关心。而对于海赐姑娘的突然出现,让他们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好奇,而海赐姑娘从不说她来自哪里,海赐姑娘也从来不去问她现在在哪里。

这个村子的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可是,海赐姑娘既不会捕鱼,也不会种地,该让她做些什么呢?

“让我给大家写故事如何?”海赐姑娘问大家。

“故事?什么故事啊?”很多村民都开始好奇的问。

“嗯,就是你们不知道的那些事情啊!”海赐姑娘笑着说。

从此以后,海赐姑娘有时候随着打渔的叔叔大伯们出海打渔,有时候就跟阿姨婶婶们一起喂猪养鸡,有的时候就给村里的小孩子们上课,讲语文,讲地理,讲历史。可是,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毫无概念的,他们只知道这个村子的历史,有几代人家。他们只知道这个村子的地形,从哪里去哪里更方便,他们也只知道说着自己简单的语言,从来不去思考太多深奥的问题。 海赐姑娘,会每个月写出一个中篇的故事,有时候这个故事是关于爱情的,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每个人看了之后,都流泪了。可是,在这之前,他们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眼泪,什么是悲伤。有时候,这个故事是关于亲情的。有时候,这个故事还是关于外面世界工作的,而外面世界的工作跟这里完全不一样。村民们有的觉得海赐姑娘的想象力很丰富,而有的却觉得好像是在写她自己,村民们渐渐地觉得,海赐姑娘好像有着自己的故事。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海赐姑娘跟村民们一起度过了漫长的数十个春夏秋冬。

直到海赐奶奶去世的时候,人们才开始将她之前写过的故事整理起来,发现,海赐姑娘已经写了620个故事,村民们在整理海赐奶奶居所的时候,还发现了一本尚未完成的故事。

跨越海的那边,是否有你在等我?

爱情,在这个海岛小镇里是那样的单纯和令我羡慕,可是,如果当初我和他也能一起生活在这样简单的小镇上,或许,在我死后我的子孙们还会幸福的生活在这里,与这里的善良的人们一起生活着。

在我26岁的那年,我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小6岁的男孩。他的纯真、善良、细心、关爱打动了我。虽然,那个年龄的我已经不再相信童话里美丽的爱情故事,可是,对于他自己还是真的动了心。所以,当男孩向我表白的那个夜晚,我毫无思索便答应了他。

从此以后,我们便开始了和很多人一样的爱情旅途。这期间,有过幸福,也有过伤痛,有过任性和吵架,也有过疯狂和惊喜,我们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对恋人。可是,我们却被彼此深深吸引着,我们越来越相爱。 男孩考虑到我的年龄已经等不及了,于是,他对父母说起要娶我。本以为开明的母亲,却说什么也不同意我们俩在一起。男孩甚至跪了下来求母亲,母亲依然不同意。母亲开始将男孩关在家里,不准男孩出来找我。而我,则每夜以泪洗面的想念他。

终于有一天,他说可以见我。我将哭肿了的眼睛冰敷了好久,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来见他。那是一个黄昏的下午,他约我在我们经常去的那个海边。从远处,我就看到了夕阳下他那健硕的身体,他低着头,默默地朝向大海,背影告诉我,他在忧愁着。那时的我穿了一件及地的白色连衣裙,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悄悄地走到他的背后,用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我知道,我们彼此看见对方是惊喜和不忍的,我也不知道他会对我说什么。只见他缓慢的转过身,替我挡住了刺眼的夕阳。他正准备开口,却欲言又止。

他说:”你离开吧!对不起,我让你痛了这么久,能忘掉我吗?”

我低着头,泪水开始滑落。

“对不起,我一辈子都不会再娶别的女人。可是,我们却依然不能在一起。”

我知道,他一直都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我不语。让我忘记他,我做不到。明明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在一起,这是多么地残忍。

后来,他走了,从我的身边,从海边消失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我就这样一直站在海边,等了好久好久。 再后来,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变成了海赐姑娘。而,我心底的那个他,一直都没有被忘掉。尽管,我已经忘记了,我从哪里来,可是,他却被我留在了心的最深处。

这么多年来,我有多么地想念他,这种想念已经跨越了死亡,这种思念已经开始蔓延,越来越深,最后到了海的那边。不知道,他后来是否到那个海边去等我,也不知道他后来是否感受到了我的思念。

烟雾缭绕

深秋的夜有些凉,凉意侵袭入骨令人发冷。

她把阳台上的窗户关小了,拉上了那厚厚的落地窗帘,关掉了大的白炽灯,打开了写字台上的台灯,点燃了一个木瓜香味的烛台,从冰箱里拿了一大杯蒙牛的橘子果粒酸牛奶,放上了收藏了许久的电影金曲CD,背心外面套上了一件宽大的草绿色格子衬衫,像男人的衬衫,别人如此评价她的这件衣服。

她终于觉得温暖了,摇曳的火焰,橘黄色的光,她喜欢金色那样耀眼的彻底和热烈。

嗯,仅仅只是温暖了一点,她开始喜欢上抽烟的女子。那天,逛街的时候,看见了一个special bear的烟灰缸,很精致很漂亮,她侃了半天的价,最后还是她做出了让步,买下了。朋友不解的问她,难道你就这么喜欢吗?“嗯!”她很坚定的回答。其实,她并没有告诉朋友,因为抽烟的某个人,因为她第一次着迷于一个男人抽烟的样子。

香烟之于她,曾是那般水火不容。在她的周围,无法容忍任何一个抽烟的人,她痛恨那些抽烟的男人,更痛恨那些在女人面前抽烟的男人,当然更可怜那些抽烟的女人。

然而现在,她居然会对偶尔看见的抽烟的女人发呆,看着香烟在她们或纤长或粗短的手指间,散发着烟雾缭绕的气息,慢慢地变短变成烟灰洒落下来,她有些好奇。

那天做完护肤的她,看见店老板在抽烟,她居然跟店老板讨论起香烟。

“抽得什么烟?”她很不懂的问。

“现在还好,以前是13mg现在改抽8mg的了”店老板回答。

“抽烟,你的皮肤还这么好,细腻红润有光泽。”她感慨。smoking

“嗯,一边抽烟,一边保养。”店老板说。

好像有种自欺欺人的感觉,她一向不屑的事情,现在她却如此好奇。她好想说:能否给我也来一支?

只是,这句话终究被咽了下去。

夜,更加深了,更加静了,也更加冷了。

她看到那个烟灰缸,还有那两个她讨来的打火机,她想起了他抽烟的样子。

那天,疲倦和累了一天的他问,“能否让我抽根烟?”

她从来都不允许他抽烟,然而那天他渴望地望着她,她同意了。她同意的原因,不是因为她拗不过他,而是她突然很想看看他吸烟的样子。

他坐在床边,两条腿自然的落地分开,宽大的CK牛仔裤舒展开来。他用他娴熟的动作拆开了一包新的香烟,一切都是那样熟练和精致,就连他取香烟的样子,她都着迷其中。他打开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香烟,香烟的味道顿时弥漫在整个屋子。她不像以前那样屏住呼吸,反而努力地深呼吸,她想熟悉这种味道,因为这也是属于他的那种味道。看着他吐出的眼圈,看着他安静地认真的抽烟的样子,她傻傻地站在那里,眼睛里却有了泪水。

后来,她告诉他,“看你抽烟的样子,我有种想哭的冲动,那是否是一种痛,还是一种对生活的无奈抑或是不屑。”

再后来,她问他:“能否让我也试一下?”

他狠狠地拒绝了,并很坚决地警告她:“绝对不可以!”

她胆怯的答应着。

可是,这个深秋的寒冷的深夜里,烛台摇曳的火焰,让她再次想起了他抽烟的样子,嗯,吸烟一定会很温暖。她这么想着。

于是,她拿起了一个打火机,从抽屉里取出了她藏了好久的一包香烟,坐在了他曾经坐的那个位置,凭着记忆,模仿着他的样子,打开了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那根香烟。

只是,她忘记了,她根本不会!被呛到的那一瞬间,她想起了另外一个人对她描述第一次抽香烟的感觉,就像是蚊子闻到了蚊香一样。

她说:“可惜,我不是蚊子,我没办法体会你的描述。”

现在,她懂了。

《回家的还路有多远?》V家从未离开

宁宁告诉好友:“不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这里一切都太熟悉了。可是,回到那座陌生的城市,也一样不会快乐!既然都不快乐,那就远离家!选择离开的原因是,这里已经没有太多值得牵挂的人和事物,除了家和父母。然而他们,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一直在我心底最温暖的那个位置。”

其实,在国外的人都很孤独,所以他们都会选择认识最近的中国人,然后相依为伴。宁宁曾经也很想出国读书,去体验那种艰辛和坚强,只是,在上海这座城市都已经让她觉得孤立无助,那么出国了,情况只会更糟,所以这也算是一种胆怯吧,宁宁最终还是怕了,怕离家那样遥远,怕自己太形单影只。经过这一年来的成长和洗礼,她觉得自己在国内也一样可以很精彩,精彩是可以不分国界的,她相信。

家,似乎从来没有回来过,也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

《回家的路还有多远?》IV爱的誓言有几许?

只买了去程票的宁宁,在最后时刻才毅然决定买机票回到那座依然陌生的城市。嗯,的确是在最后时刻下定的决心。

曾经有人对宁宁说:“你一直是我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说这句话的那个男孩,已经结了婚,娶了别的女人,给了那个女人一个安定的漂亮的家,却说他把他的心留给了宁宁。

曾经也有另外一个人对宁宁说:“如果你不嫁人,我也不会娶!”,而说这句话的那个男孩,也已经买了婚房,正在装修,宁宁也见到了他的未婚妻,所以,宁宁很开心的祝福了他们。只是那个男孩却依然坚持:“我真正爱的是你!”

宁宁淡淡的笑着,她已经不想弄清楚这些男人是怎么思想的,因为她自己都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了。很可笑不是吗?宁宁自己想着。

更有一个人,从一开始宁宁就觉得会和他一起到老,一起过一辈子的那个人,如今也离开了,不,是宁宁自己选择了离开,那个人,给不了宁宁所要的安全感,甚至还嘲笑地对宁宁说:“任何人都给不了你安全感!”宁宁后来想想,他说的没错,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所以,宁宁下决心一定要给自己安全感,努力地认真地对待自己,既然没有人疼,那就自己疼自己,既然没有人给安全感,那就自己给自己。

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值得相信,迪克牛仔的那首歌唱到: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愿意等待,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当爱情已经桑田沧海,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当心变老的时候,我们就没了勇气。

《回家的路还有多远?》III生命的意义

宁宁的爸爸,最近一直在研究国学,宁宁回家了,爸爸也乐得跟宁宁一起分享他的所感和所悟。爸爸的心态变得很好,宁宁想,难道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吗?不,是因为经历。

家里最苦的那几年,已经熬过来了。那几年,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了,先是爸爸失业了,家里没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那时,宁宁还在读高一。再然后,爸爸的腿被车撞了,好几个月都不能动。那时,宁宁在读高二。但是,那一段时间里,爸爸妈妈都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女儿提供最理想的生活和学习条件,所以,宁宁根本记不得生活会有多苦,苦得都是爸爸妈妈。那个时候,爸爸领悟了人生真正的意义,那就是为了生命的延续。

爸爸对宁宁说:“其实那一阶段,是我人生最谷底。那个时候都想要放弃,但是,是你们给了我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所以,我告诉自己,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生命的延续!所以,我选择了坚持!”

听着爸爸的话,宁宁的鼻子有些酸楚,嗯,那时的她可能真得没有理解爸爸的努力和坚持,直到现在,宁宁才明白爸爸妈妈的伟大。宁宁清楚的记得,也是那一年,爸爸戒了烟。

不过现在,宁宁很开心看到爸爸又在研究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宁宁在这点上有点像爸爸,爸爸是那种多才多艺的人,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国画。爸爸也从小就一直支持宁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幼儿园的时候,爸爸就给宁宁买了一架电子琴。那个时候爸爸问宁宁:“喜欢弹琴吗?想学吗?”宁宁点点头。于是,第二天,爸爸就给她买了这架电子琴。那段时间,宁宁放了学,回家就开始弹琴,每学会弹奏一曲,就一定要给下班回家的爸爸听。嗯,宁宁小时候就很认真,对于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现在,那架电子琴依然被珍藏在家中,那是宁宁的童年,那是爸爸对宁宁的爱和支持!

《回家的路还有多远?》-II长大了之后

-II长大了之后

天色渐渐亮了,她喜欢在火车上看日出,看太阳跳跃在切换的不同景色之中,忽而深沉的高山,忽而浓郁的树林,忽而富饶的田地,忽而荒凉的沙丘,似乎车子在与太阳嬉戏,看谁能赶超过谁。

宁宁总是喜欢一个人安静地思考,她遇到很多种类型的人,有的她喜欢,也有的让她心生厌恶,然而在一转念间,她突然意识到,世界上的人不可能千篇一律地都像她自己,我们应该感谢那些独树一帜,或者个性鲜明,或者不同价值观的人,因为有了他们,生活才会如此丰富多彩,他们就像是生活的调味品,嗯,是我们这类人的调味品,同时我们也是别类人的调味品。人看别人都是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都是用独特夸大的眼光。就像之前,她会觉得自己的生活,自己这样的人生才是精彩,可是,后来才意识到,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很精彩,只是不一样的精彩而已!从此,她的心态就很好,不卑不亢,很悠然自得。

中秋节那晚的月亮,那么亮,就像镶嵌在天空中的一颗夜明珠。宁宁站在外面仰望那颗夜明珠,然后用手试图轻轻地碰一下,但却是那么遥不可及。今年是将近10年来唯一一次与家人团聚共度中秋。小时候的宁宁,在外婆家过中秋,一边吃着月饼,一边望着那圆圆的亮亮的月亮,几个小孩子一起玩乐,似乎没有任何心事的,大人们呢?似乎总是有着无数的心事。十年之后,宁宁也变成大人了,才懂得了为什么那时的大人们心中怀揣如许多的秘密。

也是在那晚,宁宁遇见了曾经小时候的玩伴——外婆家邻居大哥哥永峰,听说他的婚礼就是中秋节的第二天。小时候,永峰哥哥经常带宁宁等几个小朋友一起去爬山、钓鱼、捉知了,还给他们讲故事。宁宁那时最喜欢听的就是永峰哥哥的传奇故事,她就那样搬个小板凳,然后每天定时的去听,几个小孩围绕一圈坐在这位大哥哥身边,听到惊险的时刻,不免都好奇极了,有趣的时候,就个个放怀大笑,是啊,那时候还小,感觉笑就是一个样子——哈哈大笑,放开了笑,无所顾忌地笑。渐渐大了,宁宁才知道,原来笑可以分这么多种:微笑、大笑、假笑、冷笑、阴笑、苦笑、奸笑……实在太多了,嗯,人之所以会感觉到累,也是因为人长大了学会了太多类型的笑了,所以才会觉得累!

永峰哥哥还是那样帅,甚至比之前还要帅气,帅气的笑容,帅气的个子,宁宁那晚看见他的那一刻,有一种时空交换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的样子,然而,这么帅气的大哥哥明天也要成为他人夫,而自己呢?继续孤独一人,漂泊。。。

一个美国朋友发短信祝宁宁中秋节快乐,宁宁在第二天的时候才回了一条,让他欣赏今晚的月亮。这位朋友很不解地问:“难道不应该是昨天吗?”宁宁在这头绞尽脑汁的用英文告诉他:“其实中国有句俗语叫‘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所以,真正赏月的应是今天。”朋友不无抱歉和认真地回复她:“嗯,看来是我搞错了!我又学到了一个新知识。”宁宁在这头欣慰的笑了。嗯,她就是这样一个认真的人,有时候认真的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像过斑马线,红灯的时候,周围的行人眼看没车,也就都穿过去了。唯独剩下她自己一个人傻傻地在等红灯变成绿灯,嗯,她还觉得自己做得很棒!

家乡的空气永远都是那样清新,天空也总是那般彻底的蓝,习习吹来的秋风带着些许凉意,纯净的阳光,远处的山峦以及一片片的大风车。宁宁喜欢的东西,都一定是纯粹的,不加任何修饰的。就像,她曾经见过一个有着完美无瑕皮肤的女孩,宁宁喜欢得不得了,她好想上去摸一下。宁宁喜欢的东西,也一定是最直接的,就像那条名叫“赛虎”的狗,那条狗从一开始就拼命对宁宁吠叫,可是,宁宁不惧怕,她用自己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条大狼狗,居然,吠叫声停止了。甚至,当宁宁喊它名字的时候,它居然还会嘲宁宁这头望望,甚至,还会听宁宁的口令,坐下或者趴下。宁宁也一直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征服力,但,这并不是宁宁想要的。宁宁也想成为一个柔弱的女子,想成为一个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小女子,可是,宁宁终究给别人一种坚强的外表,无论内心再苦,宁宁的脸上都会始终保持微笑,她也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让男人怜爱的小女人。

《回家的路还有多远?》-I离开的感觉

-I离开的感觉

夜里开往宁夏的火车内卧铺灯灭了,车子以均速在快速行驶,一晃一晃地,睡在下铺的宁宁,似乎在感受这种久违的感觉。嗯,好像是摇篮,小时候的她虽然被妈妈抱在怀里晃悠晃悠地,就是不肯睡觉。即便后来被放到摇篮里,摇啊摇,甚至妈妈还唱起了摇篮曲,“小宝贝,快快睡……”她还是不肯乖乖地入睡。其实,那个时候宁宁还没有能力告诉妈妈,她其实是不喜欢被摇晃着入睡,而是喜欢安静地,一动也不动的躺着,不需要外界的力量,累了自然就会睡着。这也是为什么,她喜欢自己的名字——宁宁!被人喊这个名字的时候,喜欢轻声的,在耳边呢喃的那种感觉,“宁宁”这会让她感觉很温暖。她特别喜欢这样一种感觉,似乎被人这样叫了,她就能又找到一种归属感,安全的。

回家了,只买了去程的票,却没有任何打算也不知道该继续回到这座城市,还是留在家乡的那边。半夜,他突然给宁宁打了电话,告诉她:他有些心神不宁,他害怕她就这样一去不返,离开了他,离开了这座城市,就再也没有回来。。。

宁宁在这头笑着告诉他:“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怎么舍得离开这座城市呢?”

挂完电话,她突然感慨这小子的第六感,她只不过是有这样离开的想法而已,只是当这样想着的时候,自己的心揪揪得疼,她也就放弃了。

她趴在卧铺上,拉开窗帘看深夜的路两边的景色,黑色弥漫在车厢,也流溢到了外面,这是漫无边际的黑色,这得浪费多少黑色的水粉或颜料啊,若这一景是一幅水粉画的话。每一次孤单的回家和离开,她都会有些不知所措,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可是,公司出差的时候,尽管也是她自己一个人,但她从来都是精神饱满地去了,精神疲惫的回来了。没有时间让她去感受那种孤独感,因为目的不一样;可是,每一次她独自一人旅行的时候,她也会很激动地去了,然后很满足地回来了,因为心情不一样,所以她不屑去感受一种无奈;然而,唯独她一个人回家的旅行,总有一种不确定感,这种不安全感其实是她对离开和告别的预感,因为每一次她离开家的时候,都会很想哭。

就像上次,在开往机场的车上,她用胳膊挽着妈妈的胳膊,然后头靠在妈妈的肩膀上,貌似若无其事的看着车窗外沿路的风景,内心则是汹涌澎湃着那种不忍和伤心,想到自己又一次的一个人踏上了离家的旅程,一个人又一次回到了那个庞大、冷漠没有亲人的城市,想到自己今后一个人的辛苦,更想到远远离开的家乡和父母,泪水便忍不住在眼睛里翻滚。

可是,她又害怕被妈妈看到,于是便假装困了,将眼睛藏在了妈妈的肩膀上,任泪水流下来,然后轻轻地渗进母亲厚厚的柔软的外套里,因为那样,母亲就根本感觉不到湿湿的。虽然声音有些沙哑,眼睛有些红,但她依然可以笑着跟妈妈撒谎说:“啊!好困啊,打哈欠,眼泪都流出来了。”然后自己再傻傻地笑几声。因为,若是她不够坚强哭出来的话,她知道母亲也一定会哭。就像那一次,那一次她真得控制不了自己的冲动,眼泪止不住地往外充溢,想转过身背对着告别的妈妈,可是,妈妈却意识到了,然后当母女俩对视的时候,她看到了妈妈眼中的泪水,于是再也控制不住的抱住妈妈了。那一次的告别很伤心,那一次让妈妈很担心,所以,她再也不想让妈妈看到自己流着泪水的眼睛。

这次依然如故,妈妈说:“一个人太累了,那就回来吧!”

可是,她却倔强地笑着说:“我还是喜欢留在那座城市!”

“嗯,妈妈支持你的决定,但是要记住,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许再瘦了!”

她笑着用手给妈妈敬了一个礼:“YesMadame!”

夏日里的冰块

今天,南京最高温度三十摄氏度,朋友来南京,已经好几天了,可是,就在今天要走的时候,才突然给我发了一条消息:“QQ上的泰山,已经来南京了,只是没有去找你,所以不算食言!”直道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QQ好友泰山,竟然是他——风。于是,突然之间,感觉伤心、失落,他在试探我。那次在QQ 上,他突然间和我说话,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他让我猜他是谁?我说我不记得了。他说想来南京看我,问我可以吗?我说可以。虽然我不能准确地记得他是谁,因为我真的很少上QQ,但是我还是答应他可以,因为我相信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我答应他。他问:“这么随便就可以了么?”我说:“是的,因为我相信你!”我问:“你为什么想见我?”他说:“没有为什么!”然而,这个时候,我把他想象成另外一个男生,曾经在火车上给我递过纸条的那个男孩。所以会有些激动和不安。
Continue reading

24小时

据说,从一个男人的背影可以看出他毫无掩饰的内心世界,于是,在候车室送他的那晚,我看见了他的背影,孤独、无奈,甚至有些颓废。

刚刚,我不小心触及了他的眼睛,红红的,充溢着一种叫做眼泪的液体,我抚摸着他的手,企图安慰:“回去好好工作,不要再无所事事下去了。”没有一句甜言蜜语,更没有一句承诺。
他问:“你爱我吗?”
“……”
我沉默了片刻,于是用右手在他的后背写了三个字。
我问:“感觉出来了吗?”
“没有。”
于是,我又写了一遍,很慢也很认真。
“我只认出中间一个字,你为什么不亲口告诉我?”他问。
我笑了,却依然缄默不语。

我习惯于沉默,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还有允许我沉默的时间与空间。
“你可以忘记我,忘记我们之间的24小时,忘记这24小时之中的一切。”我似乎自言自语。
“你与其他女孩不同。”他说。

我又笑了,依然沉默。

这个世界上,注定要与我们邂逅的人很多。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更无能为力让对方记住自己,无论你和他之间发生过什么。

那天,我看了他的网友给他的留言:“锐,你一定要记住我。”
于是,我选择了让他忘记我。因为每个人的心都有只能容纳一个人的空间。我也是,只是我的心依然空白。这颗心,我要留下来,给自己。

他走了,向我挥手,象是透明的,消失了。只留下一个麻木的我还呆滞在那里。我很庆幸,庆幸于自己没有流泪。雨停了,他走了,我笑了。回家的路上,我在策划着假期的旅程,一个人的旅程……

我的房间,不大,一台电脑,一张床,音响,洗手间,仅此而已。简单,却很杂乱,在我的意念中,从未有整洁。

推开房门,一片狼藉,打开音响,音量调到极大,我疯狂的跳着,累了,坐在地板上倒上一杯红酒。于是发了疯的野兽般的狂喊!泪水又一次的属于了我!

有一种感觉,窒息的接近死亡。注定这个世界上我永远孤独,孤独的来了,又孤独的离开。

24小时,我们做了三件事,拥抱,接吻,牵手。

回忆是可以遗忘的,它需要时间,有些人想忘记,但有些人却宁愿记住。记住是为了享受一种疼痛。

而我依然没有爱情,依然不懂,男人和女人,依然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依然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