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3

今天去看了《蜘蛛侠3》,觉得很不错。不过,说来也惭愧,自己并没有把蜘蛛侠1,2 看过。因为,这类电影其实不是我所喜欢的,最关键的是,自己害怕蜘蛛,呵呵,其实并没有什么关联性啦,开个玩笑!

但是,看了之后发现还是很有美国色彩的英雄主义,像超人。

善和恶,虚伪和真诚的对峙总是针锋相对的在这类电影里。

第三部里反面角色比较多,一个是哈里,和帕克是好朋友的那个帅帅的男人,不过,他不能算是一个绝对的反面角色,只是因为误会蜘蛛侠将他父亲杀害所以才一定要为父报仇的他;

一个是埃迪半路杀出来要一个摄影师,比较轻狂的,为了自己想要的职位和事业,或者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以不择手段的一类人,当然他想取缔帕克在报刊的摄影位置;

一个是因为误杀,而被误判的越狱的好男人,可以这么认为他吧,因为他深爱着他的女儿,为了给生病的女儿治病,他可以不惜一切。

当然,最令人担心的是,由于一开始从某种陨石撞击地球带来的一种恶劣的寄生虫。这种寄生虫一旦寄生在宿主身上,便有着坚不可摧的魔力,而这种魔力却也慢慢的将宿主变得残忍,变得暴戾,变得贪得无厌,总之就是将人的丑陋的本性暴露的一览无余。而这个黑色的有着邪恶魔力的蜘蛛侠外衣,却也给帕克带来了不少的厄运。

电影的伏笔,埋得很好,深藏不露,又缓缓地,丝毫不管观众担心,急躁的心情。

在这部电影的2/3里,还是看不出任何头绪。

哈里,一定要追杀蜘蛛侠,任凭蜘蛛侠解释哈里的父亲是被自己的武器所伤而致命而不顾,在第一次比拼中,哈里不敌帕克,险些送命。最后被帕克送进医院抢救过来,只是哈里患了短期失忆症,他暂时是忘记了刚刚的搏斗,暂时是忘记了自己父亲的死因,暂时和帕克又成了生死之交的朋友。如果这样的话,如果哈里就从此忘掉那段不愉快的话,也还好。因为仇恨会让一切变得恐怖,而宽容总是可以让一切变得美好。但是,医生也说了谁都不能保证哈里会不会再次有了记忆。所以,在这里电影瞒下了伏笔,让观众担心着哈里和帕克之间的这种关系,焦急地等待着他们之间的故事要怎样继续?

果然不出所料,哈里又恢复了那些记忆。所以,他一定要折磨蜘蛛侠,在这一次搏斗中,哈里又被自己投出的微型炸弹而炸伤。但是,他依然恨着帕克。

现在,该说说帕克了,那种寄生虫不紧不慢的在电影的一半已经过去了才开始发挥了邪恶的力量。它爬上了蜘蛛侠的身上,于是那套红色蜘蛛侠外套变成了黑色的拥有者无比邪恶魔力的外套。帕克在穿上这件外套之后,会变得仇恨,变得容易激动和暴躁,这让他身边的人都觉得他已经变了一个人似的。

埃迪利用电子合成的蜘蛛侠照片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只是没有逃过帕克的眼睛。帕克将这一丑陋的事情公布于众,于是埃迪再也无法在摄影界立足。也由此,埃迪深深痛恨着帕克。

情节到此,应该是这两个人正面交锋。

于是,故事发生在教堂里。蜘蛛侠正因为穿着这件寄生虫的外套而渐渐变得面目全非时,他内心仅剩下的一点点的正义还在做着最后的斗争。此时的他,正在教堂的顶楼。而,失落的埃迪也跑到教堂来,对着上帝虔诚的祷告:要上帝杀死蜘蛛侠。

这是多么愚蠢的一个祷告呢?让上帝杀人?不过,就在他祷告结束之时,教堂顶部的钟声开始敲响,突然穿着寄生虫蜘蛛侠外套的帕克开始痛苦的狂叫。在这一节里,又有一个细节之处,就是找到如何解决寄生中的办法。但是,也仅仅只是伏笔而已。伏笔就是,钟声的敲响让寄生虫开始痛苦,而帕克借助这个机会将身上的外套给扯开了,此时,这些寄生虫刚好落在了站在教堂下面的埃迪身上,于是,埃迪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而帕克终于重新做回了自己。

如此一来,两个敌人已经存在了。

至于第三个,那个越狱者,他在越狱潜逃的过程中不幸掉进了一个大容器,然后被物质分离成了沙人。他仍然有灵魂,只是身体却是沙子,只要遇到沙子他便可以游刃有余。如果有足够的沙子,他可以变成巨人,也很具有攻击力。而在帕克受到寄生虫邪恶魔力控制的期间,他们之间也有过正面交锋。

帕克的伯父被认为被这个越狱者杀害,于是,帕克要报仇。注意了:蜘蛛侠是从来不杀人,只救人的。而在这个情节里,被邪恶魔力控制的帕克已经变得只有仇恨了,只想报仇。而,他们之间的恩怨就从这里才开始真正的结下了。其实,对于这个越狱者来说,他只不过只是抢钱为自己的女儿治病。而,枪杀伯父也只是一场误会。

由此一来,变成彻头彻尾魔鬼的埃迪,找到了沙人,两人要合伙除掉蜘蛛侠。直到这里,电影的高潮部分才出现了,直到这里所有的伏笔都开始显现了。

高潮部分来得如此缓慢却又如此激烈而短暂,激烈的实在没办法用语言文字描述下来,只能怪自己言语拙劣了。

总之, 第三部的矛盾情节很激烈,也很复杂。很不错。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