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自助游攻略——征集驴友中

时间:2011年4月22日-5月4日,往返时间6天+游玩时间9天,共15天。

交通:T164/T165火车从上海19:59出发2天后到拉萨20:45,拉萨嘎贡机场需1.5小时前往市区,从拉萨返回上海T166/T163 10:00发车两天后10:58到上海。

预算:RMB5000~6000

火车费:RMB1700;租车费:RMB2000;住宿费:RMB1500;餐费:RMB500;购物:500。

需带物品:

药物:红糖1包,肌苷,红景天,泡腾片,创可贴,止泻药(泻立停),消炎药,感冒药(白加黑),风油精,眼药水。

护理:太阳帽,墨镜,防晒霜,洗漱用品,梳子,镜子,湿纸巾,纸巾,润唇膏,护理用品。

食物:巧克力,奶糖,口香糖

衣服:羽绒服,薄绒裤,内衣,比较旧的袜子和内裤脏了可直接扔掉;登山鞋,拖鞋,鞋垫,手套,头巾,

其他:数码相机+单反+充电器,多准备些零钱(1毛钱)为乞讨者,带些小礼物(笔)送给当地小孩,手电筒,旅行保温水壶,手机,贴身腰包放钱以及证件(身份证+边防证),雨伞,瑞士军刀,笔记本,笔,别针,塑料袋,防潮袋,地图+包,足够的现金5000。

 

行程安排:

第1天:去程火车。

第2天:去程火车。

第3天:去程火车。

第4天——第5天

第4天:

拉萨博物馆(免费录音导游),罗布林卡,坐3路车去哲蚌寺,楚布寺,甘丹寺,买布达拉宫的门票。

第5天:

布达拉宫——大昭寺——小昭寺——八角街(1-2小时看看,探探价,等回来再买纪念品)

第6天——第10天

第6天:

拉萨——日喀则(羊卓雍湖,卡若拉山冰川,扎什伦布寺)

第7天:

日喀则——珠峰(天气好的话可以看日落和日出,珠峰大本营C1-C2露营一晚,注意一定要找可以进珠峰大本营权限的司机,需要边防证)

第8天:

珠峰——日喀则(萨迦寺+绒布寺)

第9天

日喀则——纳木错(一定要爬上纳木错山,可俯瞰风景)

第10天:

纳木错——拉萨

第11天:

拉萨市内逛一圈,八角街买纪念品,去吃藏式西餐。

 第12天:返程火车

第13天:返程火车

第14天:返程火车(视情况当天上班)

友情提示:

温差较大,早上要多穿,热了就脱,凉了再穿上。

一定要多喝红糖水。

到达西藏当天不可以洗澡。

拉萨市海拔为3650米,所以刚到时务必要身体动作及说话缓慢,并一定要有3小时以上的卧床休息,如晚上有头痛,头晕,恶心等状况属于正常情况,不必担心,一般第二天即会改善。

从五月一日起布达拉宫限制游人游览时间为一小时,并且对何时进入和何时离开都有严格的规定,傍晚可到位于八角街中著名的 “玛吉阿米”餐厅享受美味藏式、西式大餐(相传那是六世达赖仓央加措定情的地方,而玛吉阿米正是他情人的名字),居高临下俯瞰大昭寺广场和八廓街的热闹街景, 或可去北京东路的藏式餐厅(Crazy Yak Salon)享用藏餐。

需要购置的物品:

藏饰,藏式布艺(小的15块,大的50块-80块),天珠(好的砍价到80块,差点的50块),哈达

需要提前准备的事情:

到工作地所在的公安局办理边防证,填写地点:定日。

进藏前一星期冲红糖水喝。

提前10天买火车票。

提前订好酒店。

如果已有4人成团,便可提前订好租车司机。若是不能4人成团,可以到西藏之后再找寻志同道合的驴友拼车。

 

大家如果有谁有兴趣,并且时间也合适可以在此报名。

北京走元宵

元宵节这日,恰巧在北京出差。开完一整天的市场会议后,几个同事便饶有兴致去闹花灯。我,Jacky以及一个从印度来的同事Vab,三人之行便来到了三里屯。

其实,三里屯并不是唯一的终点,路上一路烟花炮竹的燃放更是增添了浓厚的节日气氛。从下班时间一直至深夜两三点,持续不断地烟火爆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三里屯闹花灯

早听北京的同事说三里屯会有活动,好奇的我们倒是真想去看看。吸引我们的并不是那一条酒吧街,而是对面悬挂在树上的形状各异的花灯,有室内展也有室外展,大都围绕中国古老的神话以及吉祥成语为主题。

小时候的记忆又开始渐渐模糊地用上了心头,那时候还有踩高跷的高人,有画着通红通红嘴巴子的戴着大红花拿着扇子的女人,有带着摇摇晃晃头套的大头娃娃,这些都已经成了模糊地记忆。

 

暴走天安门

走完了三里屯,我们又想去前门看看,据说那里也有很多活动。车子在距离天安门一公里处堵住了,我们便下了车步行,随着夜色渐渐深入,天气也渐渐变冷,走到天安门,又从天安门走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我们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深深地鞠了躬。从人民英雄纪念碑继续前行了很久才到了前门,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好多人在叫卖冰糖葫芦,让我们都很想尝尝首都冰糖葫芦的味道,于是我们一人一支,放到嘴里微微酸带甜柔软的味道让我们大饱口福,在这样寒冷的冬日里,带着手套,吃着冰糖葫芦,说着笑着走在北京的大街上,让人找到了童年的感觉,节日总是可以给人带来很多乐趣、温馨和放松。

 

打车艰难

等我们觉得走累了,想回酒店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深夜11点半了,气温越来越冷,我们又从前门走到了天安门,一路上都没有打到车,我们站在路边等了半个小时才打到了Taxi,到了酒店都已经零点半了。 洗了澡,打了几个字,要睡觉了,第二天要开会,下午要去爬长城了。

 

继1月17号那次北京之行之后,这是2月16号的北京之行,都充满了无限的温暖和快乐。本来还想去80后的主题餐厅去体验下,只是时间不够,遂未如愿,不过下次有机会还是得去下的。

 

后话:

那天下午的爬长城,虽然也充满了无限的乐趣,只是因为本人身体不给力,有些冷场。至于这篇文章为什么这么晚才放上来,也是因为被遗忘在草稿堆里了。

《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

周日去表弟家,他老人家生病了,虽然我也做不了什么,不过去看看倒也让我能稍微放心些。从我家去他家,地铁换公交基本上就要两个多少小时,让我不得再次感叹上海是如此之大,心中不免又多了些自豪。

 

一个人在上海,其实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生病,小病也就算了,生场大病又没个人在身边照顾着,即便是男孩子也觉得苦楚了些。当然,我真的做不了什么,也只是形式上的去看看而已。

 

周日这天,风很大,其实风从周六开始就很大了,我们说是不是跟海啸有关系。他是和别人合租的,房间不大,但是却井井有条,充满着艺术氛围。床头墙上挂着一片正方形的蜡染图案布,两根剑道杵在哪里,窗边墙上贴满了日文的五十音,衣柜上贴了一副自画像,床脚处放了一张床头柜,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十几本书,地板干净的犹如一面镜子,一个男孩子住这成样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在帮我处理一个文件的时候,我趁机看了他床头的那些书,竟然拿了这本韩寒的《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牛皮纸的封面,粗糙却泛着文学的气息,题记介绍了1988的由来,悬念很深,便一层一层引领着我探究这本小说。

 

关于韩寒,同龄人,不是嫉妒他却多少觉得他离自己很遥远。自打高中那会儿读了他在《新概念作文》的那篇文章,便觉得这个人很神圣。他在上海,我在威海,都在海岸线上,却也相聚了近1000公里,对于从未坐过火车从未出过远门的我来说,地理位置上的确很遥远。只是现在,虽然我人也在上海,貌似近了很多,却仍不在一个世界。

 

自从那篇刊登在《新概念作文》的文章开创了我对韩寒的认识,从此他就深刻的烙在了我的心上,当然,这之后他的任何一本书我都没有看过。那时的我想,都是同龄人,他的思想能比我深刻到哪里?

 

所以,这本书算是打开了我对韩寒认识的崭新一页,本想说这孩子,可后来才发现80后的这一代已经老了,正在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虽然我现在混得不咋地,不过我相信跟我同龄的人群中,不乏杰出有作为之人士,我依然为他们感到自豪和骄傲,比如韩寒。说他犀利,不为过。说他真实,不为过。说他直接,也太直接了吧。

 

书中的故事映射了现实,根本不是什么梦想照进现实,其实梦想本不存在,只是现实太现实。他的话,他对生活和人生的感悟跟我差不多(不是我有意提高我的档次和我的人生境界,虽然他的也不是那么高),所以总结而言:珍惜或者不珍惜,生命中的每个人都将离去;怀念或者不怀念,他们都在记忆里忽隐忽现;追求或者不追求,梦想都在那里熠熠发光;所以,我睡还是不睡,白天还是白天黑夜还是黑夜;我加班或者不加班,工作都在那里不减反增;我省钱还是不省钱,钱都不在自己的卡里而在别人的。

 

老规矩,有几句话还是得跟大家分享一下(通俗易懂却不乏深刻):

“这就是日复一日机械工作带给人们的恶果,它让人无一例外地忘记自己最初的理想”

“不要拿青蛙给现实改变自己找借口,温水是煮不了青蛙的”

“我们也只是在此一时里痛苦翻腾着,然后在彼一时里忘得干干净净。”

站立的仰望 – by 渡心苑

感谢渡心苑的文字分享:

炎热的天气   如火般炙烤着肌肤   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着需要解放   需要凉气     周六的日子   是自由也是紧缚

晚饭后   站在宿舍大门口   仰望着天空    听说今晚会有雨  期盼着雨的到来   希望会缓解一下这恼人的天气和温度

仰望着   看乌云满布的天空偶尔会腾出一点点白色的底   一道闪电  划破头顶的天空  几秒钟之后   是轰轰的雷声滚过   天空 空旷   寂寞   偶尔一对鸟排着整齐的队飞向北方   我知道  中间的那只是这个家族里最体弱的   鸟尚且如此  可是   为什么  有的时候  人却做不到呢    叫不出名字    挥动着翅膀   优雅地飞翔    自由   辽阔   我没有鸟的翅膀  我不会飞翔   用思绪 追随着   追随着这自由坚强的灵魂   仰望着   多久没有如此肆无忌惮地仰望了   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目光和怀疑   只是仰望   在这喧嚣热闹的傍晚  在这人流流动的街道   我 一个人仰望着   斜倚在路边的栏杆旁   站立着   站立成寂寞的姿势    仰望  和天空交流    你可知道我的痛楚  你可知道我的无奈   你可知道我的忧伤  你一如既往的挂着 挂在我触摸不到的高处    我努力着  努力着想被你拥抱着  可是  我到不了你的地方     想象着   你那里是怎样的天堂      有着怎样善良的人们和美丽的天使   想象着  你的地方   没有疾病   没有忧伤   没有痛苦   你的那里  只有春天  只有百合   只有美好   一道闪电   透射着白色的光  划破居民楼角的天空   一滴雨    滴落在额头   凉凉的   勾起肌肤久违的感觉   我不是坚强的  不是的   就算这温度都可以让我投降  我不要这样的温度   发着狂   不顾一切想要冲出这禁锢

仰望着   这即将下雨的天空   依然是独立的姿势   依然是一个人漠然的守望   在别人眼中  站立成遥远的女子

雷声间隔着   闪电 时不时划破这孤独的天空   偶尔的麻雀 迅速地挥动着翅膀划过   不留一丝痕迹   高大的杨树在被各种线缆划隔的密集宿舍的上方    努力着摇摆着   宣泄着这许久的灰尘和冷漠    不知道在这样热闹的街道旁  每一天会有多少人注意它的存在    人们在乎的只是在这炎热的夏天它所留下来的阴凉吧

坐在地板上   敲打着键盘   想要努力记住一些什么   可往往是苍白的语言表达不出最确切的意思   窗外    天黑了  阵雨在几次的雷声和闪电中终于下了起来  打开房门和窗户   却没感觉到多少的凉意     细细的雨丝   在闪着路灯的地面上  不断地泛起细小的涟漪           前一刻还热闹的大街   这一会儿   寂静下来   看不到人们急匆或是悠闲地脚步   不理会  走廊里的人事噪杂    轻轻的音乐    让心绪平静着   窗子外面 是另一幢楼的窗户    看不到此时的天空   不再有雷声  也没有闪电   寂寞的天空在短暂的喧闹之后归复安静    路边的栏杆旁  没有我寂寞仰望天空的姿势    一切还是在炎热中  还是在无奈中   听着  听着悠扬的曲子    努力着  让自己找到一点点平衡    一点点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