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瓶 一世界

黑暗里 一个柔弱的女子 身着一件白色T-Shirt  胸前捧着一大束的百合 那一刻美美惊呆了 她多想把丽丽拥在怀中 这样的女子怎会没人爱 美美 不知所措 接过这捧百合 是生日的第一份礼物 美美心想 若自己是男子 一定会爱上丽丽 给她需要的怀抱 和结实的臂膀 只是 可惜美美不是 美美也还是需要别人的肩膀 一个肩膀 就是一个世界 男人的肩膀 是女人的世界

 

咖啡厅里 朦胧的灯光 两个女子 两张沙发 一壶养生茶 轻声细语 两张姣美的面容 两双纤细的手指 划过玻璃杯的边缘 吮吸着甜美的液体 美美累了 两条纤长的腿 放在长长的沙发上 温柔的灯光映射在丝滑纤长的双腿上 丽丽欣赏着 被一个女子欣赏 比被一个男子欣赏 更容易骄傲 女人的世界 不只是男人的肩膀 还有女人间的秘密世界

 

办公桌上 一台笔记本 一个电话机 若干文件夹 若干便利贴 一大杯水 一个小熊 一堆杂物 终日劳碌 抬头仰望 只见天花板和吊灯 左右顾盼 只见隔板和墙壁 这或许 也是 女人的一个世界 弥漫着 商场上的硝烟 虽不会 遍体鳞伤 却也伤痕累累

 

一个玻璃花瓶 半满的水 晶莹剔透 一条小鱼 在水里畅游 两只贝壳 侧翻着 是鱼儿的一个世界 两支葛藤 攀爬着露出几片嫩绿 一支百合 斜插倚靠在花瓶边缘 像是孤傲的女子 孤芳自赏 这 是女人的内心世界 追求着 真善美 追随着 自己的梦想 追求着 自己的幸福

6880128_5f936e600f

清晨的第一缕想念

 

是否曾有过 清晨睁开眼 第一个瞬间想念起的那个人 他|她是谁?

是否曾经 在某一个时刻 一个熟悉的动作 却感觉那个人还在?

是否曾经 在某一个场景 脑海中浮现的 是曾经的那些点滴?

是否曾有过 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张相似的面孔 却勾起你的心潮澎湃?

 

想念 2

 

要是 他还在 还在你的身边 该有多好?

陪你一起变老 见证你的成长 看你傻傻的笑 痴痴的流泪

陪你一起度过 每一个艰难时刻 他的怀抱 他的笑 还有他的坚强

陪你一起生活 品每一天不一样的你 赏你每一天变幻的容颜

 

想念1

 

吊兰四处蔓延 簇簇拥拥着 像极了你的想念

夏雨潺潺绵绵 淅淅沥沥的 像极了你的思绪

城市熙熙攘攘 繁华隐退的 像极了你的内心

 

清晨 伴随着 第一缕阳光 你的想念 也开始闪耀

这想念的光线 如此强大 你用尽 毕生的力量  

去想念一个人 却 不让他知道

 

想念你的天空

暖流

闭上眼睛

细细地品

品这柔柔的泡沫

这恰到好处的苦香

开始弥漫

从喉咙到胸腔再到四肢

就连发梢也轻盈飘香

泡沫淡淡的苦

与液体淡淡的甜

完美融合成这杯卡布奇诺

屏住呼吸

深深地醉

醉于这软软的触感

这恰到好处的温柔

开始遐想

那是一个人的唇

温柔的碰触吮吸

流入你身体里的

除却咖啡

还有

他的暖流

咖啡

摇摆的婚约 失落的爱情

近日 狂风大作 雷雨四起 这样的天气总是被美美赶上

德国和阿根廷对战 那天 美美和丽丽 跟一群不认识的十几个朋友 在迪顿酒吧 喝酒聊天玩筛子 那个身着桔黄色衣服的男子 总是有意让美美喝酒

虽然那只是 一杯的白兰地掺杂了一瓶的绿茶和一大罐的冰块 喝到嘴里连淡淡的酒精味都没有 只剩下涩涩的苦味

玩筛子谁输了 谁喝酒 男子说
却又加上一句 不能喝少喝点 这酒的后劲很大

美美笑笑 只是当要耍赖 不喝的时候 那男子却执意非喝不可
美美虽不是海量 却不会折服于这点点酒精的威力

球赛开始了 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 停止了嘴角的运动 将双眼的目光集中于对面那一块大屏幕 德国队身着黑色球衣 阿根廷队依然延续 那条条杠杠的蓝白

坐在对面一排的人们 阿根廷队的铁杆粉丝
坐在这一排的人 看好德国队

这场比赛 美美纠结 喜欢梅西 支持马拉多纳 却又对德国有赢的信心
最后 德国4:0战胜阿根廷 有人笑了 也有人哭了 坐在美美对面 一个胖胖的大男生 泪流满面 美美突然不知所措 眼眶也红了

凌晨1点半 大家散伙 谁也没有留谁的联系方式 刚下车 暴雨骤起 美美和丽丽在这滂沱的大雨中行进 心中自是五味杂陈 没男人的她们 自然懂得什么是苦涩 晚上 一张不大的双人床 她们俩 相互拥抱 共枕而眠

第二日的清晨 一杯黑咖入嘴 便带来了一日的清醒 整一日的充电 也充实了这本是空虚的一天

下课 地铁口出 又是雷电交加 大雨滂沱 撑着伞的小手 有些累了 雨滴环绕美美四周 竟把这小女子浇透 即便如此 小女子依然继续前行 光着脚丫 穿着球鞋 淌着路上的积水 像是又回到了童年

到家了 即便被淋湿 也无人问津 钻进卫生间 脱下滴水的连衣裙 打开淋浴 再湿得彻底一点吧

没人关心 美美 是否被淋湿 就像没人关心 美美 是否真正快乐一样 凌晨一点 辗转反侧 黑咖的余力 打开手机 给他发了条消息 很长

那首歌 萦绕耳畔 美美泪流满面

就算 全世界不要你 别怕 还有我来疼你

温暖的一句话 却湿了一个人的双眼

过往云烟 如同燃烧的香烟 化为灰烬 只剩味道 慢慢扩散 扩散 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处

孤独花

那是想念的味道

也是孤独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