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本杰明·巴顿奇事》想到的生与死

Benjamin 导演: David Fincher(大卫·芬奇)
编剧: Eric Roth / F. Scott Fitzgerald
主演: Cate Blanchett / Brad Pitt / Eric West / Tilda Swinton / Julia Ormond

官方网站: http://www.benjaminbutton.com/
上映年度: 2008
制片国家/地区: USA

 

寒假在家坐在写字台前,一点一点的看完。家人都在看电视。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最为感动的便是船长Mike在受枪击时临走前对Benjamin说的那句话:

You can be as mad as a mad dog at the way things went. You could swear, curse the fates, but when it comes to the end, you have to let go.

听完之后认真地想了想,这是一句很朴实却又深刺人心的话。我们每一个人对自己的死都是无能为力的,甚至对身边亲朋好友的离开更是束手无策。

最近一段时间的精神状态似乎也很恍惚,晚上经常做一些毫不相干的不着边际的不吉祥的梦。然后在醒来的时候,便开始胡思乱想。

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话说一个女子在家中跌倒之后便成了植物人,她的丈夫在医院居然拔了氧气管。然后不知怎得联想到了老年痴呆症,突然某一次在洗澡的时候,我就胡思乱想了,万一我的母亲在将来的某一天也患了老年痴呆症,该怎么办?想着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想着将来可能发生的这一刻,想着如此熟悉的一个人却突然无法认清自己是谁,想着哪怕你再多亲切的喊一声:“妈”,对方都无法应答,会是怎样的一种悲恸。(我知道这样胡思乱想,是该打的,可我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

有一天又做了奇怪的梦,晚上给家里打电话,母亲说:“你要是再不打,我就得给你打了。”

我忙急问:“是否家里有事?”

母亲说:“倒也没什么,只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母亲支支吾吾,不肯说。

我说:“没关系,你就告诉我吧”

我想,什么事我都可以接受,但我不想让母亲憋在心里不说。

然后母亲就告诉我,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死了,她哭得死很伤心。等她哭醒时方知是做梦,可是枕巾却也湿了一大片,眼睛里还噙着泪花。

我在电话这头说:“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然后又说了一大堆的安慰话,再告诉她,不要太想我,一有空我会回家看他们的。

然后,我在网上查了做这种梦的原因,大致都是因为对方太过思念造成的原因。

接下来的几天,我又在莫名其妙地恍惚着,万一我真的就突然的死去了。我能做什么?竟然发现当这个问题真地来临时,你所能做的竟然是把手头上正在做的事情做好,比如正在处理手头上的工作,或者在看书,或者在背单词等等。你所能做得竟是等待,安静地等待那一刻的到来,没有任何怨言的……

再然后,晚上下班时,走在只有灯光和车光的路上,又在想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右转弯的急速行驶的车辆撞倒。有时候这种感觉竟也很真切。

我将这种种归结于最近天气给人造成的压抑感,当然也有是自己很想念家人(虽然春节回来刚不到一个月)……

电影的结尾,Benjamin变成了一个婴儿躺在已经年过花甲的Daisy怀里时,一种人类的无知幻想被时间摧残的体无完肤。

我想大多数女孩子都希望自己能够永葆青春,或者越活越年轻,我曾经也是如此希望。如果人类所有的规律就如同Benjamin一样那也罢了,但若单单是你如此,那么这对深爱你的那个人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好在,时间永远不会停止它前进的步伐,这让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得不经常白日做梦。

《水手》是很老的一首歌了,自己还在初中的时候听得,那时候也熟唱于口,歌词竟也能全然记得,却从来没有注意到,歌词描写如此的贴近于生活,贴近于现实,贴近于在外打工者的心态。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的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过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anyShare分享到:

One thought on “由《本杰明·巴顿奇事》想到的生与死

  1. 或许一个人生活时,少了和别人用嘴巴说话,故心想的事就多了,我也是,一个人时总是胡思乱想—– 会想些自己无法接受的事—

    回复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