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杯具的周末

2011年1月22号

周六的清晨发现开始全身酸痛,持续的低烧让我在床上躺了一天。

嗓子是哑了,拼命地试图发声,却挤出了自己都听不清楚的发音。

 

事先约好了房东10点来收房租,全身酸痛的让我没有任何力气跟房东寒暄几句,他老人家走了之后,我就继续回床上忍受着煎熬了。家里有没有感冒药也不太清楚,就知道自己拿了一包板蓝根泡了喝。继续躺下来,倒是出了一身汗,但依然感觉到皮肤下面的酸痛。

 

一天也没有吃些什么东西了,本以为自己几乎不太感冒,所以不用吃药也就可以好起来。不过这次看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后面继续吃了很多药,什么泰诺,什么柴胡冲剂,貌似都没有好转。在床上就这样躺了近48小时,除了因喝水太多要上厕所才起床了几次之外。

 

脑袋总是疼的,嗓子总是干的,嘴唇也是干得,咽口水的时候是干疼的,还会伴有咳嗽,咳嗽的时候明显感觉嗓子是被撕裂的,身体浑身上下都是酸痛的。

 

周日只吃了两根香蕉,早上喝了柴胡颗粒,貌似依然没什么用。然后中午吃了新康泰克,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知不觉自己的汗一如河水般淌了出来。迷迷糊糊听到新闻说英国甲型H1N1流感死亡一大195人,正担心如果自己继续持续发烧,尽管吃药都没有好转的话,是有必要去医院看看了。不过,这次感冒吃的药便是我二十几年来因感冒而吃药的数量总和还多了。

 

想想为什么这次感冒会这么严重,也是不在意外之中的。周五的时候,年终盘点仓库,搬来搬去,什么样本,礼品啊,自己倒是热的一身汗,然后便打开了门,到外面凉快去了。当时却是一时爽快,竟不料到晚上身体便跟我抗议了。感冒还真的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以后看来还是要小心了,切不可大意。用领导的一句话说:“年轻人,身体的重要性自不待言。”

 

周一勉强去了公司,不过下午还是撑不过,跑去医院,否则坐飞机被拦下来,就糟糕了。本来想象着去医院又是挂号排了长龙队伍,没想到竟然看见有“发热门急诊”,这倒是挺方便的。不过进去了之后倒觉得恐怖,先是让你测体温,测下来38度5之后,又要填些个人的联系方式,什么家庭地址啊,工作性质啊,联系方式啊等等。害得我,感觉自己即将被隔离。第一件事情便是先验血,感冒居然还要验血?可能我太少见多怪了吧,不过这一扎还真的是很疼的。后来医生给开了一种药,医生说并不排除甲型的可能性,40块钱一盒,居然里面只有两粒。说是一天一盒,吃三天再过来复查。看了说明书之后,才知道这药是可以主治甲型流感的,心不免又虚了起来。

 

不过这药还是挺管用的,大概吃了两天,烧也退了,不过整个人倒是咳嗽的更厉害了,感觉整个肺都被痰给糊上了,咳嗽倒是一只没有见好,回家之后,老妈每天都炖雪梨冰糖给我喝,喝了四五天,咳嗽也就好了。

 

这次感冒的经历让我知道以后切不可以无视或小瞧病毒性感冒,也愿大家都能够少感冒少生病。



anyShare分享到:

One thought on “记一个杯具的周末

  1. 早点看到你写的就好了,俺也因此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昨天不得不去医院挂水,现在烧退了,可也还咳嗽。

    回复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