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难遇

暴雨初下:

凌晨五点半被外面的电闪雷鸣给震醒了,闪电越来越亮,雷声也越来越响,靐靐靐……

把另一个屋子的窗户关了是因为害怕房东再跑过来敲门,半随着阵阵雷声和道道闪电继续入睡,可是辗转反侧总是再难以沉睡下去。窗外的雨声如同万箭般射向地面,像这样的暴雨一般不会持续太久的。然而这次却太不一般了,暴雨没有间歇地下了整整三个小时。

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 八点半了,由于今天与一家广告公司约好了要去弄录像带,所以也只好出门了。

门口69路公交车的站台上已经排队等候了一百多号人,当时还纳闷今天公交车怎么还没来。等我打车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问题不是这么简单。莲花路在平时几乎是不会堵车的,即便是下了雨,可是今天汽车都寸步难行,堵得一塌糊涂。所以在这里打车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只好边走边注意有没有空车子经过。

交通瘫痪:

终于拦到了一辆车,刚上车,司机就说:“中环上全堵死了,我堵了两个小时。”

我说:“哦,原来都堵了!”

“不仅如此,我们当时是根本没办法走,只好小车都让大车先让公家车走!”他接着说:“行人根本没办法走路,积水都漫到了大腿根部,骑自行车的人都是车子全被淹没在积水中,只露出个身子。”

“……”我无语。

他接着描述他所见到的:“于是我们就负责让公交车帮忙把行人都度过积水深的地方,反正我们给公交车让路,公交车也给行人帮忙。”

我心想,这个时候最最需要的就是大家相互体谅和忍让。

我说要去长宁路,他说内环,中环和外环通通堵死了。我说:“帮帮忙,看看能不能绕绕也没关系!”

师傅说:“好的,那我就绕绕看吧!”

师傅打算走莲花路,我告诉他,莲花路很堵!

于是师傅走万源路,可是,从万源路到吴中路上又堵死了。师傅只好掉头。穿来穿去,每一条路都是堵得一塌糊涂!

从10点钟上车的,一直到一点,才在延安西路上,延安西路几乎是水泄不通,在饥饿和尿急的情况下,我终于忍无可忍下车选择了步行!

今天我有两个失策的地方,一是出门没有带伞(因为清晨下了很长时间的雨,心想不会再下了!)

二是出门没穿旅游鞋!就是这两个错误的决定让我寸步难行。

在公交车上听广播说,这次暴雨是上海百年难遇,似乎大家一听说是百年难遇,都谅解了也都理解了这次的交通瘫痪. 清障车告急,交警全部出动,报警声绵绵不断^

一直到一点,车子还是被堵在延安西路上,可是,肚子已经饿了,于是跟出租车师傅说,就在这里下了.此时计价器上的金额已经达到87块钱.平时也顶多20块钱,现在却已经翻了四倍了. 刚好旁边有一个酒店,在那里吃了饭, 顺便跟酒店借了把伞,吃完饭就步行了.

因为脚上还穿着高跟鞋,所以只好在路上经过的一家鞋店,买了一双今年最流行的那种带眼的塑胶鞋,走起路来轻快多了.于是,就沿着延安西路一只走下去,一只走到了兴义路.

在这一路上,看见了太多太多的车辆熄火而停在路上, 太多太多的人选择了步行, 趟着浑浊的积水,虽然积水已经少很多,但是依然会没过我的膝盖.这个时候,有一种人工的小三轮车似乎派上了用场,很多人吆喝着:五块钱一个人.然后托个人渡过积水较深的地方.

到了兴义路等了十几分钟的公交车,上了公交车,到了长宁路站,下来又步行了十分钟,终于到达了我今天的目的地.此时时间已经是16:30.我9:30从家里出门,一直到16:30 才到达长宁路.算算时间:七个小时.我到了那家公司,那设计员强子说,他的另一个同事用时6个小时从徐家汇到公司.

七个小时,足够我从上海飞回老家来个往返了,甚至把路上所有的时间都算上.

被堵在延安西路上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很恍惚,窗外依然下着雨,路上的车子一停一顿,鸣笛声不绝于耳.望着窗外一片瘫痪的景象,总觉得自己是局外人.

回忆南京:

这让我想起了,在南京的时候,2003年暑假的一场暴雨。

暑假我还留校,那天去一家韩国家庭做完家教,雨就已经下了很久了.同样也是,公交车抛锚,车上的乘客纷纷下车,以步代车,积水都已经没过了大腿,甚至快到屁股了.可是,那个时候我丝毫没有恐慌,而且路上的行人都没有恐慌.

我亲眼见到的:十几个人手牵手并成一排,行进在没过大腿根部的积水中.因为,水的阻力太大,人很容易摔倒或者不明积水中的障碍物很容易被绊倒,于是,大家就手牵手,一起并肩行走.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一起说笑,一起喊着口号!

这让我很感动!

今天,同样的暴雨发生在了上海,或许今天也有很多感人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六点半回到了公司,收发了几封邮件,写好了明天的工作安排,八点半从公司回家!

今天就这样过去了,在这百年难遇的一天里,体验了这百年难遇的暴雨,看到了交通瘫痪时人们的无助与急躁。人们似乎很难为百年难遇的暴雨,或者雪灾做任何防范工作而都只是为一时!



anyShare分享到:

2 thoughts on “百年难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