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人性中的闪耀

《Titanic》,我欠你两张电影票,不,四张,哦不,六张,不,甚至更多。


你在1997年12月8日中国香港上映,在1998年04月03日中国大陆上映。那时候的我,正在为升入高中而奋战,在我印象中,除了小学初中学校组织的观影活动之外,我没有任何机会观看其他电影(电视除外)。步入了高中,在那个近似变态的高中生活中,能偶尔接触一两本小说就已经是胆大妄为了,别提什么电影欣赏了,现在想想,多羡慕现在的小朋友们,初中高中,谈个恋爱,电影院说走就走,甚至家常便饭,如此一来,他们可以接受多少新鲜的艺术血液甚至是一些人生启发和思考,比起我们那个年代确是万幸。

  所以一代人比一代人早熟、现实,也是有缘由的,因他们见识的早,见识的多,经历的早,经历的也多。绮纨之岁,邈如旷世,逾年历岁,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七十年代,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20世纪,上世纪,世纪末。不同的时代造就了不同时代的人。

所以,《Titanic》我错过了你的第一次,也就错过了一辈子,如果初中高中那会儿,就能够有幸一睹你的芳容,能够听到你所诉说的故事,能够体会你所要表达的人性,能够初识爱情的真谛,如果,如果那个时候能遇见你,该多好?我就不会在当时甚至连爱情观都没有形成,更没有形成人生观甚至价值观的雏形。

听到你的名字时,已经是上了大学。大学时有了机房,有了笔记本,学会下载电影,如此一来,便对电影疯狂的迷恋上了。国产电影不看,只看欧美日电影。爱情电影不看,只看伦理片。自诩思想比较深刻的我,对爱情片不屑一顾,自然,你就被我排斥在清单之外了。人对未知的东西总是无比的排斥和抗拒,但当了解到其中奥妙的时候,才会明白自己是有多么的傻。


大一的一个深夜,习惯睡前戴耳机的我,从张震讲鬼故事频道转到了一个英语学习频道,你的电影原声。当时广播的一个画面是Rose和Jack已经掉落海中,在深夜冰冷的海水中,在无数落海的求救声中,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Jack鼓励Rose活下去……

Rose:It’s getting quiet.

Jack:It’s going to take ’em a couple of minutes to get the boats organized…I don’t know about you, but I intend to write a strongly worded letter to the White Star Line about all this.

Rose:I love you,Jack.

Jack:No…Don’t you do that.Don’t say your goodbyes.Not yet.Do you understand me?

Rose:I’m so cold.

Jack:Listen Rose.You’re going to get out of here.You’re going to go on and you’re going to make lots of babies and you’re going to watch them grow and you’re going to die an old, an old lady, warm in your bed.Not here.Not this night.Not like this.Do you understand me.

Rose:I can’t feel my body.

Jack:Winning that ticket was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 to me.It brought me to you. And I’m thankful for that,Rose.I’m thankful.You must do me this honor.You must promise me that you will survive…that you won’t give up…no matter what happens…no matter how hopeless.Promise me now, Rose, and never let go of that promise.

Rose:I promise.

Jack:Never let go.

Rose:I will never let go,Jack.I’ll never let go.

原本听力不好的我,竟然把这段对话听得清清楚楚,那时那刻的我躺在宿舍上下铺的下铺,时间已过子时,裹在被窝里的我,甚至感受到了来自深夜无尽的黑暗,感受到了来自大西洋无情般的冷酷,眼角已不知何时淌下热泪,我听到了Jack颤抖的断断续续的声音,若是没有Jack的鼓励和爱,Rose何来的求生意念。

我从未观看过你,然而,那副画面竟然在我脑海中形象生动的浮现了,那是一望无尽的黑和绝望,那是一片鬼哭狼嚎的求救,那是冰冷入髓的海水,我甚至看见了Jack发丝上的冰块。我从Rose冻得沙哑无法发声却近似声嘶力竭的喊着Jack,那是我听过的最安静的呐喊,无数声Jack换回来的却是沉默,Jack再也没有回应,他已经冻死了。直到救生艇回来搜救,听到Rose的口哨声,此时压在我胸口的巨石才震颤落下。Rose获救了,Jack永生了。

这算不算我第一次与你相识?

只是可惜,从此往后,我依然没有想要观看你的冲动,所谓何来,无从知晓。印象中,我只有一次观看了你,在参加了工作后,一次打发无聊中。


第二次,2012年4月10日,你的3D版本在中国大陆上映,当时的我正面临着生命转折的第一关,人生中的第一次离职,也是忽略了你。


第三次,2017年12月,是你20周年纪念版上映,那个时候我刚从欧洲回来,更是无暇顾及你。

你足足给了我三次机会,可是,我一次都没有抓住。如果说第一次是因为条件有限,那么第二次还有第三次,我是真真切切的错过了你。

基本上就算最经典的电影,在电影院公开回放也最多不超过一次,你给了我第三次机会,我还是错过了。这是不是就如同爱情一样?或是命运一样?如果没有抓住,那将终生错过。

今天2019年2月27日,我看完了自己人生中第二遍的你,我失声痛哭。我说过,《肖申克的救赎》,我几乎每年都会重温一遍,因为每次它都能告诉我,智慧和忍耐的重要性,即使在人生的绝望之渊,也不要忘记坚持,不要忘记希望。如今,我决定,你,《Titanic》我将每年观看你一次,每年。因为你让我重温了人性的温暖,人性中有那如同星星般耀眼的品格;因为你让我终于懂得了到底什么才是高贵的爱情品格,懂得了为了爱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奋不顾身;因为你展现了我们生活中日渐消失的光亮;因为你讲述了面对死亡时人性的种种。

卡梅隆几乎完整的而尊重事实的展现了这一历史真实事件。你在电影中看见的每一个细节之处的感人,都有着真实的历史事实。比如(以下引用维基百科):

Edward John Smith,泰坦尼克号船长,1850年1月27日生于英格兰特伦特河畔斯托克汉雷,1912年4月15日死于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享寿62岁。史密斯计划在退休之前将泰坦尼克号作为他的最后一次航行。他的最终命运并不明确,因为目击他死亡的证词存在矛盾。一种说法是他进入舰桥操舵室,并在那里抓着舵轮任由海水淹死。另一种说法是史密斯在舰桥被海水吞没之前跳入水中,随后葬身大海,可能在B折叠艇附近。

Joseph Bruce Ismay 泰坦尼克号船东,1862年12月12日生于英格兰兰开夏郡克罗斯比,1937年10月17日死于英格兰伦敦梅费尔,享寿74岁。电影将他描写为一个富有、无知的上层阶级人物。并且他利用自己作为白星航运董事长的职位唆使船长全速前进,试图提前到达纽约来搏取各大报章版面,向观众暗示他要为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负上最大责任。虽然这一行动出现在流行文化对泰坦尼克号灾难的描绘中,但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支持。因为实际上,伊斯梅追求的是奢华和规模,而不是打破航速纪录。碰撞发生后,他努力去理解他的“不沉之船”注定要失败了。生还者杰克·赛耶证实伊斯梅一直在协助乘客登上C折叠艇,直到附近没有任何人之后,自己也坐进去。当泰坦尼克号在沉没的最后时刻前,他转头过去,没有看见船是如何沉入北大西洋。由于他逃生时许多妇女和儿童都还在船上,因此几乎受到全世界的谴责,并经常被流行文化描绘成一个恶棍。

Harold Godfrey Lowe 泰坦尼克号五副,1882年11月21日生于北威尔士,泰坦尼克号沉船后,受命担任14号救生艇的指挥官,他在下水过程中曾对空鸣枪三次,以控制人群、避免造成伤害。沉船后,他集合了10号、12号、14号和D折叠艇,将座位清空后回到沉船现场搜救,是第二个将救生艇划回去拯救落海者的人,但他们只能看到“上百具穿着救生衣的尸体”,最终救起4名男子。电影中唯一的改编是他解救了女主角露丝。1944年死于北威尔士康威自治市,享寿62岁。

Margaret Brown 泰坦尼克号头等舱乘客,1867年7月18日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其先生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开采到金矿,成为露丝母亲所说的暴发户(新贵族),在法国瑟堡登上泰坦尼克号。她对男主角杰克很友好,曾教导他很多上流社交圈上的知识及礼仪,使他不致于在晚餐上出丑。尽管玛格丽特·布朗是一个真实人物,但卡梅隆决定不描写她的真实事迹,在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她在6号救生艇上要求众人划回去现场救人,并从反对她的舵手罗伯特·希琴斯手中抢走指挥权,历史学家因此称赞她为“永不沉没的莫莉·布朗”[34]。她后来在卡柏菲亚号上协助许多生还者找到纽约的亲友,并当选为生还者委员会主席。1932年10月26日于美国纽约逝世,享寿65岁。

Benjamin Guggenheim 泰坦尼克号头等舱乘客,1865年10月26日生于美国费城,古根海姆家族成员、矿业巨头。露丝在头等餐厅中向杰克介绍他背着妻子与其法国情妇在一起,妻儿则在家等候他。当在船尾救回露丝后,杰克于头等餐厅晚宴时,他称杰克为波希米亚人(bohemian)。1912年4月15日死于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享年47岁。现实中,多名生还者证实他不愿意穿救生衣,反而穿着晚礼服并和他的男仆喝着白兰地,下定决心要像个优雅的绅士赴死。

Isidor Straus 泰坦尼克号头等舱乘客,1845年2月6日生于巴伐利亚王国奥特贝格,1912年4月15日死于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享寿67岁。他是前任美国众议员和梅西百货的共同所有权者。在沉没期间,虽然海官提供了一艘救生艇上的座位让伊西多陪伴妻子逃生,但伊西多还是拒绝了:“我不会比其他人先走”。他的妻子艾达·斯特劳斯因此不愿逃生,选择与丈夫赴死。电影中,他们最后一次躺在床上互相拥抱,同时海水灌进他们的客房。

Wallace Henry Hartley 泰坦尼克号聘雇的音乐家之一,1878年6月2日生于英格兰科尔内,1912年4月15日死于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享年33岁。他是泰坦尼克号的乐队指挥和小提琴手,随着船只沉没,他与同事受船长命令演奏安抚乘客的音乐。随着最后的快速下沉,他带领乐队进行了最后一次表演〈与主更亲近〉

Thomas Roussel Byles 泰坦尼克号二等舱乘客,来自英格兰的神父,1912年4月15日死于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享年42岁。电影中,他在艉艛甲板为所有将会遇难的人祷告,在船剧烈倾斜时才一手抓着蒸气绞盘。现实中,他本来是要去美国纽约的布鲁克林区,为他的胞弟和未婚妻举行婚礼,船难发生后婚礼改在4月20日举行,那一天同时也举办了汤玛斯的葬礼。


卡梅隆说:“这是发生于真人的事件,人真的死了。在泰坦尼克号残骸旁边工作这么久,你会深深感受到它强烈的悲伤与不公平,它会带给你如此强烈的感觉”

是啊,你诉说的是如此强烈的悲伤和不公平。大西洋的波涛汹涌诉说着你的悲伤;马里亚纳海沟处至今仍有你的遗骸,你的呐喊是否也曾在这里激起一丝的惊涛骇浪;1500人的生命亡魂,是否还徘徊在这里,每一个日夜的哭嚎Help,Help,Help。

虽然曾经看到过一片文章是是泰坦尼克号是英美联合编造的一件事情,并非事实。但是,我还是宁肯相信这是事实,因为她展现了太多人类需要的宝贵品格,爱情,无私,责任,坚持,从容,使命等等。

P.S.:

此文章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我。

此文章已在简书上发表,https://www.jianshu.com/p/693eadaef4c5

 



anyShare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