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京大半日印象记

写于2016年2月3日 于南京/南京南火车站/南京-上海高铁上

昨晚发烧37.8,浑身酸痛,思想无法集中,没吃药,睡觉前,忍着疼痛暗示自己说:人一年最好发烧一两次,发一次烧就是自身免疫系统增强的表现,于是,我对自己的身体说:我相信你们可以战胜。于是,捂着被子一宿生了好多汗,半夜自己摸着湿漉漉的衣服,心里暗喜:真好,出了汗,明天就好多了。清晨六点起床,其实昨晚一宿大概也没怎么睡着。都到了火车站,竟然突然打退堂鼓不想去南京了,犹豫再三犹豫了半天,在最后的时刻,还是取了车票,头也不回的上了路。原本是办事的,但因无法把握成功率,所以只好安慰自己,南京一日游,可是关键值不值?心里还是不免犯嘀咕。
南京地铁:

南京的地铁现在也是多条线路了,想想我还在的那会儿,哪里还有地铁?有个朋友说。为什么离开之后,那个地方就会变好?我想说,那是因为你生活的是过去。任何人和事物,哪怕是一座城市都会不断的向前进,所以,与我们离开不离开没有必然的关系,他们自身的发展和前进才是绝对的。

南京公交车:

这次来南京,感觉南京变化好大。首先,一直以来公认的最野蛮的南京公交车,都变成了比亚迪纯电动公交车。司机开车也温柔了不少,估计是因着车的关系。

修路变少了,建设变少了,道路更加干净了。

南京人:

可是不变的是,南京人还是那样的热情,一个盲人想上公交车,司机没有注意到他是盲人,车上的好几个人一齐喊:师傅停下车,那个是盲人,让他上车。虽然师傅还是没有停下车,可能车子已经驶出站台的原因。

我的母校:

学校本部,硬件设施没有改变,那在电影《致青春》中出现的绿色帽子大礼堂,那绿色越发地浅淡,似乎是一位饱经风霜的长者,1902年的大礼堂,见证了100多年的岁月变迁,更见证了100多年间无数莘莘学子的容貌变幻。想想,那个时候还在大礼堂的舞台上表演舞蹈,那么稚嫩的美好的时光。

百度地图,竟有校园里的每一条小路的名字。路没变,路两旁的梧桐树一年一年的增长着年轮和枝桠,学校的大门还是一如既往的流露着朴实之风,不浮夸。当看到“止于至善”四个字时,内心涌动着很多感动甚至是激动不已。

偶遇一位老师,四十多岁的男老师,正在路边与一位中年女老师谈话,我回头看了几眼他,心里想了半天,不确定他教的是哪一科,犹豫了半天想了半天,也没上前打招呼,岁月变迁,他肯定不记得无数学生当中有这么一个我,而我竟然也忘记了他教的科目,只好带着心存仅剩的一丝丝感激默默走过。

梧桐树:

上午十时,走在珠江路、成贤街、北京东路上,走在东大校本部的路上,突然看清楚了南京冬天的梧桐树,诺大的空荡荡的枝干突兀着倔强的耸立着,枝丫上堆积着残雪,像极了雪白的短袖的棉袄,多么不合身呢,那梧桐树必定是老朽,却披着一件棉马甲,想想就觉得好笑也可爱。

老鸭粉丝汤:

一个朋友推荐瑞金路太平南路上的一家老鸭粉丝汤很好,而我原本打算是去吃湖南路步行街的老鸭粉丝汤,最后两个都没去,径自去了路对面的一家老鸭粉丝汤的小店。

坐在街角一家小小的鸭血粉丝汤店的角落,品尝一晚记忆中的南京鸭血粉丝,味道一如从前,总算味道没有变。是啊,总算没有变;庆幸,没有变。没有改变,真好。一切都变了,而如果记忆中的味道被你寻到了,就是一种幸福。就像前几天吃着朋友从北京带回来的果脯,是啊,就是我童年的味道。想起自己很小不点的时候,睡在姥姥家的热乎乎的炕上,吃着大姥姥从北京寄回来的各式各样的果脯和酒心巧克力。小时候,对甜美的食物总是抵制不住诱惑力。

朋友问我。这匆匆来又去的,值吗?我说,值!1000块都值,更别提才三百块。他说:那就好。

五台山先锋书店:

十年前那里是我最爱的书店,似乎那里是我心中的一方净土,逢人去南京必定推荐去先锋书店一阅。而今时,还有两小时不到的时间,从华侨路步行至五台山先锋书店,这条路曾经是大四下半年实习的日子每天骑单车必经的路,回想起那个白裙和长发飘飘的年代,那个骑着单车飞逝的女孩必定是心中饱含了无数的梦想,那是多么张扬跋扈的青春岁月,而如今的岁月只有两个字回应:呵呵。

先锋书店比之前更好了,2016年的许愿栏满满的悬挂着写满了几十米长的寄语的明信片,我试图读完所有的明信片,但发现终究是不大能够的。因为读着读着,一不小心就发现别人写出了自己的心声,自己的想念,自己的情感,便不知不觉有些要泪如泉涌的冲动了。

看到安妮宝贝的一些列的书,正和三毛一整套书并排着,心里又是一阵触动。大二之前对安妮宝贝的文字太过敏了,读完之后发誓再也不读了。果真把她的一系列读完之后就再也没碰。可是三毛的文字不一样,读罢还想读,读罢就上瘾,读着一种劲儿。

地铁上:

从珠江路去南京南的地铁上,一个小女孩的一只小羊掉在地上,我帮她捡起来,竟然发现我有一只跟她一模一样的小羊羔,那还是我高中毕业的时候,一个朋友送的。后来这个小女孩一直哭,她老爸怎么哄都不行,我就问她要不要吃饼干,可惜包里的大白兔奶糖都被我吃没了,她哭着说不要。我发现小孩子哭和长大了哭完全不一样,小孩子一直哭却可以一直正面回答你的问题,比如我问她:你看我包上是不是有很多小熊?她一边哭一边点头。我又问:那我的小熊跟你的小熊一样吗?她一边哭一边回答:不一样。我又问:你要不要吃饼干?她又一边哭一边回到:不要。可是长大了,只是哭却不肯回答不肯说话只是默默的哭,好像是全世界让她受了委屈,也好像是她不想理全世界了。

写到这里,虾米音乐在播放,万芳的《慢火车》。又是一首古老的充满甜蜜美好回忆的歌曲。真好,成为一个有回忆的人,也是一种满满的幸福。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