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

“谢谢你”用上海话来说是“虾虾侬”,陈奕迅那首歌讽刺了人生,“苦痛说了没人懂,爱人没有用,我一样很有用,我想什么没人懂,没有人歌颂,总有人被感动,不具名的演员不管有没有观众。”而她的生活一样如此,不起眼的她管不着有没有听众。

总有人在耳边对她嘀咕,一个人不能一辈子。那天深夜里,她对母亲说:为什么总是逼着我们去结婚?结婚有什么好?结婚了便多了一个人和你吵架,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想吵也吵不起来。结婚了便不自由了,想随时再回到你们身边,已经不可能了。结婚了,要面对一堆琐事,重复着你们过去的生活。难道,这就是婚姻的终极吗?只不过是为了重复别人走过的路!

此时的母亲并没有注意到她故意扭过头掉下的泪水,她明确知道自己不够快乐,她明确知道很多人现在都不快乐。以前,她曾以为自己与他人不一样,她很快乐,她坚持自己,她不放弃梦想,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都不同流合污,跟着自己的心走,大胆的向前走。如今,她沦落了,沦落与大多数人一样,不快乐,她甚至还以为自己只不过是暂时的,暂时的不快乐,心也只是暂时的迷失了方向,可在漫长时间的等待之后,才发现,心彻底迷失了,迷失了曾经对自己的坚持,曾经对自己的允诺,曾经对自己的信念!

早晨阳光明媚,却在本该阳光刺眼的正午十分,太阳陨落了。这是不是正像此时此刻的她,她的人生,原本该最美丽最绽放的时刻,却凋谢了。

整理邮件,看到仅剩下的为数不多与他来往的邮件,让她的内心痛了很多,邮件中有很多他分享给她的励志小短文,有那段时间他们一起创办工作室时的开会记录,有她让他在上班时间帮忙转换她无法识别的文件和图片,那时的他们,那么的积极,似乎做好了一切准备,准备迎接未来的风风雨雨,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风风雨雨并没有多少,却在漫长的习惯中背离了彼此。把他对自己的耐心,关心,爱情都视为理所当然并开始加法要求时,她开始自以为是了,自以为是的害了她,也害了他,更葬送了这段姻缘。

如今,当她如梦初醒恍然大悟的时候,一切早如同过眼云烟飘渺离去,可内心却总是隐隐约约有一种痛,这种痛,本以为随着时间的逝去会慢慢减弱,却不料变成了一种习惯深深刻在每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影子里,然后将这种痛和想念的影子在黄昏下拉得越来越长,直到撕裂在夜晚霓虹灯的光彩中,像燃放的烟火般,绽放在夜晚的天空。

每个人都有一段应该感谢的过去,每个人都有一个内心该深深感谢的人,每个人都有一段永远不会磨灭的回忆。

谢谢你,在我的生命里出现,并陪我走过那一段光辉岁月,那是青春的脚步,那是梦想的影子,那是对未来的期待。她想,无论如何,生命要继续,并不能虚度光阴!

误念

秋日夜晚的海风吹散了霓虹灯的梦幻,却将行人的想念吹成多米诺骨牌,一碰便是连锁的泪水,滴答滴答的跌落下来。

黄昏开车行驶在环海路上,海风被隔离在车窗玻璃之外,落日余辉撒向旁边的大海,也弥漫在大风车的转隙之间,他坚定不移的眼神并没有被这一切的美景所打动,反而无动于衷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他在想念一个人,那个人跟他成了左右手,却最后不得不分开,不是不爱了,而是太习惯了,日子过得平淡如水,年轻的人们便开始怀疑这不是爱情,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趁着年轻,觉得依然有大把的时间,却到最后发现时间和年轻都像是头发一般,越到最后掉的越多,越到最后白的越多,到了最后不是秃子就是白发苍苍。

夜的钢琴曲不断交替出现,如此美的风景,在此时此刻的他看来,太微不足道了。自今天的一个电话,得知她要结婚了,婚礼就在这座城市,但却没有邀请他,他不知道,她对他是否还有一丝丝的想念裹着回忆,或许,她对他依然是满心的想念,甚至在不经意之间脱口而出的是他的名字,可一切都过去了,习惯既然不能立刻抛弃,那就让时间慢慢磨平。

既然,她有了自己的归属,我是不是该满心的祝福她?他自问着。
不知不觉开到了他的家,刚推开门,两岁不到的孩子冲过来抱住他的腿:爸爸~爸爸~
他,温柔的抱起这个小宝贝,深深的亲了一口,然后走到厨房,跟正在厨房里洗菜的老婆,说了句:辛苦了!晚上吃什么好吃的?
老婆笑着说,至少有你喜欢吃的红烧基尾虾。

这一刻,他似乎已经完全不在意她结婚与否,与谁,在哪里,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眼前的宝贝小女儿和在厨房里劳作的老婆。家,有时候就是这样,两个人因着一种不算是爱的冲动结合在了一起,却在日后的点点滴滴中去寻找爱,酝酿爱,生成爱。

陪他们吃好饭,他借口说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处理,一个人把自己反锁在书房,拿起手机,翻着通讯录,目光停止在一个熟悉的号码上,该不该亲自问问她,过得好不好?该不该亲自送上祝福?目光就在这一刻变得冗长而躁动,却在漫长时间的犹豫之后,点上一只烟踏出书房来到了阳台上,抬头望向繁星点点的星空,那是银河,那是牛郎星,那边是织女星,这是曾经她教他识别的星座,却不料最后的结局竟是,同在海的这边,享受着同一片蓝天,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沐浴着同样温暖的阳光,却似隔着银河般而无法相见。

想着想着,一颗星突然坠落,在眼前一晃,竟好似眼泪滴落一般晶莹而温柔。他的心,还是如此柔软,曾以为不再会为任何人落泪。

爸爸~,孩子的呼唤声,重新把他揪回现实中,灭了烟,长叹一口气,转进屋内,亲吻了宝宝,和正在给宝宝讲故事的妻子……

他的生活与她的幸福毫无关联,尽管曾经也爱的死心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