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暴行二

19世纪20年代,港口城市上海变成了中国的经济中心,南京被誉为中华民国的首都。再一次成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1937年的南京拥有130万人口,是一个古老和现代完美结合的城市。

1937813日,日本开始轰炸上海和南京。发电站,政府大楼,教堂,医院和学校无一能够幸免。

 

数个世纪以来,日本的孩子被告知:日本天皇是世界上惟一的神,天皇注定要统治全世界。日本最流行的玩具是玩偶士兵,步枪,军炮,遁甲和军服。从儿童时代开始, 男孩子们被灌输成为武士的理想,真正的男人应该当兵,并且为效忠天皇而死,整个日本的教育系统变成了引导战争的工具。日本儿童接受的教育让他们相信,他们的天职就是为日本而战,并且征服中国。不光是儿童被灌输仇恨中国,所有日本国民都认为,天皇是神的儿子,日本国民的职责就是像机器人和士兵一样,无条件地服从和效忠于天皇。

 

1868年由日本天皇为首,全民信奉神道教,日本皇室发布诏令,武士道精神是国家的道德准则,由此武士道精神风靡全日本,达到了迷信的程度。战争被神圣化为是一种荣耀天皇的必要手段,为天皇而死被认为是最高荣誉,也是个人的光辉成就。为天皇而死,就是永生。崇拜太阳的神道教认为,只有天皇及其后代是代表上帝的形象,每一个日本男性都被教导:日本是上帝的国度, 天皇就是上帝,所有个人的生命及包括他们自己的生命都是毫无价值的。

 

“日本是一个神圣的国家,一个以天皇为中心的上帝之国。”——森喜朗(2000517日)日本首相。

 

“世界各国将会把我们天皇作为万国至高统帅而仰其鼻息。”——《田中奏折》(1927725日)

 

基于武士道军国主义和宗教信仰,以上帝的名义日本天皇注定要统治世界。

 

1927725日,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向日本天皇递交了所谓满蒙积极政策的秘密文件,也就是《田中奏折》,全面系统的阐述了军事侵略全世界的方针。也就是征服满洲里开始,然后占领中国, 接着是整个亚洲,印度,俄国,欧洲,最后占领全世界。

 

“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

“倘若中国被我国征服,所有其它亚洲国家必然会敬畏我国,并向我国投降”

“攫取整个中国,再利用中国的资源,征服印度,中亚以及欧洲。”

“战胜后的日本将把整个白种人的世界控制在天皇的统治之下。”——《田中奏折》(1927725日)

 

19377月日本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入侵。

1937813日,日本开始空袭上海和南京,日本的战机和海军轰炸民用目标,希望以恐怖的气氛让中国人屈服。

815日,中国国民党最高首领蒋介石发布了一项总动员命令,并任命自己为中国陆军海军总司令。几百万中国士兵被命令保卫上海,接着,中国士兵开始了和日军的战斗。

几个星期接着甚至好几个月,日军地轰炸民用目标,杀死了成千上万的无辜中国百姓,尽管配有先进的武器,日军不得不尴尬的承认:击退中国军队并迅速占领上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这样的形势下,日军扩大了空袭和从海上轰炸的范围,并又加强部队开始围攻上海,中国军队的防卫开始崩溃。

 

193711月,经过三个月的战斗,中国国民党军队战败了几乎每一次主要战役,损失了30万士兵,10位将领,终于决定撤离上海到南京重组部队。所有的投降和被捕的中国士兵,也就是成千上万的中国男子随后就被日军集中杀害。 

上海沦陷之后,东京的股市极度猛涨。

 

因战争胜利而狂热的日军,很快开始进军南京,一路上烧杀抢劫,损毁了不知多少村庄,日军防火焚烧城市和村庄残忍地杀害老板姓,强奸并折磨妇女。

 

“三光政策,我们被命令要做三点烧光,杀光,抢光”——东史郎,原日本兵。

 

松江被日军杀害的不剩一人,变成了鬼城。

 

1119日,苏州被日军占领,占领之后,接下来就是大屠杀。村庄被日军包围了,一到晚上就开始放火。日军枪毙每一个试图逃跑的人。不管是怀孕的母亲还是年轻的小女孩,所有的女性被强奸后,都被活活烧死。年轻的妇女或是有些姿色的妇女,就被标上标签成为俘虏,为进攻南京南京的士兵提供性服务,变成日军的性奴隶。几乎所有被俘虏的妇女,都遭到日军几百次的强奸然后被杀死。尸体被抛弃在开往南京的路边上。

在日军内部,有一个激励政策。每一个努力作战并杀死很多中国人的士兵,将会得到一个中国女人。

无锡,杭州,还有不计其数的城镇被日军洗劫一空。带孩子的母亲,小孩,老人,还有孕妇,或被砍头或被刺死或被活活烧死。日军把杀人,砍头当作是游戏,根本不看杀害的是无助的农妇,老人,还是小孩。

 

“今天我们进行杀人训练, 你们不能把中国人当人,而是一些比狗或猫还不如的东西”——小野中尉,原日本官

“我举起带刺刀的枪,慢慢向惊恐万状的中国人走去……他站在他自己挖的坑中,我将刺刀刺向惊呆了的中国人,一次又一次,直到他倒在坑里”——天岛,原日本兵

 

1937127日日本指挥官:“中尉以下进行杀100名中国人比赛”

“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正在他们的斩杀百人友谊赛中最后的阶段”

“星期天的比分:向井89人,野田78人”

19371231日:“刀劈百人超纪录,两少尉延长赛时。—向井106人,野田105人”

“到中午他们互相祝贺,野田:我的数字是105,你的呢?向井:106!他们俩人随后大笑”

不清楚谁先杀满100人,胜负难决,竞赛重新开始,以杀满150人为目标。

“向井的刀刃在杀人比赛中被损坏了。他说是把一个中国军人,从戴头盔的头到身躯,竖着劈成两半的缘故”

 

据统计,在日军从上海转移到南京的路上有30万市民被日军杀害。

 

“在去下关区的路上,我几乎是在尸体上开车,每天你必须在尸体上通过,他们甚至在我的梦中出现,我一个活人都没有看见,甚至在打的村庄里都没有。所有的东西都被烧毁了,所有的人都死了”——克里斯顿·克洛格 原纳粹党卫军成员,南京居民

 

就在上海沦陷的同时,日军对南京的空袭也大量增加,接连一百多天南京天天遭到空袭,大部分的炸弹投在非军事目标上,包括屋顶上有巨大红十字标记的南京中央医院。南京市的南城是整个城市人口密度最集中的地方,这里遭到了最多的空袭。空袭一般在早上九点钟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半。反空袭部队用德国产的高射炮不断反击日本飞机,有好几架日军被击毁坠落。

 

“每一次日本飞机被击中,尾部冒着黑烟落到地面时,中国人就拍手欢庆”——约翰·拉贝 原纳粹党卫军成员 南京居民

 

193711月末,数以万计的难民和九万斗志消沉的中国援兵同时进入了南京城,因为保卫上海一战,失去了大部分精兵强将,这些援兵很难称得上是精兵,相反都是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或者在枪口的逼迫下临时入伍的农夫。日军正在逼近南京城,中国军队开始奋起保卫南京。

 

193712月的第一周,在南京的郊外,中日军队展开了激战。尽管日军持续的轰炸杀死了大量的中国士兵,中国军队还是不断的进行猛烈的反击。并且在将近三天的时间内,暂时阻止了日军进入南京城。

 

1937122日日本裕仁天皇撤销了总司令松井石根的职务,并要皇叔朝相公卿王代替了他的职务,成为袭击南京城的总指挥。因此袭击南京的日本军队,完全是在天皇家族的直接指挥命令下,由此天皇家族也将得到摧毁中国首都的荣耀。朝相卿王是裕仁天皇的叔叔,这样他便有了超越任何将领的军事大权。朝相卿王想要利用他手中的权力恐吓中国和其它亚洲国家,向日本投降。

 

 

南京暴行

中文名称: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
英文名称:The Massacre of nanjing
别名:Rape of Nanking 南京梦魇
版本:美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
发行:2005-06-27
地区:美国
时长:77分钟
色彩:黑白,彩色
对白:中文解说
字幕:中文内嵌
官方网站:http://www.rapeofnanking.info/

影片属性:
Video: DIVX 480×320 29.97fps 919Kbps [Video 0]
Audio: MPEG Audio Layer 3 44100Hz stereo 128Kbps [Audio 1]

“世界上每个人都应该看这部电影.” –刘雯利 新浪网编辑
“发人深思, 令人震撼!” — <<世界日报>>

简  介:
  一部由美国电影人制作的反映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南京梦魇》最近在美国的加州、华盛顿州、纽约州等地试映50多场,每场几乎都是座无虚席,有时甚至连走廊、门口和窗外都站满了人。当看到屠刀下的中国平民的尸体堆积成山,被强奸后的中国妇女被开膛破肚,进行杀人比赛后的日本军官在疯狂地狞笑,许多人边看边流泪哭泣,电影结束后,礼堂里往往安静极了,很多人一时忘记离开。
  
其他介绍:
  这部纪录片的制片人是朗恩·乔瑟夫博士。他曾拍摄过纪录片《希特勒》,在电影界有一定名望。近日,乔瑟夫接受了《环球时报》记者的采访。谈到他的拍摄动机时,他说,25年前,他在一本书中看到了一段描写南京大屠杀的记述,感到无比震惊。他原本决定写一本记录南京大屠杀的书,为此他花了20年的时间收集零零星星的资料。正当他准备动手写书时,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问世了。他看后,自觉超不过张纯如,于是改变主意,决定拍一部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
  《南京梦魇》的制作前后筹备近10年,从2005年初正式开拍,从最初的120分钟版本到现在的77分钟版本,历经数十次修改。影片由乔瑟夫博士的电影工作室和一家美国公司共同制作完成,曾任中国中央电视台记者的吴海燕担任了中文版制片人和配音。影片制作所耗费的近十万美元全部来自于乔瑟夫自己的积蓄。电影评论人士认为,该片的图片资料之完整,史实之引人入胜,制作艺术之精良超越了以往任何一部同类主题的电影,而且这部电影通过一个美国人独立的视角来叙述史实,不代表任何社团、政党或国家的利益,所以更具有说服力和影响力。
  乔瑟夫说,令他感动的是,在一次试映后,许多美国华裔观众被深深地打动,他们纷纷慷慨解囊,少则捐500美元,多则捐1000美元。有位老人当场捐了1万美元。乔瑟夫说,他要把这些捐款用在影片的宣传和推广上,让更多的人能看到它。在洛杉矶中英文版分场试映式上,有好几位美国观众多次出席放映式,不仅观看英文版,还观看中文版,当被问及为什么观看那么多遍时,他们回答说,这是一部令他们的心灵产生震撼的电影,他们希望能够多和制片人交流,多了解这段历史。
  乔瑟夫说,影片试映取得了成功后,他将1万个拷贝销售或赠送给了有关人士,另将500个拷贝分发给了美国大报。制作组目前正计划制作该片的日文版,除了寻找日裔制片人,还打算请日本一名著名演员做配音。乔瑟夫说,日本有关人士已向他表示,将在明年夏天在日本放映该影片。最近,还有人向他预订了10万张该影片日语版的DVD,准备在日本免费赠送。《南京梦魇》也已经正式搬上互联网。

此影片为我从 google video 上面用代理下载的,因为国内无法访问 google video ,所以估计很多人看不到,发到这里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估计清晰度这已经是原版了,毕竟都是历史资料,没有那么高清晰度。

《中国青年报》专题报导如下:

[align=center][color=Red][size=5]让人类正视69年前的魔鬼 [/size][/color]
2006-12-27
实习生 潘晓凌 [/align]
 
    
    朗恩·约瑟夫博士忐忑不安地走到荧幕前。已经开始打片尾字幕了,但观众席上仍然鸦雀无声。约瑟夫仔细瞧了瞧前排观众,他们脸上的震惊,与20多年前自己脸上的,几乎一模一样,“可为什么没有其他反应呢?”约瑟夫有些紧张,“是不是这电影让他们感到不舒服?”

    半分钟后,字幕结束,全场突然炸开热烈的掌声。这个来自美国加州的心理医生终于松了口气,他的目光转移到吴海燕身上,这位坐在第一排的中国女助手也微笑地看着他,用劲地鼓掌。

    这是2005年南京大屠杀纪录片《南京梦魇》在美国首映时的情景。随后,制作人约瑟夫与助手吴海燕带着这部电影,先后在美国加州、纽约与华盛顿引发50余场震动。

    如今,在南京大屠杀过去69年后,他将《南京梦魇》中、英文版上传到网络,供网友免费下载,甚至还“鼓励盗版商盗版”。据Y ouT ube与google提供的数据,到目前为止,这部纪录片已被下载了100余万次。

    “哪部好莱坞电影有这样的传播率?”约瑟夫兴奋的声音从越洋电话里冲出来。

    纳粹眼中的恶魔

    “南京大屠杀不是噩梦的终结,而是一个开端,一个日本人企图征服亚洲乃至全世界的开端。”这个开端“有别于人类史上任何一场暴行”。在短短8周内,全天24小时,日本人在南京轮奸妇女,活埋居民,进行杀人比赛,用刺刀刺死老人、婴儿与孕妇,将活人推向火海烧死……南京陡然变成28万魂灵萦绕的地狱。

    看着眼前的一切,日本人竟然在敞怀大笑,像是一群“精神错乱的魔鬼”!随后,他们的魔爪还伸向菲律宾、美国、荷兰、英国、韩国与苏联,夺走上万条生命。

    南京大屠杀不仅仅是中国人的灾难,而且是一场全人类劫难的开始,它是日本人虐杀其他民族的“热身练习”。日本民族注定是这场人类受难史的施害者,其命运根源于国内的天皇统治……

    2005年3月,美国加州一个学术论坛上,约瑟夫博士发表了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演讲,并说自己正在制作一部纪录片,来展现这场暴行与暴行发生的原因。这番演讲让台下的吴海燕为之一震,演讲者思考南京大屠杀的视角是她“前所未闻”的。

    这个来美3年,刚获得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国际关系与亚太研究硕士文凭的中国留学生,此前是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在她印象中,南京大屠杀给她留下的印记几乎全是控诉。历史教科书与相关影视作品的内容、纪录片里幸存者的指证等等,总结起来就是“悲惨”与“仇恨”两个词,是日本对中国欠下的血债。从来没有人像这位演讲者,超越中日两国间具体的历史事件,而从全球与人类的视野来向她展示这场劫难。

    约瑟夫对这位中国女记者也充满兴趣。在演讲前一个月,他已开始按自己的思路,制作《南京梦魇》,同时打算做中文版本,争取片子能在中国的电视台播出。不久,约瑟夫与吴海燕达成了合作协议,将配乐搜索、中文翻译、配音的工作交给她。

    采访中,约瑟夫对此前媒体反复报道的“20年努力、10万美元投入”不愿赘述,相反,他强调自己“并非将所有心力投入于此(《南京梦魇》)”。这位毕业于芝加哥大学医学系的心理医生自称是个“贪婪的阅读者”与“二战史迷”,在他看来,二战是一场“善与恶的较量”,而他一直着迷于对恶之本源的探寻。2004年,他拍了《希特勒日记》,在美国几家电视台播放,收视率颇高。

    他说,自己对南京大屠杀的关注纯属偶然。上世纪80年代初,他无意中看到一本关于这场屠杀的史料,里面的文字与图片让他震惊,“天哪!日本人杀了人还笑得那么开心!”

    这位长年研究精神问题的专家对这个民族感到不可思议。残暴是战争中的常态,但再残暴的人,也很少像日本人这样,在杀人中获得巨大的快感。“怎么会有这样的民族,像是魔鬼附了身,集体陷入精神错乱的状态?”

    此后,约瑟夫开始收集南京大屠杀的史料,事实渐渐清晰起来。一次,他看到一份史料,发现就连纳粹也将日本人形容为“恶魔”。他开始明确地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可思议且“有别于其他所有暴行”的研究样本。

    全人类的劫难

    虽然约瑟夫事先声明,“做助手没有任何报酬”,但吴海燕仍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认为,除了对这位知识广博的美国人心存敬意外,“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责任感”也是重要的原因。

    除了翻译与配音,吴海燕还负责资料搜集工作。她曾建议约瑟夫到中国寻找史料与幸存者,但约瑟夫不喜欢采用历史与现今穿插的方式,认为这样会影响叙事的流畅与真实感。更重要的是,南京大屠杀的现存图片与影像资料主要存留于美、日两国。当时,中国战地记者不及日本的百分之一,且多集中在后方拍“宣传照”。

    约瑟夫介绍,纪录片的资料全部从美国档案馆、图书馆、日本人拍摄的影像及华裔作家张纯如的著作《南京大屠杀》中得来,此外,“没有受到中国任何一家研究机构的帮助”。

    吴海燕解释说,约瑟夫是在强调这部纪录片的客观、中立,这也是他本人对待这段历史的态度。有时候,他客观、中立得近于“冷酷”。在编辑影像时,那些尚滴着鲜血的头颅、被虐杀的妇女、被割掉的生殖器、烧焦的尸体,时常让吴海燕不忍看下去,她央求约瑟夫别用这么多极端残暴的史料,因为“不希望把自己的同胞表现得那么惨”。约瑟夫会很严肃地告诉她,不要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你做过记者,应该知道立场中立的重要性”。

    “可我无法违背自己的感情。”吴海燕说。在给日军奸杀中国妇女一段配旁白时,她得盯着画面,讲述中国女子如何被剥光衣服,手脚摊开,用铁镣固定在椅子上,供日军几百上千次地轮奸……这时她总是忍不住干呕,失声痛哭。每当情绪失控,她便跑出去,擦干泪水,平静下心情,才回去继续录音。

    如此反复了上百遍后,吴海燕一度患上抑郁症,频繁地做噩梦。约瑟夫知道后,给她做了心理治疗,对她做噩梦的原因“在科学层面上分析得很透彻”,但始终不提“民族感情问题”。只有在闲暇时,约瑟夫会指着电视上的车祸,对她开玩笑说,如果死的是日本人,你会很高兴吧。

    “约瑟夫其实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他是有意在提醒我,要客观、中立。”吴海燕说。

    中文版的配音进行到后期,吴海燕曾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将731细菌部队、日本在菲律宾等国杀害白人、包括美国人的暴行也放进影片,这不是离题了吗?

    “一点都不离题。”约瑟夫很高兴她提出这个问题,“南京大屠杀不是一次孤立的暴行,也不仅是中国人的劫难,而是全人类的。”

    为了揭示这场全人类受难史的原因,约瑟夫在片中放了两幅日本军人杀人后,仰头狂笑的画面。“杀人对于他们来说,是快乐而不是痛苦。日本人从小就被灌输‘天皇注定统治世界’的思想,他们在天皇面前,没有独立的人格,必须无条件效忠。征服其他民族,是他们的使命。他们从幼儿起就被调教成魔鬼,何来负罪感!”

    心理医生的答案

    这部77分钟的纪录片在制作上共花了6个月时间。约瑟夫对每个细节都很挑剔。他花了100个小时来选择配乐,这位在大学期间选修过中国古典音乐的医生,反复强调音乐要贴切地配合图像,客观、适当地表达情感。在吴海燕配中文旁白时,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别让观众听出你的想法,让他们自己去想!”

    “这其实是中国拍的南京大屠杀进入不了西方视野的原因之一。”吴海燕说。在美国,每逢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史维会等社团都会举办展览,展出历史图片、纪录片等。可去看的都是华人。西方人对中国纪录片中太多的宣传、说教元素很抵触,也不太相信。

    吴海燕的切身体会是,从1982年至今,国内拍了十几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影片,但“配乐与旁白无一例外地充满了鲜明的感情色彩,中国人看了也许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但拿到国际上,就不行了”。

    然而《南京梦魇》的客观性也遭到质疑。不少下载此片的网友提出:片子以美国在广岛投下原子弹结束,这让人感觉“是美国人拯救了中国”,“怎么能对中国军队的贡献视而不见呢?”此外,单纯的民族性格与心理分析是否足以支撑屠杀发生的原因,也是该片饱受争议的一点。

    对此,约瑟夫的反应显得颇为激动,他在回复提问时甚至连用数个惊叹号:“我当然没有忽视中国人自己的抗战!!!……不要把我当成历史学家!!我是一名心理医生、艺术家和电影人!我主要是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和观众的需要去思考,寻找答案。”

    “至于原子弹,”约瑟夫说,“最深层的寓意是,让观众看到恶魔遭到惩罚,由此得到心灵的安慰。”《南京梦魇》在美国3个州放映了50多场,观众每次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对此他解释为,“大家都为日本人的下场感到欢欣鼓舞”。

    据海外媒体报道,观看该片的观众70%是华人,30%是白人。吴海燕说,白人观众的比例算是非常高的了,此前,类似题材几乎无白人问津,毕竟,“这段历史对于他们太过陌生”。她并不否认片中出现原子弹在很大程度上拉近了美国与南京大屠杀的距离,但她强调“这并不违背历史事实”,最重要的是,“它带来了非常好的传播效果”。

    一个民族的“失声”

    一名华侨在博客上用“奇妙”来形容自己对该片放映的感受,“美国人的热情与好奇心像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美国《侨报》记者看到的是,“礼堂座无虚席,走廊都站满了人”,“在洛杉矶与加州湾区,好几个白人连看数场,包括他们完全听不懂的中文版”。

    每场放映完后,约瑟夫与吴海燕都毫无例外被观众团团围住。“他们简直把我们当成了历史学家。”吴海燕说。美国人的提问常让她哭笑不得:八年抗战是什么?日本人和中国人几乎长得一样,他们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仇恨?南京现在怎么样?中国和日本恢复建交了吗?

    约瑟夫应付起这些问题来,比中国助手从容得多。“他们问这样的问题,再正常不过了。要不是偶然接触到,我这个二战史迷对此同样一无所知。”他说,美国历史教科书在介绍二战历史时,中国战场的情况仅是一笔带过,更不用说南京大屠杀了。此外,美国作为“日本的好朋友”,其实是模糊这段历史的“帮凶”,为的是“让日本在西方世界的形象显得体面,而让中国人看上去很糟糕”。

    “美国人是看不到,而日本人是不愿看到。”吴海燕说。约瑟夫曾聘请一个美籍日裔负责日文版的工作,没过多久,此人就开始“不对劲”,她几次三番地与约瑟夫激烈辩论,“我所知道的情况不是这样的,这是谎言!”此后,合作不得不中断。在一次放映结束后,一个日本观众冲到台前,对约瑟夫说:“你的片子多处失实!”此外,他们还曾接到过匿名恐吓电话与邮件。

    虽然负面与正面的反馈来得同样强烈,约瑟夫仍充满了兴奋与成就感。吴海燕也同样欢欣鼓舞,毕竟,《南京梦魇》使这场劫难前所未有地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引起巨大轰动。

    约瑟夫拿犹太民族与中国做了个对比:这两个民族受到的迫害与虐待几乎不相上下,但犹太人受纳粹压迫的历史被全世界所知晓,相关题材的电影就有上百部,而南京大屠杀却“像是不曾发生过”。他分析,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犹太人善于利用全球尤其是美国的媒体,而中国与全球媒体的合作仍相当少,这导致了南京大屠杀真相的“传播效果”不佳。

    但在吴海燕看来,南京大屠杀在西方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失声”,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南京大屠杀的原始影像资料基本保存在美日两国,但它们像是被遗忘了一样”,如今,《南京梦魇》产生空前反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制作者是一个美国人”。

    《南京梦魇》下载网址: www.RapeofNanking.info www.RapeofNanking.tv

    照片:纪录片《南京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