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远去的家园——2012端午温州楠溪江自驾游

前言:

很少有机会在端午节的时候选择出游,而自驾游更是甚少,只因不想和一群人凑热闹,越是热闹的时候突然越想只是找个角落一个人呆着,然2012年端午节应ken、小号以及晖晖同学之邀请,共赴温州楠溪江去寻找远去的家园。

所谓远去的家园,无非大概是远离城市喧嚣,或是已渐渐隐没于纵横交错的高速高铁之中。

 

路上:

起初出发的路上并非一切顺利,高速上频频堵车,或是交通事故屡屡发生,让我们在这一路的忍耐、期盼和等待中度过。远处的风景历历在目,那层峦叠嶂郁郁葱葱的山脉,守候在高速的两旁,不偏不倚不卑不亢的注视着过往的车辆和我们这些人儿,似乎有话要说,可又怕我们听不懂,于是只好默默地默默地守候着。

 

林坑一夜

那一晚雨滴落了一夜,雨滴沿着古镇人家老木屋的房檐有节奏的落下,本一心想着,这声音或许会打破了古镇的安宁和黑夜的寂静,继而影响到我的睡眠,却不料想,睡得更香,旋律的稳定节奏的有序想必是让神经会慢慢慢下来的原因吧。

青石板路上布满了经年累月的青苔,趁着下雨的纵容,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些。一不小心,便会让行人脚底打滑,惊叫一声险些摔倒那是万幸,不幸的便是胳膊腿啊,都处处挂彩,也算是年轻了一把。

在这里碰见的大抵都是年轻人,85左右,90左右的,他们的冒险精神让我觉得愧疚。

晚上伴着雨声,在一顿土味美餐之后,便打着牌牌,听着音乐,吃着零食,美美的时光就这样悄悄溜走了。

第二日,分为两路,Ken和小号凌晨六点便出发看晨景,我和晖晖便继续睡各自的懒觉,睡到自然醒,到楼下吃一顿端午早餐,那红豆粽子和红糖黑米糕(有待考证,蒸出来的类似馒头,却比较黑,上面还撒上了红糖),很赞。

 

石桅岩——崖下瀑

吃完早餐,略施休息,便开车一路朝石桅岩,路上车子行得很慢,这次倒不是因为堵车,而是因为一路的风景让牵住了我们的目光,小号拿着新买的单反,不顾下雨的狂乱的拍着,我却躲在后面一排的座位上,淡然的只是欣赏着,很多风景,我们都知道,照片拍到的效果远不及用眼睛深刻地记下来,若是那一刻心灵刚好完美的合了拍,这便是在内心深处永远的感动。

 

下雨的日子,一切都是潮湿的,宾馆的被子也罢,枕头也罢,路面自是不用提,就连楠溪江的水面也是一涨再涨,淹没了那些竹筏和皮艇,淹没到一颗大树的懒腰处,走在清晨潮湿的柏油桥上,望着这一切算不上悲伤的景色,内心倒是安静的,这一路,我看过了很多人,听过了很多歌,领略了很多的风景,可是,我的心一直都是平静的,平静到只要一上车便能闭上眼睛睡得很沉很沉,倒不是没有精神,只是不想说话,不想思考,不想唱歌……

 

崖下瀑的景色,对我来说是一种遗憾,感冒引起的上呼吸道的不适,让我放弃了爬山。所以,这壮观的瀑布终究与我擦肩而过。

然,中午的烤全羊,晚上户外冒着被无数蚊子啃死的风险,享受得那顿土味,可后来才发现得不偿失,一条腿上20几个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两天奇痒难忍也就罢了,影响美观这可是让人无法忍受的……

 

芙蓉镇

谁都知道芙蓉镇与芙蓉姐姐毫无干系,但总是要开句玩笑说:去看看芙蓉姐姐的故乡!

芙蓉镇的历史源远流长,小小的古镇上,人们自得其乐,雨后的芙蓉镇倒像是被洗礼了一番,鸡鸭鹅到处闲庭阔步,由于清晨去的早,真不忍心嘻嘻哈哈打扰了这古镇的安宁。

 

后话

由于路上时间大概是7个小时左右,所以,逛完芙蓉镇便只能打道回府了。路上途径了杭州跨海大桥,很壮阔,赤橙黄绿青蓝紫色彩的交替,心情也像彩虹一样荡漾着。

这次的出行,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路上,但,也正是路上的这一切风景的变换才让这一路有所得,正如那句话所说:旅行的目的不是终点而是过程。

所以,我现在的旅行心情越来越多的并不是期待到达目的地终点的景色而只是安静的享受着旅程过程中的感觉和风景。

这次小长假,虽然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虽然,风景至于我所看过的风景也不是最绚烂的,但是却有一种含情脉脉的感觉,温润的,这一切还是因为南方的雨。

 

image

雨游湖南之长沙—衡山—凤凰—张家界

前言:

一直不懂,为什么当火车隆隆而响缓慢前进,坐在窗旁看着沿途的铁轨,或是交错,或是延伸至远方,这种静静的发呆竟然可以作为疗伤的一种手段。

但,这次我没失恋(已经没什么爱值得我去失去了),而是失业(当然也不算),凡是与失字有关的故事,都似乎是一种伤感。

只是,以前工作的时候觉得时间很不够用,总觉得要是有一天能够像现在这个样子有大把的时间或许我可以做出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然而,现在的我当真正拥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之后竟然没什么念想了,哪怕念想是有的,却总是没什么兴致去做。 就好比,这次旅行,竟然也是我与一好友临时一拍脑袋就真的去了,什么TM的攻略都没做,让之前每次都是攻略长攻略短的我,心里着实不踏实了一路。

湖南,为什么选择湖南,因为预算啊,毕竟没工作很多事情都是心里没底,原本我的打算是四川云南走一圈,但,念在另外一个同学的建议,我想,长沙也不错,南岳衡山应该也不赖,凤凰古城那么多人呼着喊着漂亮,必须得去,那我也就去去,更何况那里还有张家界啊,张家界的知名度应该更不是吹的,所以,这一趟应该走得很值吧!

于是,火车载着一路饥肠辘辘的我们,奔了近十四个小时,终于抵达了长沙。一夜未曾好好休息的我们竟然每人背着重二三十斤的登山包,开始挤着公交去橘子洲,又去了湖南大学,又去了岳麓山,还闲坐了爱晚亭,近看了岳麓书院。

雨游湖南之长沙

橘子洲

长沙两日中,一日大雨,早晨七点到了长沙火车站(坐上12路公交车便马不停蹄的奔向橘子洲。)

坐公交在我看来一直都是体验当地人们生活最好的方式,冒雨横跨湘江大桥,也是一种体验。

橘子洲头,给我的触动只如江水一样,不慷慨激昂却是温润的,可能一切都跟这淅淅沥沥的小雨一样,沿着湘江江岸走着走着,我们嬉笑着,摆弄着各种各样搞怪的姿势,努力调整气氛,不想被这雨影响了心情,也不想被身上负重的背包压垮了意志,更不想被这单调的景色磨平了我们的期待。

岳麓山-岳麓书院

岳麓山的美是一种原始的冲动,一种纯粹的展现,娇羞欲滴让人爱不释手。 (从橘子洲乘坐旅游3号线,便可直接来到湖南师大,湖大,便可一路上山至岳麓山。)

岳麓山的风貌被当地人保留的很好,很完整,也很生动。树木茂盛绿意葱葱,那种绿是娇脆欲滴的,可能是因这雨的洗礼吧,撑着伞边走着边欣赏这种纯粹的绿,竟然忘记了一夜的火车疲惫,和身上还未卸下的沉重包裹。

其中有一棵树,他的枝桠盘旋而上,撑开一片诺亚方舟,那棵树散发着神一样的力量,让人伫立跟前却举步而瞻仰。 沿着林间小石阶,轻步跨越,像是一只小鹿,活泼的跃动,这心情着实放松了下来。

衡山

衡山的美不知所在,一路梵音谷的溪水潺潺,寺庙的香火不断,一个人爬山的艰辛与苦楚,或许才构成了一幅孑然爬山图。

一个人爬山的滋味,从来我就不敢想象。现在看来,非得自己亲身验证了,方肯罢休。其中的坚持和斗争,若不与人分享,便只能一人内心纠结着。

从山脚就开始徒步上山,仅仅是梵音谷的3公里攀岩而上就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真的很累,空荡荡的山谷竟然就我一人在攀爬,有一种万物皆空的感觉,也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气概,但更多的是一种内心空旷孤独与寂寞。

步行上山的路全都是拾级而上,累得我多喘好几口气,也休息不过来。曾经多次在中途望着面前蜿蜒而上的台阶而望而却步想打退堂鼓,每一次又告诉自己再坚持走几步就到了。

个中辛苦自不再提,朋友说,记住这种艰难,记住战胜艰难的这种心态和毅力,以后的日子,便没什么再可怕的……

凤凰古镇

去年年末一口气去了上海周边的很多个水乡古镇,便有了水镇恐惧症了,生怕一模一样的青石板街,一模一样的白墙黑瓦。

雨中的凤凰细腻了很多,像是一个雨一样的男子,用他柔软的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拂过每一个匆匆过客的面颊。

白日的凤凰坦诚了很多,无需遮遮掩掩,竹木斑驳陆离也罢,沱江水漫跳岩也罢,苗族老人太过世俗也罢,都是不折不扣真的凤凰。

阳光下的凤凰,灿烂了很多,也烦躁了些。一一叫卖声,琳琅满目的小店,不仅留住了旅者的脚部和眼神,也留下了满满的荷包。

夜晚的凤凰,疯狂了太多,倒像是浓妆艳抹的女子,涂了烟熏妆,穿上了超短裙露背装,在吵闹的音乐下,开始晃动,身影灯光摇曳在沱江泥土色的水面上,土土的美艳。

张家界

张家界的三日,一日小雨,一日大雨,一日晴好的天气。这该是幸运的吧,让我有幸从各个角度欣赏了他的美。

小雨那日,路线金鞭溪——袁家界——天子山,似乎沿路烟雾缭绕,沿着金鞭溪一路走下去,倒是宁肯多低下头看着溪水和岩石,而不愿抬头看着掩埋在雨雾中的座座山峰。因为看了也徒劳,只是锻炼了我的想象力。倒是千里相会那里,看得清清楚楚。

大雨那日,狼狈太多,黄石寨的半路上,从头到脚被淋个湿透透的,无奈心情气氛全被这湿漉漉的不爽感给破坏了,无奈只好折回下山,毕竟这样上了山,也无非不是雨便是雾。

所幸,第三日,烟消云散,天气晴好,这也是怪了的事情,昨日还是如此倾盆大雨,今日便是万里晴空乌云,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层峦叠嶂的山峰终于揭去了批了多日的丝巾,开始露出真面目。

一路又是拾阶而上,仅仅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便登山了黄石寨的山顶,于是,开始绕大圈一路游览下来,曾有那么几刻,我们想将下午的火车改了行程,因太迷恋这风景,不想仓促而逃。

无奈,行程已定,只好贪婪的扫描这一切的美景,按下存储键,存在大脑的记忆空间里。

后话:

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奔波,终于从张家界抵达上海南站,从火车上一觉醒来,竟觉然一切恍如一场梦而已,只是这梦长了些,累了些,恍如一夜梦靥,每一个细节却真真切切. 这次的旅行札记与以往都不同,没详尽的路线描述,也没啰嗦的流水账,不过,关于攻略我还是要大概做下,以供驴友们参考,否则,很容易上当受骗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