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

周日去表弟家,他老人家生病了,虽然我也做不了什么,不过去看看倒也让我能稍微放心些。从我家去他家,地铁换公交基本上就要两个多少小时,让我不得再次感叹上海是如此之大,心中不免又多了些自豪。

 

一个人在上海,其实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生病,小病也就算了,生场大病又没个人在身边照顾着,即便是男孩子也觉得苦楚了些。当然,我真的做不了什么,也只是形式上的去看看而已。

 

周日这天,风很大,其实风从周六开始就很大了,我们说是不是跟海啸有关系。他是和别人合租的,房间不大,但是却井井有条,充满着艺术氛围。床头墙上挂着一片正方形的蜡染图案布,两根剑道杵在哪里,窗边墙上贴满了日文的五十音,衣柜上贴了一副自画像,床脚处放了一张床头柜,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十几本书,地板干净的犹如一面镜子,一个男孩子住这成样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在帮我处理一个文件的时候,我趁机看了他床头的那些书,竟然拿了这本韩寒的《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牛皮纸的封面,粗糙却泛着文学的气息,题记介绍了1988的由来,悬念很深,便一层一层引领着我探究这本小说。

 

关于韩寒,同龄人,不是嫉妒他却多少觉得他离自己很遥远。自打高中那会儿读了他在《新概念作文》的那篇文章,便觉得这个人很神圣。他在上海,我在威海,都在海岸线上,却也相聚了近1000公里,对于从未坐过火车从未出过远门的我来说,地理位置上的确很遥远。只是现在,虽然我人也在上海,貌似近了很多,却仍不在一个世界。

 

自从那篇刊登在《新概念作文》的文章开创了我对韩寒的认识,从此他就深刻的烙在了我的心上,当然,这之后他的任何一本书我都没有看过。那时的我想,都是同龄人,他的思想能比我深刻到哪里?

 

所以,这本书算是打开了我对韩寒认识的崭新一页,本想说这孩子,可后来才发现80后的这一代已经老了,正在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虽然我现在混得不咋地,不过我相信跟我同龄的人群中,不乏杰出有作为之人士,我依然为他们感到自豪和骄傲,比如韩寒。说他犀利,不为过。说他真实,不为过。说他直接,也太直接了吧。

 

书中的故事映射了现实,根本不是什么梦想照进现实,其实梦想本不存在,只是现实太现实。他的话,他对生活和人生的感悟跟我差不多(不是我有意提高我的档次和我的人生境界,虽然他的也不是那么高),所以总结而言:珍惜或者不珍惜,生命中的每个人都将离去;怀念或者不怀念,他们都在记忆里忽隐忽现;追求或者不追求,梦想都在那里熠熠发光;所以,我睡还是不睡,白天还是白天黑夜还是黑夜;我加班或者不加班,工作都在那里不减反增;我省钱还是不省钱,钱都不在自己的卡里而在别人的。

 

老规矩,有几句话还是得跟大家分享一下(通俗易懂却不乏深刻):

“这就是日复一日机械工作带给人们的恶果,它让人无一例外地忘记自己最初的理想”

“不要拿青蛙给现实改变自己找借口,温水是煮不了青蛙的”

“我们也只是在此一时里痛苦翻腾着,然后在彼一时里忘得干干净净。”



anyShare分享到:

6 thoughts on “《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

  1. 很欣赏你这样的人,是知性吧
    很欣赏韩寒
    “他的话,他对生活和人生的感悟跟我差不多(不是我有意提高我的档次和我的人生境界,虽然他的也不是那么高)。”
    事实上你们都要比我高一点点,呵呵

    ——某个80后

    回复回复
  2. Pingback: colorball 关于 《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 的评论 | 大蜀山

  3. Pingback: colorball 关于 《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 的评论 | 大蜀山 关于 《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 的评论 | 大蜀山

  4. Pingback: 一土 关于 《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 的评论 | 大蜀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