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还有多远?》-II长大了之后

-II长大了之后

天色渐渐亮了,她喜欢在火车上看日出,看太阳跳跃在切换的不同景色之中,忽而深沉的高山,忽而浓郁的树林,忽而富饶的田地,忽而荒凉的沙丘,似乎车子在与太阳嬉戏,看谁能赶超过谁。

宁宁总是喜欢一个人安静地思考,她遇到很多种类型的人,有的她喜欢,也有的让她心生厌恶,然而在一转念间,她突然意识到,世界上的人不可能千篇一律地都像她自己,我们应该感谢那些独树一帜,或者个性鲜明,或者不同价值观的人,因为有了他们,生活才会如此丰富多彩,他们就像是生活的调味品,嗯,是我们这类人的调味品,同时我们也是别类人的调味品。人看别人都是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都是用独特夸大的眼光。就像之前,她会觉得自己的生活,自己这样的人生才是精彩,可是,后来才意识到,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很精彩,只是不一样的精彩而已!从此,她的心态就很好,不卑不亢,很悠然自得。

中秋节那晚的月亮,那么亮,就像镶嵌在天空中的一颗夜明珠。宁宁站在外面仰望那颗夜明珠,然后用手试图轻轻地碰一下,但却是那么遥不可及。今年是将近10年来唯一一次与家人团聚共度中秋。小时候的宁宁,在外婆家过中秋,一边吃着月饼,一边望着那圆圆的亮亮的月亮,几个小孩子一起玩乐,似乎没有任何心事的,大人们呢?似乎总是有着无数的心事。十年之后,宁宁也变成大人了,才懂得了为什么那时的大人们心中怀揣如许多的秘密。

也是在那晚,宁宁遇见了曾经小时候的玩伴——外婆家邻居大哥哥永峰,听说他的婚礼就是中秋节的第二天。小时候,永峰哥哥经常带宁宁等几个小朋友一起去爬山、钓鱼、捉知了,还给他们讲故事。宁宁那时最喜欢听的就是永峰哥哥的传奇故事,她就那样搬个小板凳,然后每天定时的去听,几个小孩围绕一圈坐在这位大哥哥身边,听到惊险的时刻,不免都好奇极了,有趣的时候,就个个放怀大笑,是啊,那时候还小,感觉笑就是一个样子——哈哈大笑,放开了笑,无所顾忌地笑。渐渐大了,宁宁才知道,原来笑可以分这么多种:微笑、大笑、假笑、冷笑、阴笑、苦笑、奸笑……实在太多了,嗯,人之所以会感觉到累,也是因为人长大了学会了太多类型的笑了,所以才会觉得累!

永峰哥哥还是那样帅,甚至比之前还要帅气,帅气的笑容,帅气的个子,宁宁那晚看见他的那一刻,有一种时空交换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的样子,然而,这么帅气的大哥哥明天也要成为他人夫,而自己呢?继续孤独一人,漂泊。。。

一个美国朋友发短信祝宁宁中秋节快乐,宁宁在第二天的时候才回了一条,让他欣赏今晚的月亮。这位朋友很不解地问:“难道不应该是昨天吗?”宁宁在这头绞尽脑汁的用英文告诉他:“其实中国有句俗语叫‘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所以,真正赏月的应是今天。”朋友不无抱歉和认真地回复她:“嗯,看来是我搞错了!我又学到了一个新知识。”宁宁在这头欣慰的笑了。嗯,她就是这样一个认真的人,有时候认真的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像过斑马线,红灯的时候,周围的行人眼看没车,也就都穿过去了。唯独剩下她自己一个人傻傻地在等红灯变成绿灯,嗯,她还觉得自己做得很棒!

家乡的空气永远都是那样清新,天空也总是那般彻底的蓝,习习吹来的秋风带着些许凉意,纯净的阳光,远处的山峦以及一片片的大风车。宁宁喜欢的东西,都一定是纯粹的,不加任何修饰的。就像,她曾经见过一个有着完美无瑕皮肤的女孩,宁宁喜欢得不得了,她好想上去摸一下。宁宁喜欢的东西,也一定是最直接的,就像那条名叫“赛虎”的狗,那条狗从一开始就拼命对宁宁吠叫,可是,宁宁不惧怕,她用自己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条大狼狗,居然,吠叫声停止了。甚至,当宁宁喊它名字的时候,它居然还会嘲宁宁这头望望,甚至,还会听宁宁的口令,坐下或者趴下。宁宁也一直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征服力,但,这并不是宁宁想要的。宁宁也想成为一个柔弱的女子,想成为一个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小女子,可是,宁宁终究给别人一种坚强的外表,无论内心再苦,宁宁的脸上都会始终保持微笑,她也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让男人怜爱的小女人。

《回家的路还有多远?》-I离开的感觉

-I离开的感觉

夜里开往宁夏的火车内卧铺灯灭了,车子以均速在快速行驶,一晃一晃地,睡在下铺的宁宁,似乎在感受这种久违的感觉。嗯,好像是摇篮,小时候的她虽然被妈妈抱在怀里晃悠晃悠地,就是不肯睡觉。即便后来被放到摇篮里,摇啊摇,甚至妈妈还唱起了摇篮曲,“小宝贝,快快睡……”她还是不肯乖乖地入睡。其实,那个时候宁宁还没有能力告诉妈妈,她其实是不喜欢被摇晃着入睡,而是喜欢安静地,一动也不动的躺着,不需要外界的力量,累了自然就会睡着。这也是为什么,她喜欢自己的名字——宁宁!被人喊这个名字的时候,喜欢轻声的,在耳边呢喃的那种感觉,“宁宁”这会让她感觉很温暖。她特别喜欢这样一种感觉,似乎被人这样叫了,她就能又找到一种归属感,安全的。

回家了,只买了去程的票,却没有任何打算也不知道该继续回到这座城市,还是留在家乡的那边。半夜,他突然给宁宁打了电话,告诉她:他有些心神不宁,他害怕她就这样一去不返,离开了他,离开了这座城市,就再也没有回来。。。

宁宁在这头笑着告诉他:“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怎么舍得离开这座城市呢?”

挂完电话,她突然感慨这小子的第六感,她只不过是有这样离开的想法而已,只是当这样想着的时候,自己的心揪揪得疼,她也就放弃了。

她趴在卧铺上,拉开窗帘看深夜的路两边的景色,黑色弥漫在车厢,也流溢到了外面,这是漫无边际的黑色,这得浪费多少黑色的水粉或颜料啊,若这一景是一幅水粉画的话。每一次孤单的回家和离开,她都会有些不知所措,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可是,公司出差的时候,尽管也是她自己一个人,但她从来都是精神饱满地去了,精神疲惫的回来了。没有时间让她去感受那种孤独感,因为目的不一样;可是,每一次她独自一人旅行的时候,她也会很激动地去了,然后很满足地回来了,因为心情不一样,所以她不屑去感受一种无奈;然而,唯独她一个人回家的旅行,总有一种不确定感,这种不安全感其实是她对离开和告别的预感,因为每一次她离开家的时候,都会很想哭。

就像上次,在开往机场的车上,她用胳膊挽着妈妈的胳膊,然后头靠在妈妈的肩膀上,貌似若无其事的看着车窗外沿路的风景,内心则是汹涌澎湃着那种不忍和伤心,想到自己又一次的一个人踏上了离家的旅程,一个人又一次回到了那个庞大、冷漠没有亲人的城市,想到自己今后一个人的辛苦,更想到远远离开的家乡和父母,泪水便忍不住在眼睛里翻滚。

可是,她又害怕被妈妈看到,于是便假装困了,将眼睛藏在了妈妈的肩膀上,任泪水流下来,然后轻轻地渗进母亲厚厚的柔软的外套里,因为那样,母亲就根本感觉不到湿湿的。虽然声音有些沙哑,眼睛有些红,但她依然可以笑着跟妈妈撒谎说:“啊!好困啊,打哈欠,眼泪都流出来了。”然后自己再傻傻地笑几声。因为,若是她不够坚强哭出来的话,她知道母亲也一定会哭。就像那一次,那一次她真得控制不了自己的冲动,眼泪止不住地往外充溢,想转过身背对着告别的妈妈,可是,妈妈却意识到了,然后当母女俩对视的时候,她看到了妈妈眼中的泪水,于是再也控制不住的抱住妈妈了。那一次的告别很伤心,那一次让妈妈很担心,所以,她再也不想让妈妈看到自己流着泪水的眼睛。

这次依然如故,妈妈说:“一个人太累了,那就回来吧!”

可是,她却倔强地笑着说:“我还是喜欢留在那座城市!”

“嗯,妈妈支持你的决定,但是要记住,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许再瘦了!”

她笑着用手给妈妈敬了一个礼:“YesMad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