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奥会专辑-6偶然的相遇(1)

偶然的相遇

安,一路伤感的回到了家。

路上一边听着“Color is blind”,一边强忍着自己眼中的泪水—明亮的,温暖的,感动的。她终于能够强烈的感受这首歌,爱无处不在,不分国界不分种族。

离别是热烈的拥抱和亲吻,一个又一个,和Egon 和 Veronika。

和他们的相遇是一个纯粹的偶然。

ouside-pudong-natatorium.JPG inside-pudong-natatorium.JPG

安报名参加了特奥会的志愿者,是作为语言翻译队伍的一员,小语种德语(安学德语仅仅只有半年,就硬着头皮报名了,心里难免有些忐忑不安)。
第一天的服务,没有太多的事情,也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安,觉得百无聊赖。于是,在第一天结束的晚上,安向上帝祷告:希望第二天的志愿者服务能够充实而有意义,希望自己能够真正发挥自己的作用,帮助别人,当然最好是能够服务到说德语的国家,比如德国和奥地利。

第二天七点半的报道,安迟到了一点点。签了名便急冲冲的去厕所。可是,安并没有找到厕所。回来问了Winnie,Winnie 告诉她在电梯的旁边。安理解错了,Winnie的意思是说,厕所在电梯的右侧的通道内。安理解成是在同一通道的厕所旁边。于是,安在电梯周围徘徊怎么也没有找到厕所。
正当安准备离开时,电梯门突然打开了,里面有一位外籍女士和一位坐着轮椅的男士,安顺手帮他们挡了一下电梯的门,因为那电梯没有感应功能。
于是,他们问安:哪里可以去看台,因为他们想要看比赛。他们是运动员的家属。于是,安就询问了相关负责人。左边的通道进去即可。安就帮忙推着轮椅走向左边的通道。一号门,是只有台阶的通道(大概二十几层)。

安问前台的志愿者:哪里有可以供残疾人专用的通道呢?
一志愿者答:二号门。
安满心欢喜的带着他们走向二号门,可是,令安惊呆了,二号门依然只有台阶。这下,不仅是安,甚至这两位外籍人士都惊呆了:仍是台阶?
安,无奈又跑回去问志愿者:可是,二号门也只有台阶。
一志愿者答:啊?不是吧!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服务的志愿者都能够对游泳馆里的情况了如指掌。

安又去寻找了一位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场馆负责人:请问哪里有专供残疾人用的通道呢?他们要去看台。
该负责人问:“他们是家属?”
“是的,”安答道。
“如果是家属的话,只有这里的通道!”
“可是,这里只有台阶,没办法推轮椅的,而且这个人又比较重!”安有点急。
“那我们也没办法!”这个负责人说。
“可是,难道之前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么?难道之前,就没有残疾人去看台么?你们的处理办法是什么呢?”安问。
“找几个人抬上去!”负责人说。
于是,安把负责人的回答跟两个外籍人士解说了一下,本以为他们会同意被抬上去。可是,眼前这位残疾的男士坚决不同意,他跟安解释说:“我不同意!如果是两三级台阶,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是这么多这么高的台阶!”
安以为他没有听懂安的解说,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我们可以找几个人把您抬上去!”
“No.NO.”他说,“It’s too dangerous!”

安一想,也是,即便找两三个人抬这么重的轮椅加上人,万一其中某一个人不小心滑倒了,都是很危险的。咱中国不是有句老话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我们不能排除这个危险发生的可能性。既然这样,只好再询其他办法,问题存在了总是需要解决的。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