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国之行 – Houston

前奏:

第一次, 独自一个人去了异国他乡;从最开始准备签证时的兴奋,到准备行李临时出发前的紧张,这种错综复杂的感觉彻底颠覆了之前种种美好的期待。

在机场候机室里,要了一份提拉米苏,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卡布奇诺的泡沫异常柔软丰富,手机快没电了,于是找了这家咖啡吧坐了下顺便给手机充点电。紧张的情绪稍微有些好转,毕竟真的是自己一个人的美国之行。还记得之前去瑞士也好韩国也罢都是多多少少有两三个同事一起的,所以在出租车上的我不免双手合十,希望上帝能够保佑我此次美国之行旅途一切顺利。

上海的天气又是阴雨蒙蒙,记得上次去瑞士的时候也是如此,Taxi行驶在大雨滂沱的路上, 溅起路上的水四处飞扬,我明显的感觉到此次之行的意义重大。而我也明显的感觉到这次的旅途会充满了无限美好的回忆,但愿如此。

飞机闲谈

登机之后,发现自己身边坐的不是帅小伙,左面一位93岁的老奶奶,右边是一位中年女性,我的罗曼蒂克之梦彻底破灭了。可是,与他们的交谈让我感觉到了比邂逅爱情还重要。

这位老奶奶被新民晚报做了特别报道,因为她是年龄最老的“瓦格纳”的粉丝,而《指环》在上海的再次隆重演出,她也作为特邀嘉宾奔赴上海。她对于那篇关 于她的报道毫无概念,于是我答应她帮她翻译成英文,然后给她发邮件。她从飞机刚起飞的两个小时内看了会儿书之后就一直在睡觉一直睡到飞机降落。很佩服这位老奶奶的毅力和精神,不知道自己能否活到这个年纪而且还是如此的有意义的人生。

右边的这位Madam在研究医学,细问之,才知道她在研究中医,在分析人体的阴阳,她也到很乐意解释给我听,只是我实在是从心底里佩服她的钻研精神,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我都无法去理解什么是太阴,而她却对此乐此不疲。她是一个医生,她为能够帮助他人减轻痛苦而感到快乐,她是一个很活跃也很乐观的人,我们讨论起了Balance,讨论起了生活的意义和自己的追求,突然发现,我好像在跟一个中国人在交谈,那种心有灵犀的感觉让我彻底忘记了我即将奔赴一个陌生的国度。她的名字叫Marina。我很感谢她这一路10几个小时的陪伴,让我少了很多紧张感,也让我充实了很多。

中转小插曲DSC05529s

美国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家,明明是同一航班的中转站,居然都要我们去行李提取处把行李提取出来,然后再安检再办理托运。刚下飞机跟我的左邻右舍告了别,从不晓得自己怎么如此之善谈,跟Marina的交谈让我一点都感觉不到是两个国度之间的交流而是一种很自然的感觉。下了飞机,就要办理出关手续,在飞机上填写了两张表格一张是报关清单一张是入境单,出关处会检查你的证件,会拍你的照片,也会需要你的指纹,当然他们也会很凶的问你很多问题。我的问题都还Ok,只是在他们Key In我的Passport的时候,电脑出现了一些故障,于是,我在这里被卡住了至少10分钟。

在行李提取处,也是等了老半天才发现我的那个大件行李,本来中转过程中只有2个小时的时间我还担心不太够,到最后蹒跚走到登机口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在洛杉矶机场等待飞往Houston的航班时,又遇见一个老太太,和她很友善的交谈了几句。也看到了一个美国大兵,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一个美国军人,穿着都洗了褪色有了些漂白的军装,目光炯炯有神,看到我也是很有礼貌的点头微笑。

登机小插曲

登机之后,在飞机上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来被告知全部

下飞机,因为飞机有故障无法正常起飞。于是我们全部返回了候机楼。

我们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被告知可以登机之后,大家又陆续的登了机。大家都以为这次一定可以成功,没想到最后飞机滑行了100米之后,又停了下来,很多乘客都一脸的无奈,大家只好再次拿起自己的行李离开了这架飞机。

我们被告知临时安排了另外一辆飞机,所以我们只好在登机口又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一次登机的时候,已经比预定起飞的时间晚了将近5个小时。

飞机上的冷气又开得十足,害得我从来不鼻炎的,结果鼻涕一直流,还不停地打喷嚏,大概是感冒了。膝关节也很疼,整个人下飞机的时候,眼睛都是睁不开的,而且差点就要晕过去了。从洛杉矶到休斯顿也要至少4个小时的航程,再加上耽误的5个多小时,再加上飞过来的

十几个小时,也就是说我将近一天都没有合过眼或者睡过觉了。

我是靠窗的位子,当时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妇,还有一个只有6个月大小的非常可爱的小孩,大大的眼睛,简直就是天使,他一看到我就不好意思的害羞的笑了。

她的母亲叫Jerry,Dad叫Jason,母亲自己开服装店,Jason在教堂工作。最后,Jerry送给了我一本精美的小圣经,真的很精美至极。Jerry很漂亮,Jason也很帅,这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儿和一个家庭啊。这简直就是我的梦想。他们都很友善和善谈,和他们告别了之后,我就坐上了来机场接我的专车。

到了喜来登酒店,我给司机了10美元小费。

出差的代价

晚上10点半check in的hotel,然后整理下要睡觉的时候大概也已经快12点钟了,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睡着,反正早上头脑异常清醒的时候是早上的6点钟,记得我跟Warren说过,28号进Office,本来想预留一天调整下时差,7点钟突然收到Warren的电话,他说大概在8点钟的时候来Pick up我,oh my god, 这就意味着我无法调整时差就要集中注意力投入到工作里。

快出门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卡找不到了,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无奈只好去前台重新补办一张,喜来登酒店离Houston 办公室大概只要20分钟的车程。早餐后来是我们抵达公司之后一起出去吃的,吃的是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就好像是面包里夹着一片火腿,一个煎鸡蛋,当然不是叫三明治啦。中餐在公司附近的一个餐厅吃的,我要了一盘色拉然后一个土豆饼,其实都没吃多少就吃不下了,真的是咽不下哦。结果不到两个小时我就饿了。晚饭跟一个从加州过来的同事一起去吃了墨西哥餐,味道还不错,最关键的是它是热的,可是我依然没吃多少就吃不下了。结果

导致的我半夜2点钟就又

饿了。

我果然不小心在飞机上得了流感,居然奇迹般的有了鼻炎,可想而知这一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头脑晕晕的,鼻子不停地发痒流鼻涕,眼睛视力越来越不佳,却还要集中精力去探讨诸多课题。Warren(Global Marketing Director,我老板的老板)倒是很Nice,当我回答或者提出一个关键问题的时候,他经常会对我竖起两根大拇指。

在这里第一天的的睡眠状况是这样的,晚上大概

8点多跟同事吃晚饭抵达酒店,洗了几件衣服,洗了澡,然后就觉得要晕倒了立刻躺在床上,结果发现自己发烧了,浑身烧得疼痛,脑袋很晕却怎么也睡不着觉。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梦见与我一起共进晚餐的同事,摸了摸我的脑袋然后说,你果然是发烧了。当然,奇怪的是这个同事一点都不帅,只是我需要一个稍微可以亲近点的人吧,可惜一个都不在身边。

就这样,没吃药裹紧了被子,嗓子异常疼痛,嘴唇也很干,脑袋突然清醒的时候看了看旁边的时钟,哇塞11点半了,不是吧?难道我错过了时间?我错过了开会?我没有守时在楼下等Pick up?结果等我认真一看时间是11:35 PM, 这意味着是我也只睡了2个小时不到,可是为什么我感觉自己睡了好久好久的样子,后来起来上个厕所,回来继续睡觉,也只睡到了凌晨的两点钟,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起来码字了这些。酒店的节目居然都是要点播的,一部电影大概要十几美金。网络也是需要钱的。


我发现,自己真的不适合在美国生活。

第二天DSC05539s

早上要7点半从Hotel出发,然后早上醒来的时候,脑袋疼的要死,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I hate this kind of life, I hate here. 用了十分钟吃好早饭,什么都没得吃,然后就跟从CA来的同事一起去office,结果8点钟就开始了Brain Storm,OMG.

中午又吃了一盘色拉,一份意大利面还不错,终于吃的干干净净,心满意足了。下午继续开会,我实在是吃不消了。晚上Team Dinner,Warren介绍了一家很棒的餐厅,的确很棒,环境很安静,每个桌子上都点了一个很精致的烛台,一眼望上去感觉是在是浪漫,可惜都是同事,他的太太也一起赴宴,吃完后在这里逛了5分钟,然后就跟同事一起回了酒店。在酒店大堂看到一个坐在沙发上等待的一个老外,他朝我点头笑笑,我也礼貌的回了一下,在我等电梯的时候,他突然跟我说话:很高兴认识你,现在时间还早,不如一起喝杯酒。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拒绝呢还是接受,因为以前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后来我就说了声,五分钟后见,我回到房间换了个包,拿了披肩到了楼下。于是我们就在酒店的一个Bar坐下,点了两瓶啤酒,开始了艰难的聊天。

原来他是意大利人住在米兰。今天晚上刚刚到的酒店,在这里只能呆两天然后就离开去俄罗斯。他一次都没有去过中国所以对中国非常感兴趣,于是我就给他讲了现在中国的情况,建议他有空的话去上海看看,我还可以招待下他,他也说如果有时间就去意大利,他也会带我逛逛的。还问我,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他们公司会组织一次team dinner, 问我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一起。我说,看情况吧,可能我们公司也会安排一些活动咯。后来,他由于体力不支,长时间的旅行导致的疲劳就跟我告辞了,而我也因为两天没有睡眠的原因,回到房间吃了今天同事给我的感冒药,就脑袋昏沉的睡着了,结果一觉就睡到了早上的5点半。后来迷迷糊糊又睡着了一直到7点钟的闹铃想起。

第三天:

DSC05705s

同样,7点45出发去公司,8点开始讨论,中午大家就叫了快餐进会议室,办公室秘书也为我们准备了大量的零食,Houston办公室的零食实在太多了,数不胜数啊,偌大的一个茶水间,然后布满咖啡机,饮料机,还有几大桶的饼干, 曲奇,坚果,然后还有好多储藏的巧克力,威化饼干,M&M的巧克力,等等。他们真是太幸福了,嫉妒死我了。但是,发现Houston这里的食物吧,要么淡然无味,要么咸的要死,甜点吧也是甜的要死。第三天,Warren要去休假,于是我抓住他临走前的最后15分钟跟他聊了一会。

晚上,另外一个很Nice的同事叫Floyd, 他推荐了另外一家吃Sea food的餐厅,果然不错。我点了一盘叫Lobster Seefood,里面有龙虾尾,有扇贝珍,有大虾,总之味道鲜美极了,而且做工特别讲究,哎,真是精致的哇!

吃饱喝饱就回去睡大觉了,结果倒是真得很香。

第四天:

DSC05493s

本来以为第四天会有点难度过,因为要跟一个看上去很厉害的男同事一起讨论接下来的工作,Alfred应该算是不太黑的黑人,他的英语非常的好,在他面前让我觉得有点无地自容。可是,没想到第四天居然度过的异常顺利,开心和美好。

上午讨论的内容,我们一对一一起过,最后制定了最终的修 改方案。

中午他、我还有另外一个同事Timo又一起去吃了两外一家Seafood餐厅,很喜欢里面的装修风格,很温馨。我点了Red Fish很是鲜美。

下午回来继续工作,关于展会的事情。他要我做一个海报的设计,oh my god,可想而知对我来说该有多难,上次北京成功的展览会只不过是我的主意,别人去设计的海报而已,这点我记得清清楚楚跟他们解释过了,但是他们还是觉得我做的很好,所以一直坚持让我做。

我真是赶鸭子上架,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我在那里捣鼓了半天,不是没软件啊就是序列号不对啊,反正就是一直捣鼓到快下班了,才把一个图片给抠出来。

Alfred说,实在不行晚上带回去加班吧,我们现在去吃饭。于是,他开车载我去了一个 非常漂亮的餐厅,环境异常优雅,窗外有喷泉,有高高的树,有花有草有鸟叫,而且我们很幸运的是居然没有预定并坐到了靠窗的位子,据说这个位子刚刚被取消了。哎,感觉有点像情侣,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有种甜甜的感觉,可能是因为Alfred的笑容吧,他的眼神眼睛那么漂亮,为什么我总是容易被一个人的眼睛所吸引呢?他的笑容有点甜,有点腼腆,更有点Man。哎,可惜我时而开心时而辛酸,只是因为人家都已经结婚了,自己还在这里美滋滋的不知道该干什么去。开玩笑啦!可是,不管怎样,我还是很喜欢他的笑容。

他答应,第二天11点处理好事情之后带我去Nasa去逛逛,我也异常开心。晚饭吃完后,他送我到酒店,然后我回去就开始了工作,继续捣鼓我的那张破海报一直捣鼓到凌晨1点,然后第二天等待他7点半过来Pick up我。

第五天:DSC05603s

由于昨晚有些没睡好,所以今天有些没精神,不管怎样,海报的初稿算是完成了,给他看了下,他也说很棒。于是,上午我就忙着一些细节处的修饰,比如填上文字内容等等。最后,我也竟然莫名其妙的把一张海报给捣鼓出来,并且还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天哪,看来事情都是得靠逼出来的,人的潜能还真的是无限大哇。

回国之后,我会争取一次去香港的培训机会,关于Adobe 软件的使用。也许吴平说得对,学会了这项技能就相当于自己多了一条谋生的道路,多了一项别人没有的技能。其实,学习这个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Alfred的鼓励吧,看他那么鼓励我,看他那么积极地为我争取去培训的机会,所以我不想辜负他的期望。

本来原定计划是能早点处理完工作的事情,我们就早点动身出发去Nasa,而原定计划是11点,结果,我处理到10点半OK一切结束,可是那个家伙Alfred居然一直关门在开电话会议,后来一直到12点半,我们才 开始动身出发去Nasa。Alfred真的是一个勤奋努力工作的好伙子,可能他的这种工作认真的精神也深深地触动了我,总之我从心底里真的有点喜欢他,当然是很纯真的喜欢啦!

12点半出发,没吃中饭,他就在麦当劳买了汉堡等,我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发现原来美国的麦当劳就像电影上演的那样,在堂外点餐,cool, 第一步对着一个点餐机说你想要什么,第二部,一个窗口一个服务员在收费,第三部,一个窗口一个服务员会把你点好的都递给你。所以,我拿着照相机拍了照片,酷极了。

接着我们就直奔Nasa了,Alfred帮我买了门票,虽然我不知道门票大概多少钱,但是我很感激他,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里我想,如果他去中国,我会热情的款待他,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唯一可以回报他的。NASA是一个非常大的太空城,刚进去,一个年纪稍大的工作人员很热情的建议我们先去坐小火车,后面说了句,you are very pretty girl.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对每个人都这么说,还是因为我真的很pretty .于是我开玩笑的问了Alfred,do you think so ? 结果他居然没把我气死的说:”you can marry that old guy Aha”

“I hate you Alfred.”

后来我们坐了游览的小火车,发现美国真的是一个科技发达的国家,那雄伟壮观的太空舱,那人类第一次登月的壮举,那么庞大的火箭,不禁让我感叹人类智慧的伟大,也从另一个方面感到人类是多么地渺小,为了自己的家园,为了自己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断的做出了那么大的努力和争取,有谁会知道这个宇宙中有这么一个地球,有这么一群人,不同肤色,讲着不同语言却很友好的在这个地球上相互依存着。

小火车载着大概一百多人开始在这个庞大的太空城中游览,我们去了几个研发中心,大多数都是有专人在讲解,全是非常流利的英文,我其实大概什么都没听懂。第一段结束后,Alfred问我,你听懂了多少,我觉得自己很脸红。一方面自己实在太累了,也不太想听他们讲什么;另一方面他们的英语的确太过流利;然后我捡了几条自己迷迷糊糊听懂的事情说了下,然后就没声音了。他也并没有要责怪我的意思。

就这样,我们逛完了这个偌大的太空城,时间看似也不早了,打道回府的路上,Alfred突然问:你不是想去看海的吗?我点头激动地说:是啊。我的确太喜欢大海了。于是,他试图载我去附近的海边看看,为此他差点迷了路和迷失了方向,不过最后我们终于到达了一个港湾,KEMAN,一个非常漂亮的港湾,有无数的私人游艇,面对着大海,看着翱翔的海鸥,世界突然很安静,能听到的是海鸥的叫声,以及坐在岸边人们的谈笑声。

这里的人们真的是太过健谈了,就连我在洗手间都能够碰到跟我一直聊天不停的人,这位夫人的女儿现在在北京工作,所以也难怪她看见我会觉得亲切了。他昨天答应我今天再也不会让我吃Sea food了,结果由于我实在太喜欢这里的环境,我想留在这里吃饭,而这里唯一的选择就是Sea food,所以今天是我来Houston 吃的又一顿Sea Food。Whatever, I like it.

我点了一杯Magrita, 那个那服务员居然问我,你达到21岁了吗?天哪,这是怎样的一个问题,我真的有那么年轻吗?于是我回道,Of Course. Alfred,居然在旁边笑着说,要不要check 下passport. 然后等那个服务员端上这杯酒的时候,她却再次confirm,我的年龄是否达到了21岁可以drink 的 年龄,后来我问Alfred,我真的看起来有那么young 吗?Alfred说是啊,你看起来真的实际年龄小太多,大概也就是20出头吧,My God, I can’t believe it. 后来我们不停地聊天,不停地说笑,没想到时间已经过了10点了。于是,我们只好离开了。

他载我回了酒店,在酒店门口用他那高大健硕的臂膀轻轻地抱了我一下,然后我们就互道晚安,各自打道回府。我若有失落的进了电梯进了房间。突然觉得的很没有安全感,身边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都没有,虽然明天还要跟另外一个同事夫妇俩一起逛街,shopping,可是一点激动地感觉都没有。心底的那种怅然,若有所失的感觉太强烈了,自己无能为力去控制些什么。可能因为明天之后又要离开吧,离开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真的有些残忍,不论是别人离开你还是你离开别人。

第六天,

DSC05633s

今天公司的另外一个同事Floyd答应开车来酒店接我去Shopping,并且完成一天的使命 。他和他的妻子一起过来,在上午10点钟的时候。我们先是开车去了Gallery, 那里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在那里我去逛了,Tiffany,Coach,Chanel,Gucci等等世界名牌,

当然那价钱也是顶级的。这个地方超级的贵,Floyd建议我,在这里看看而已,不要在这里买,然后他会带我去另外一个Shopping mall,那里会有很好的价格。Gallery真的很大,我们一直逛到了一点半,结果才逛了1/4,看来若是下次有机会我还是需要2天在这里逛了。

我们还没有吃中饭就直接奔赴另一个目的地,RICE大学,这是一所私立学校,学费异常之贵,学费大概一年50000美金,的确是挺贵的。但是,这里也很大,很漂亮,那

独具特色的建筑,那精致的图书馆,那粗壮的大树,还有那树下或者树上的松鼠,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了聪明的小松鼠,有一个小松鼠在我拿着相机拍它的时候,居然还摆起了Pose。校园真的太美了,好羡慕那些在学校里可以在图书馆一泡就是一整天的同学们,多 么嫉妒他们还有那么多可以挥洒和浪费的美好的青春时光,多么羡慕他们还可以稍微的做点坏事却有借口说自己还年轻,多么羡慕他们在这么美丽的校园享受着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而自己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羡慕

,嫉妒,怅然,无奈。。。美好的阳关,纯净的天空,红色的砖瓦,高大的建筑,神圣的校园,这里我留下了自己的脚步和声音以及笑容。不管怎样,我感受到了这里的美好,我会记住,用我的心。

大概下午2点多钟,我们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吃了饭,学校附近有很多漂亮的house, 我不停地拍了很多照片。这家餐厅也很漂亮,我们选择了靠窗 的位子,这是来这里第二顿不是Sea Food,除了第一天的墨西哥餐之外。享受了这顿美餐之后,我们奔赴另外一个Shoppin

g Mall去购物。

我的打算是,买一条Levis的牛仔裤,然后买倩碧的护肤品,然后再买香水,然后再买一个I-Pad。

结果,发现这里Levis的牛仔裤的款式都太古板了,或许太经典了,于是我没找到自己喜欢的,就只找到了一条结果还是大了一个Size。刚刚碰见一个很Nice 的Lady ,

她很热情的帮我,她帮我去其他的店铺不断的Check,按照我的要求:灰色的,窄腿裤。结果,帮我挑了6,7条。她将要去德州附近的一个美丽的海边去度假,大概7天。我们很友好的聊了很多。这里的人们都很友善,无论我走到哪里总是可以遇到这些很愿意帮助你,并且愿意和你聊天的人们。

我最后选了一条牛仔裤,还不错,也不贵,应该说相当便宜了。然后,我就去 倩碧专柜直接买了一系列的护肤品,比如水,洗面奶,卸妆油,黄油,我沐浴乳,body lotion, 还有他的Happy香水,不知怎么这次过来深刻的理解了Happy,什么才是Happy。我想,以后要是我有了小孩,我一定会给叫Ha ppy的。在这里有一个从香港来的阿姨,他在这里已经做了20多年的专柜员,能在这里讲到国语真的是令人很开心却也很奇怪的一种感觉,后来,还让她帮我免费化了妆,很女人哦,嘿嘿。Lerona 还帮我 拍了前后的对比照,嘿嘿,pretty cool.

后来我们又去逛了一家叫做,Bath & Body Works的店,哇塞棒极了,如果我在这里居住我一定会经常来这里购买这些美丽的芳香的令人愉悦的小家伙。我买了不多,因为没有太多的时间以及还要去买I_pad,还要去看Rodeo。冲进Apple的体验店,二话没说,就过去买了一个64G的I-Pad,699税后价大概在756。

时间已经接近8点了,他们还要赶回家去喂食他们的狗狗,一条大狗,纯种的拉布拉多,一条小狗,不记得品种了。到了他们的公寓,很温馨,我很喜欢。他的太太真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人,巴拿马人,真的很Nice,而且脾气超好。我太喜欢她了,她在美国的富士康公司里管理物流,手下有很多中国人,可是她不会讲。我没想到,原来富士康在美国的工厂居然那么大,这点完全超过了我的预料。

时间不早了,从他们家里赶去看Rodeo的路程大概要开1个小时,他们都还没有吃晚饭,一定饿了。而我虽然很想去看看Cowboy,但是我还是很有礼貌的建议直接去吃饭了,不要去看了,下次有机会也可以啊。

后来,他们带我去了非常有德州感觉的餐厅,我们点了牛排,等等。我也拍了很多照片。就在我感觉今天唯一的一个遗憾没有看到Cowboy的时候,一家四口来到了这家餐厅,父母以及两个超级帅气的小帅哥,这两个小帅哥分别带着Cowboy的帽子,酷毕了。当我们结束晚餐的时候,Floyd说,要不要我们试试跟他们合个影。本来我们还担心会遭到他们的拒绝,没想到,他们居然同意了。于是,我们拍了合影,我站在了两个小帅哥的中间,I like this feeling.花痴!好了,shopping,Eating,也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重要的是还跟超级帅的小Cowboy一起合了影,这一天算是很完美的一天了。

DSC05655s

第七天:

今天是我在Houston的最后一天,早上很懒的起床,于是就在床上赖到了10点多,然后起床慢慢的收拾行李。一件一件衣服的整理,一个一个小包装的打包,说不出的滋味,懒懒的有些淡淡的伤感,窗外的阳光又是如此纯粹的刺眼,下午5点的飞机,司机3点来酒店Pick up我, 于是我去前台申请了多呆三个小时的服务。回来之后看电影,一部叫Glass House的惊悚电影,然后觉得饿了,就出去酒店对面的Subway去买了薯片等吃的,拿回了酒店继续看电影。Houston的车速不是一般的快,这里不是行人的天堂,加上看了刚刚那个惊悚恐怖的电影,再加上这里似乎是Downtown,路边的野草丛生,不远处是一大片森森的树林,自己一个人在路上走着,有了刚刚那种惊悚的感觉。回到酒店把刚才的那部电影看完,然后就开始准备最后的检查了。

司机提前了10分钟到达了酒店外面等我,西装革履的,倒是我忘记夸一下他的Nice suit了。

到了机场Check In的时候,给了Check in那个人5块钱的消费,这次之行,光小费就给了不少哦

本来想问问能否免税的,结果发现不能,后来想想算了,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却觉得自己要有勇气和毅力继续向前。未来是好的,可是,我依然找不到那个属于我的Mr. Right.Whatever, 在机场里找了家餐厅坐了下来,码了这些文字,要出发了。

飞机又晚点了,这里的飞机跟国内的一样差,晚点也几经是家常便饭了,甚至长达4个小时的行程,却只提供饮料,若是想吃什么都是需要付费的。在等飞机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老太太,我看到她手上戴的手镯看上去很漂亮,于是我夸了下她,于是她特别开心跟我讲这是她丈夫给她买的,是他们一起迪拜的时候买的。而他们上周则刚刚从埃及旅游度假回来,她的丈夫在Houston工作所以,她要跑到Houston 来看他。

上了飞机,还在期待我的身边会坐下什么样的人,结果发现一个超级胖子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感叹原来这趟航班我是需要痛苦得煎熬了。谁知服务员让坐在我正前方的一个长了一副亚洲人面孔的男士坐到了这个胖子的座位上,让这个胖子得以一个人坐在前面有两个空位子地方。对于这位亚洲面孔的人,我并没有勇气跟他说中文,一段尴尬的时间过去了,他终于开口问我:你是中国人吗?他在美国工作,工作是在一艘油轮上做服务员,他刚刚感冒了,想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觉得在美国工作太累了。他不喜欢美国,我来这里这么多天也不是特别向往来这里生活。

飞机抵达了旧金山机场,接机的人也已经按时到了,很绅士的一位男士。从旧金山到RSM居然要一个小时10分钟的路程,如此之遥远。

看着车行驶在黑夜里,自己又在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存在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却也到了酒店。



anyShare分享到:

4 thoughts on “我的美国之行 – Houst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