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截烟的诱惑

早上在站台等公交车,路面的水还没有结冰,证明温度还没有降到零度以下,不过据说南京昨天下雪了,近几年最大的一场雪,白茫茫的一片,让好多人都惊喜了一番。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虽说上海今日阳光充沛,可是,刺骨的阴湿的风还是可以穿透过人们一层层包裹的衣服而深入骨头,这就是所谓的湿冷,即便温度还不到零下,却足以让很多即便温度已经零下十几度的北方人也不堪忍受。

今天是周一,每个周一的交通势必都会拥挤的一塌糊涂,就像每个周五的晚上一样。平时站台上的寥寥几人,变成了今日的数十个人,我只好祈祷:但愿这些人都不是跟我挤一辆车的。

远远走来一个捡破烂的爷爷,扛着一根粗粗的杆子,杆子后面坠着一个足以把一个成年人装得下的一个大袋子,鼓鼓的,看样子装了不少东西。

爷爷一边走,一边用着最大的力气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声呐喊,好像在告诉别人,躲远点,别碰到了。于是,很多人也都顺势让了路。可是这费了好大劲从嗓子里挤出的声音,却也好似是一种发泄,旁若无人的。 我猜他是个哑巴。

爷爷慢慢地走近了我,然后把东西放在路边的一根电线杆旁边。我看着他把那根杆拿下了他的左肩,才发现,他左肩的肩膀上特地缝制了厚厚的垫肩,其实,也不尽然,显然是左肩的肩膀被磨破了,磨了很大很大的一个洞,然后就又被一层一层的补上了,补得厚厚的。

爷爷把东西放下来,显然是为了去捡路边的某一样东西。可是,我扫描了一下我眼前的路面,除了一个塑料一次性杯子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可以被认为有价值的,可以被捡起来的东西。我纳闷着。

thumb正在我纳闷的时候,爷爷走到了那条路边的冬青丛中,顺势用手捡了一个东西起来。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根还没有被熄灭的半截香烟。我想,爷爷捡起来该不会是怕这根火苗子引起什么大事故吧,我想,他大概很快就会把烟头给熄灭的;可是,他捡起来之后,拐了个弯,偷偷摸摸地在口袋旁边蹭了蹭,接着一转身,那半截烟就已经在他的嘴里继续燃烧着!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看见一些乞讨的人,一边嘴里抽着烟,一边沿路乞讨。每每看到这种人,我从来不会施舍,我总是在问:怎么都有钱买烟抽?

于是,今天我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的都只是半截烟,而不是一整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