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你在那里一切都还好吗?

早晨走在小区的路上,看见一只白色的沙皮狗狗,端庄的站立着,眉头紧皱,忧郁的眼睛望着前方……她走上前,朝沙皮笑笑,然后想起了在南京的妞妞。

妞妞不是纯种沙皮,而是拉布拉多沙皮串串,她和妞妞在一起只有不到一整天的时间。那天,她突然间很想养一只狗,于是在网上搜到了,刚好有一个学生由于同住的人不满意他养狗,所以他只好找一个善心的有能力的人来照看妞妞。

她和那个男生约在了一个地点见面,男生告诉她,妞妞才3个月。于是,她以为妞妞很小,可是当她看见妞妞的那一刻才发现,妞妞已经那么大了,个子已经高到了她的大腿,力气也足够的大,把揪着绳子的她拉得到处乱跑。她还是有一点点畏惧妞妞的,因为妞妞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不过,男生说,“看样子妞妞很喜欢你。”男生还说:妞妞的一只眼睛是眼睑外翻,需要动手术,手术费大概300元左右,希望她能够给妞妞做这个手术,她答应了。男生又说:“这个网球是妞妞的玩具,如果妞妞不听话,或者它觉得无聊的话,你就把这个球丢到远方,让它去找回来给你,然后你再丢掉,妞妞喜欢这样子玩,而且妞妞喜欢有人陪它玩耍。还有,这半袋狗食你也带着吧,给它放点到饭里。”

于是,她就叫了一辆面包车拉着妞妞上了车,回到她和另外一对情侣租的住处。坐在后面的妞妞,紧张的望着车外,望着呆呆站在那里的那个男生。而男生则站在车后,难过的舍不得。她看见了男生的眼泪,一点点地在眼眶里打转转。男生自有他的苦衷:房东突然让他一下子交出三个月的房租,他没有足够的钱,于是找人来合租,可是合租的这个人又不喜欢狗,于是男生没有办法只好……

她是理解那个男生的,只是看着在车里紧张的妞妞,她突然觉得妞妞很可怜……

到了小区,她没办法将妞妞放入电梯中,只好陪着妞妞爬了8层楼梯。妞妞,力气很大,一往无前的向前冲,这样子,她就会爬楼梯省力很多。她开始,更多的喜欢妞妞了,她喜欢被妞妞拽着向前冲刺的感觉。进了屋子,她迅速的把自己的房门打开,然后把妞妞放进去,就把门给关起来,她其实是害怕被那对情侣发现。她不确定,他们是否会喜欢妞妞,她不确定,他们是否会让她养妞妞。事实上,那对情侣的确不会同意她这么做的。

那天中午她叫了盒饭,拿了盘子,给妞妞一个骨头,还有米饭还有狗食。

吃完了,她在电脑前敲着键盘,很长一段时间后,妞妞终于觉得很无聊,于是跑到她身边让她陪它玩。那个时候,她刚刚有了灵感要写东西,可是,她还是不得不丢下手中的活儿,把球给丢过去,这个屋子不大,而那么大的妞妞在屋子里面玩球,这的确有点难度。

傍晚,她牵着妞妞,不,应该说妞妞拉着她,一起到校园里散步。因为今天周末,所以,不用上晚自习。她在校园里散步的时候,看到几个同学。同学都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并上来摸摸妞妞的头。妞妞是那样安静的在等待那一双双手的抚摸啊。回去的路上,妞妞很高兴,所以跑起来也很快。她跟在妞妞的后面开心的跑着。可是她也反反复复在想,她到底应该怎么办?她是要上课的,上课的时候总不能把妞妞自己关在屋子里吧。妞妞是需要有人陪它玩,需要出去到处跑跑走走的,可是,她自己无法给它提供这些……

她开始怨恨自己的冲动了。可是,她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于是,她再次拨打了那个男生的号码……

男生说:“其实,一开始我想找一个有能力有时间来照看妞妞的人,当我得知你也是学生时,我有点犹豫,可是,看你这么喜欢妞妞,妞妞也这么喜欢你。”她很难过的说:“对不起!”是的,她是很难过,她难过自己无法给妞妞想要的自由和生活。

男生在电话那头说:“没关系,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女人给我打过电话,她说,她的阿姨很喜欢狗狗,家里养了很多。我先联系一下她,呆会儿让她直接联系你!”她无奈的答应了。妞妞煞有介事的坐在她的身边,眼睛望着她。她看着妞妞那只翻眼睑的眼睛,突然是那样难过得哭了,她替妞妞感到疼痛,她恨自己如此无能。她摸着妞妞的背,蹲在地上埋头哭泣。妞妞轻轻的哼起来,用它的头蹭了蹭她的头。妞妞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这是那个男生告诉她的。

电话铃声响了,是那个女人的。女人在电话那头说:“我呆会儿开车过来接你们。”于是,她告诉了那个女人具体的地址。大概7点的时候,女人和车进到了小区,她也和妞妞一起从楼梯走下来。可是,那个女人在第一眼看见妞妞的时候说:“啊,这么大呀,好害怕,会不会咬人呀?”说罢,还顺势向后退了几步,她蔑视的斜瞟了那女人一眼,女人穿着酒店里领班的制服,画着淡妆,昏黄的中能够清晰的看出面部的轮廓秀美。他们彼此简单的介绍了之后,那个女人说:“你帮我把狗弄到车上吧,我不敢。”于是,她就自己一个人努力把妞妞牵到面包车里。可是,这次妞妞并不听话,她费了好大劲,才把妞妞弄到车里。而上了车的妞妞,更加焦躁不安,在狭窄的过道里和座位上乱动。那时是夏天,她穿着宽松的棉布裙。紧张的妞妞会不小心将脚踩到她的腿上,她忍着疼痛,祈求妞妞安静下来。她是理解妞妞的,一天的时间三易主人,然后被塞在车里这狭窄的空间,妞妞是害怕的。它才三个月呀,它不应该承受这么多……

前面的女人和司机在高兴的聊天,她坐在后面望着紧张的妞妞,伤心地哭泣。突然,前面的女人转后问她:“这狗叫什么名字?”她轻声地回答:“妞妞”。她见到妞妞的第一瞬间,就问了那个男生它的名字,可是,这个女人呢?只有在闲暇的空时才想起来问,尽管耳边已经听了她无数次的喊着:“妞妞,乖!妞妞乖!”

她也突然地问:“您那个阿姨为什么这么喜欢狗?”女人回答:“嗯,我阿姨真的很喜欢,她家里有很多狗,大的小的都有。”她猜想:那个女人的阿姨家里一定很有钱,一定养了很多名贵的狗,或者,一定是一个很善心的阿姨,收养了很多像妞妞或者比妞妞还要可怜的狗狗。她这样想着,心里也就安慰了很多。

车子终于驶进了一个小区,经过一阵忙碌之后,她们终于到了门口。5层楼的楼梯没有电灯。她突然觉得是不是走错了,或者什么?门打开了,眼前的一幕远远没有她想象中的美好。她想象中的是:房子很大,宽敞明亮的大厅,一群狗狗和女主人和谐的在玩耍,亲昵地样子,幸福的样子。

可是,眼前的呢?狭窄的空间,却到处都是笼子,笼子里装的大狗也有小狗,满地跑的都是小狗。笼子里的狗狂吼好像很凶狠的样子,地上的小狗看到了妞妞也朝妞妞叫。妞妞却很大度的不理这些小家伙。可是,这些家伙却开始围着妞妞跑,妞妞好像慢慢的也融入了跟着小狗们一起跑。她失望的呆呆的站在那里,她突然感觉到一阵恐惧。这个老女人其实是一个狗贩子,她之所以要收养妞妞,就是因为妞妞是一条母狗。可是,这个老女人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的令人厌恶,老女人向她问了一些妞妞的情况。她说:“你要答应我给妞妞动手术,治疗翻眼睑,否则它会很疼得,要一直流眼泪。”说完,她朝在旁边又突然呆呆站立着的妞妞,妞妞的眼睛又因为翻眼睑的缘故,而开始流泪了。老女人答应了她。于是,老女人把妞妞拴在了一根柱子上。妞妞是不习惯被拴着的,所以她开始难过的朝着她叫,似乎让她过去帮帮它。可是,她站在那里,无奈的望着它。一段时间之后,老女人暗示她要回去了,于是,她跟他们道别,跟妞妞道别。妞妞突然间意识到什么,拼命地朝着她喊叫,拼命地拽着绳子想要逃脱。当,她转过身子,背对着妞妞的那一刹那,妞妞突然发疯了似的,它在想挽留她。她又转过身子,看了看妞妞,然后说在心里默默祈祷:妞妞,保重。她终于强迫自己,夺门而出,任凭妞妞在身后悲伤的嚎叫……

那天晚上,她又给那个男生打了电话:“你有空的时候,就多去看看妞妞吧!”男生说:“我会的,因为我也舍不得它!”她哭着说:“我也舍不得,对不起……”

男生说:“妞妞会理解的!”

就这样,妞妞陪了她一天,然后就离开了。这难道就是妞妞的命运?

几个月过去了,她离开了南京。

可是,每当看到小区里的狗狗们,她总是会想到妞妞,然后在心里默默地问着:“妞妞,你在那里一切都还好吗?”



anyShare分享到:

4 Responses

Page 1 of 1
  1. 丢了
    丢了 2007年01月31号 at 6:16 下午 |

    这个故事我听过

    只是叙述用的不是第三人称,而是第一人称

    回复回复
  2. 子者
    子者 2007年02月2号 at 1:30 下午 |

    世间万物皆有命运使然
    想念亦是一种充实的快乐.

    回复回复
  3. 不归的忏悔
    不归的忏悔 2007年02月3号 at 6:07 下午 |

    关于狗,曾经有过一只。带给我的只剩下回忆。
    回忆也是很好的,因为它省去了必要但不要的东西。

    回复回复
  4. 同乐
    同乐 2007年04月6号 at 1:08 上午 |

    我曾今在大学养的一只京巴狗,叫小黑,当我离开北京的时候,由于不能带它外出,所以就寄养在石景山区朋友的家中,离现在差不多两年多了,没见过面了,因为忙着,没时间回去北京,准备今年11月份回去一趟,看看。呵呵,记得上学那阵子,每天早晨晨练时,那小狗也陪着我一起跑步,打篮球,唉,真是舍不得,没办法

    回复回复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