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乐福——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卖场

周五下午赶在周六周日购物高峰之前,和同事M一起去家乐福购置办公室取暖设备。

购物清单是:

  • 空气加湿器 4台
  • 暖手宝宝 4 个
  • 暖脚宝宝 4 个

由于有了目标,所以就不会盲目。

从二楼进去之后,就直接奔向空气加湿器。在空气加湿器处,主要有两种品牌的:亚都和奔腾。而此时,负责亚都品牌空气加湿器的促销员看见我们就极力向我们推荐亚都品牌的加湿器,说亚都的都是含有负离子的,而且亚都是第一个做空气加湿器的公司。于是,我们也就准备买亚都的了。在进行了综合比较之后,我们决定选择了一款 亚都的空气加湿器,于是我们测试了4个。在一个一个测试过程中,和促销员聊起天了。

得知:他每个月的基本工资只有700元,每卖一个200块左右的加湿器,只有提成1块钱,最多也只有5块钱的提成。他一天大概可以卖20几个加湿器。所以,一个月的工资1200左右。至于奖金什么的,就不知道了。

这时,我和同事,都觉得不可思议。卖掉一个空气加湿气的提成居然只有1块钱……

接着,第二个目标就是暖手宝宝,当我们驻足于某一品牌的暖手宝宝时,负责销售这款暖手宝宝的促销员并不在场,所以我们也就只好随便看看,这时候隔壁奔过来一个促销员阿姨,向我们喊道:到这里来看,到这里来看,这里什么样的都有。于是,我们就随着这位促销员阿姨来到了她所负责销售的暖手宝宝那里。一个暖手宝宝50块钱,我们买了4个,每一个都进行了试用,都良好。于是,我们也就无意的问了一下卖一个暖手宝宝的提成,阿姨说:“一个5角钱!” 我和同事又只好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时候有一个块头很大的促销员看我们推了4个亚都空气加湿器,于是就说:“你们怎么买亚都的呀,亚都的不好,怎么不买奔腾的呢?”这个时候,我们才意识到,原来他是负责促销奔腾空气加湿的。

唉,残酷的竞争呀!

在卖暖手宝宝旁边呢,有一个卖蒸汽熨斗的小伙子,在一开始我们进入超市的时候就拼命的喊:“看一下蒸汽熨斗吧,来,看一下,买一个吧。”我们很有礼貌的说:“不需要”。可是,当我们在挑选暖手宝宝的时候,小伙子有一个小小的举动倒是比较惹了我的眼睛。当时同事正是背对着小伙子,这个时候小伙子在给一位女士介绍这个蒸汽熨斗,他居然将蒸汽熨斗举起来朝我同事身上穿的衣服示范了一下,他的意思大概是想说:就像这么厚的衣服都可以熨平吧。可是,我倒觉得小伙子的行为有些不礼貌,假如我同事当时也是正在听小伙子讲解蒸汽熨斗的话,这个时候小伙子拿我同事的衣服做示范倒也不为过,可是,事实是我同事和我正在挑选暖手宝宝,我们是局外人,他作为一个促销员竟然在别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在背后指手画脚的确有些过分。还好,我同事是背对着他,没有太在意。

过了一会儿,依然没有人买蒸汽熨斗,小伙子有又精疲力竭地喊着:“姐,买一个蒸汽熨斗吧!先生看看蒸汽熨斗吧……”

站在旁边的我,虽然对小伙子刚刚的举动有些不满,可是,看到他那样辛苦的喊着,辛苦的促销着,自己还是觉得他很不容易。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意外了。在我们买好了暖手宝宝,进而要去找暖脚宝宝的时候,再次从卖蒸汽熨斗的小伙子身旁经过,他居然对我同事说:“姐,你的衣服都这样了,该买个熨斗了。”这一句话把我同事惹火了,同事 说了声:“你这人脑子有病呀,我衣服怎么了管你什么事情?”我看了一眼这个小伙子,他依然不觉得有任何尴尬的表情,于是,我就拉着同事快速走开了。

接着,我们便寻找了第三个目标,暖脚宝宝。挑完了之后,我们说:“我们需要开办公用品的发票,请问可不可以?”这个暖脚宝宝促销员,很热心的说:“可以,你们只要在这里交了钱,然后把小票给我,我去帮你们找领导签一下字就可以了。”于是,她带着我们来到了收银台,只听她小声地对收银员说:“就记我的工号。”其实,我也不知道记她的工号,意味着什么!不过,开发票也意味着我们承担着风险,如果开办公用品发票的话,当所买的电器发生故障时,就无法在质保期内凭发票来家乐福更换了。

付了款,拿了小票,找了领导签字,我们就到外面的服务台开发票。开发票也不是一帆风顺。那个开发票的小姐,看了我们收据背面的签字之后,问我这是谁签的字 ,我说连你都不认识,我就更不认识了,反正是你们家乐福,负责电器的一个领导签的字。这位小姐显然不想给我开发票,就说,我认不出签字的这个人。然后我就比较不高兴地说:“你认不出这不关我的事,要签字我也已经签好了,你认不出字的话,你现在就给我打电话查询也得查出来。”小姐显然被我弄得不太高兴了,就对旁边的那个阿姨说:“怎么办?给不给她开?”阿姨倒是比较开明的说:“只要有签字,就给开咯!”终于,把发票给开好了。

然后,我们也就满载着 “收获”,离开了家乐福。

在车上,同事说:“家乐福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乱呢?那些促销员就跟小摊贩一样乐,相互拆台。”

“是呀,以前不觉得,今天这一购物突然发现感觉很不好,一进超市除了吵闹的音乐之外,就是到处买卖的吆喝声,这样的购物环境真的令人很不舒服。真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卖场呀!”

婚礼进行曲

晚上九点钟,从同事小周的婚礼宴席出来,和一群也是要赶回家的人一起乘电梯下楼。人太多,电梯上下颤抖,就是没有人肯出来,自己也不肯出来,总感觉电梯不至于这么脆弱。因为大家通常都是这样考验办公大楼的电梯,可是,竟然忘记了这可是酒店的电梯而非我们办公大楼的啊……不过电梯,终究还是肯朝下走,毕竟是有重力的呀,而且又这么多人……其他同事们,去闹洞房了,剩下的同事们,就全挤在这个电梯里了。到了大厅,大家彼此告别,彼此分头行动。同事们,打的的打的,开车的开车,剩下我一个人和他们打了招呼之后,奋力行走。

想到今天参加婚礼的小插曲,自己不仅边走边笑。上午出门把钱包放在经常背的那个大包包里,下午回来之后因为要参加婚礼,所以特地换了一个小包包(这可是特地买的,参加婚礼用的哦)数码相机,钥匙,公交卡,IPOD,通通都被我塞进去了,可就是没有塞那个钱包。小包包里,还有一张请柬,一个红包(给小周同志的),可是,这个事实是等我都已经走到了公交车站时,才发现的,想想自己穿着高跟鞋,回去拿钱包,还是算了吧。反正有公交卡,打的呀,乘公车呀,都是可以的,反正也不买什么东东。于是,我就爬上了公交车,这车是可以刷卡的也可以售票的,于是我就去刷卡,可是反过来正过来刷,总是没有反应。售票员不耐烦的说,算了,还是给我钱吧。我说,我没有带零钱。确切的说,我没有带钱包,售票员,咕哝道:出来不带钱!那你还是下去吧!

无奈,我很气愤也很疑惑的下了车,这张公交卡明明还有100多块钱呀,怎么就突然间不能用了呢?真是令人疑惑。可是,我就是不死心,竟然打了的。我试图问问司机:这公交卡可以用么?他回答:只要有钱,当然可以用了。呵呵,我知道他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心想算了,等到了酒店再说吧,说不定就可以用了呢?于是,司机开始载着我到乌鲁木齐北路的上海宾馆。

一路上,经过了徐家汇,经过了几个比较熟悉的地方,也经过了一个基督教的礼拜日教堂。后来,就到了上海宾馆。看看计价器:32元。于是,很自然的把公交卡递给司机,司机拿过来,也是反过来正过来刷,依然无效。司机说,这卡不能用了。我惊奇的说:不是吧,里面可是还有100多块钱呀,前几天还用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不能用了呢?司机,从钱包里掏出自己的卡试了一试,然后说,你的卡不行。无奈,这怎么办呢?

终于想到了一个好点子,从红包里掏出了100块钱先付车费再说了。下车的时候,居然又忘记要小票了,哎呀,亏死了。

在大厅里四处张望,看看有没有熟人,突然有人喊我,一看,啊,同事M。 于是,我喜出望外的跑到她那里,跟她借了100块钱,找个角落又把钱给塞进红包里去了。哎,终于搞定了,不免大叹一口气。

上了楼,跟新娘新郎打了招呼,给了红包。就进了宴会厅。

婚礼于6点18分钟准时开始,仪式采用欧式风格,由新娘的父亲将自己的女儿,转交给新郎。台上的主持人,用他那浑厚的声音开始了主持,台词准备的还不错,只是节目欠缺了点。而且,新娘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呵呵,可能觉得无所谓吧!

我这一桌呢,全是同事及其家属,先是喝了红酒,作为开胃酒。于是就开始吃了,菜的味道都还不错,自己吃的也挺多的,喝了两杯红酒,发现没什么大碍。后面的节目是发手机短信到新郎手机上,前五名的嘉宾有奖。呵呵,我们这桌有两个人,一个中了一等奖,一个中了三等奖。可是,这奖不是那么好领的呀,还要上台表演一个节目。一等奖的这个来了个拥抱,二等奖的这个,唱起了“朋友阿,再见”于是,在大家的哄笑和吵闹声中,节目已经结束了。

散席之后,一批人走掉了,一批人闹洞房去了,我呢?本来是想去看看闹洞房是啥样子,竟然稀里糊涂的跟着一堆人(我以为这群人是去闹洞房的)进了电梯,竟意外发现,他们是去大厅走人的。于是,我也就只好,走就走吧。

看看时间九点,觉得还早,也不是特别想回家,于是就在附近一带开始瞎逛,听着音乐,走着自己的路。想来,来上海已经两个多月了,却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的在夜上海的路上走过,却也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的融入到被很多年轻人所向往的夜生活。没有去过酒吧,咖啡吧倒是去了两个,只是自己一个人去看看书,喝喝咖啡之类的。走着走着,发现自己终究是累了,于是想找个小咖啡馆去喝杯咖啡,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带钱包,哎呀,真是扫兴。

无奈,打道回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