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一次户外运动——环千岛湖骑车——准备

太太姑说:“跟我们一起去骑车吧!千岛湖”

千岛湖一直想去也一直没去,可是,要一天近100公里的骑行,不知道对第一次参加户外汽车的自己,身体能否吃得消。

昨晚去三夫户外俱乐部,开了碰头会交了活动费。活动费用400,没有自行车的外加租金50/天。

我对太太姑说:“哎呀,又是好多钱啊!”

太太姑告诉我:“呵呵,第一次我也和你一样,觉得舍不得。可是,等你过去了,你会发现带给你的快乐是无价的!”

呵呵,果然是我的太太姑。这么一句话,就把我说得心驰神往。

领队飞将说,那边可以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啊!哇,油菜花啊,这个季节最为壮观的景色了。每次只是坐火车的时候,瞥见路旁得一小片一小撮的金黄的油菜花,已经觉得很是兴奋了。也一直都想能够近距离的接触他们,或者看到更大更大的一片片油菜花,艳艳的黄坠在翠翠的油油的绿上。所以,更加向往中啊……

放心,一定会拍好多照片回来的,这相机也不是白修了的。摔了一下,拿到SONY那边修,250元。还好,在自己预算之中。image

关于骑车的一些准备,可以看下面的一些链接:

http://bbshtml.shangdu.com/20080924/01008002454/454-1.htm

http://hi.baidu.com/%D7%D4%D0%D0%B3%B51000/blog/item/6b31573e4bf952fd838b13da.html

呵呵,期待中,你们肯定也跟我一样吧。。。

春天来了,无论哪里都是大好春光无限美啊,所以大家也不要憋在家里啊,多出去走走吧。提前祝大家这个周末也很精彩哦。

近在咫尺

上午九点光景,太阳还迷迷糊糊地散发着让人昏昏欲睡的光芒。不是耀眼的那种,却迷离得让人睁不开眼。手机置于静音,没看到四个未接来电,陌生的号码,播过去却是熟悉却也久违的声音。

那个傻傻的妹妹,和她是高中三年形影不离的挚友,永远都记得走路时,她总会拽着我右手的小手指,拽得我喊了疼,才肯换左手来拽。

电话那头,第一句就是:“姐,我想你了!”这头的我,有些莫名。

是啊,好久没有联系了,她结婚快三年了吧,结婚了就应该有自己美满的幸福生活,作为一名高中英语老师,也有着稳定和令人羡慕的职业。所以,从她结婚的那一年以后,我们都很少联系。我也很少主动给她电话。因为,我觉得结了婚,有了疼她和照顾她的人,就不需要我了。而我呢?辛酸得有时候更不想电话她。就这样,当听到电话那头的一声“我想你了”,突然觉得自己近乎崩溃。

她问“姐,我觉得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我有预感。这种预感很强烈,所以我就特别想你。你,是生病了吗?”

我说:“是啊,一直在吃药,不过也调理得不错。没什么大碍,不就是甲亢嘛,吃药不就得了。”

“这个病,可不能生气,不能干体力活啊,而且一定要静养,我身边也有一个亲人得了这种病。”

“那好了吗?”我迫不及待地问。

“这个很难说好,一直得吃药,就是需要调养啊!姐,你怎么会生这个病呢?”她问。

“不知道啊,医生说了,工作的压力啊,精神的压力啊,心情不好啊等等都会引起吧!”我说。

“姐,我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在上海很不容易,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照顾好自己呢?”

突然,我听到她在电话那头伤心哭泣的声音,而这头的我,也终于按捺不住。可是我,却感觉到了幸福。

这个世界上,我想,除了父母会为自己漂泊在外的孩子担心流泪,不会再有一个人会因为担心你而伤心哭泣。所以啊,我说,这是个傻傻的妹妹,因为担心我,却在那边一直哭。

“姐,你到底在追求什么,你自己知道吗?”她问我。

是啊,我到底在这里追求的是什么呢?在这里守候的又是什么?

我问:“那你呢?你想要的呢?”

“我想要的,我现在都已经有啦!”她说。

“嗯,是啊!可是,我现在想要的也只不过是一个疼你爱你的人,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幸福的小家,将来可以有一个自己爱的孩子。还有什么别的奢求吗?”我说。

“姐,回来吧。你生病了,我还可以经常去看看你,可是,你现在离我那么远,我不能随时都去看你啊!”

“嗯!”

是啊,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是继续留在这个不定的上海,还是选择回到那个美丽的海滨小城,这两者的抉择到底有多难?

《命中注定我爱你》看完了,我在想,凭什么电视上电影上可以有那样的爱情,凭什么现实生活中不能有。既然,人们都期待和向往美好,可是,美好和幸福是那么的近在咫尺,我们却总是视而不见。

加油!一土!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原来你想要的也都在你身边。还有,要谢谢这个傻傻的妹妹,可是该怎么谢呢?恐怕只剩下感动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