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之行—计划赶不上变化

早晨被闹钟叫醒,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近一直起床很晚,再加上自己的动作又慢,所以前天晚上朋友已经再三提醒我,不要迟到。
我急忙洗漱换上了夏天的衣服,来到酒店吃早餐的地方,138元的早餐,我只吃了两个小面包。后来,朋友都骂我奢侈,可是,我也没办法,还想睡觉,所以没有胃口,更何况怕自己又迟到了。
结果,来接我们的不是前天晚上的司机,而是另外一个比较魁梧的司机。车也不是什么奔驰,而只是广本。
我们上了车问:“怎么不是原来那个司机呢?”
这个大哥说:“那个司机今天临时有点事情,所以他就叫我来了。”
其实,那天瘦小司机提起过,他有一个开奔驰的哥哥。于是我就问:“那您是不是他哥哥呢?”司机大哥说:“在我们那一圈里,大家都喊我大哥。”哦,我终于明白了,他是指在司机行当中。
可是,这个司机大哥不接受150元的价格,甚至连300元的价格他都不接受,他一个劲地让我们下车在路上随便拦一辆出租车。他的理由:油价太高,他承受不了,换了任何一个司机,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价。无论我们怎么说,他就是不愿意。可是,我们又不想下车,毕竟已经和前面那个司机说好的,可是突然情况就变了……于是,同行N给前天晚上的那个司机打电话,询问了一下情况,那个司机显然不过来了。我们想把那天打的的钱也给他,可惜,他不敢过来了。
后来得知,司机大哥和同行N还是老乡,看在老乡的份上,司机大哥把我们转给了他的老婆。要价300。一辆很破的出租车。
不过呢,他老婆也是辽宁人。人很瘦很瘦,但是很善谈,懂得东西,尤其是海南这一片的风土人情甚是了解。我们也就被她的善谈和博识给吸引了,价格也就无所谓了,车破点也就无所谓了。

Continue reading

Last Christmas

歌手:Wha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B4cYbju0H8

( Chorus )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 back to Chorus )

Once bitten and twice shy
I keep my distance
But you still catch my eye
Tell me baby
Do you recognize me?
Well
It’s been a year
It doesn’t surprise me
(Happy Christmas)
I wrapped it up and sent it
With a note saying “I love you”
I meant it
Now I know what a fool I’ve been
But if you kissed me now
I know you’d fool me again

( back to Chorus )

A crowded room
Friends with tired eyes
I’m hiding from you
And your soul of ice
My god I thought you were
Someone to rely on me
I guess I was a shoulder to cry on

A face on a lover with a fire in his heart
A man under cover but you tore me apart
Now I’ve found a real love
You’ll never fool me again

(back to Chorus )

(back to Chorus )

A face on a lover with a fire in his heart
A man under cover buy you tore him apart
Maybe next year
I’ll give it to someone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三亚之行——三亚湾&希尔顿酒店—美景尽收眼底

入住希尔顿,大堂有两个马来西亚的小姐在唱英文歌。此时已经快十点了,我们在前台办理完入住手续之后,就各自回房整理行李。

房间设计很独特,我的房间浴池靠近阳台,通过阳台可以看到外面的沙滩,可以看到酒店周遭的游泳池,可以看到很多的椰树……阳台上,有一个茶几和两把竹椅,深夜两个人拿一瓶酒坐在阳台上,仰望着天空中的星星,享受着深夜的宁谧,聊天说笑谈心,那种感觉一定很美。

浴池靠近阳台,可以在浴池里泡上泡泡浴,放着自己喜欢的音乐,拉上一层纱纱的窗帘,将灯光打暗,旁边放上一瓶香槟,这种感觉是不是更美妙?

可惜,床不是大床房,因为10月份到次年的3月份,海南一直是旺季。我们本来是打算周五的航班,可惜已经没票了。所以才改到周二晚上的。我们本来要大床房,可惜,所有的大床房也早已经住满,即使是我们现在住的房间,也只能暂住两天,然后第三天要换到另外一个房间,因为这几间房间在随后的第三天也已经被预订了。这些,足以见得,三亚的“炙手可热”(其实,这个词按照高中语文老师的要求的话,放在这里是不恰当的,可是没有办法,我找不到其他词了,就请语文老师见谅吧!)。

飞机上的食物太难吃,所以,我们收拾好了,就跑到大堂一边听马来西亚女歌手的演唱,一边吃点东西。如果,大家有机会到三亚湾希尔顿酒店的话,晚上可以在大堂里叫上一杯鸡尾酒。“热烈的海南”这个强烈推荐,最适合女士喝,不过不是我点的。我点的是一个叫“Blue Moon蓝色月亮”的鸡尾酒,不过伏特加的味道比较重,但是颜色很漂亮。马来西亚的女歌手,大部分都只唱英文歌,但是她们也会唱中文歌,只有一首:甜蜜蜜。现场的客人们可以点歌,也可以上到台上大展歌喉。

吃完了,大家又到海边去散步了,走过木桥,脱下鞋子,然后光着脚走在沙滩上。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可是沙滩上还是有很多游客。吹着海风,感受这来自大海的味道。

时间已经很晚了,大家还是回去休息了,毕竟明天还有行程安排,不过,同行4人,明天出游的只有我们3人,另外一个选择了只留在酒店里,到海边去晒太阳睡觉,呵呵,也是好享受呀。

三亚之行二——初之印象

同行一共4人,周二傍晚4点50的飞机,行程3个半小时,从上海抵达海南国际机场。在飞机快要降落的时候,就只见一幕幕脱衣景象,男士们直接脱掉外套和衬衣,里面就看见早已有所准备的T恤,女士们则大多比较矜持,只脱了大衣,仍穿着长袖衫。

由于初次到三亚,临行之前势必得在网上查一下相关信息,于是在一个网站上找到小鹿妹妹的很多留言,给自助游海南的朋友们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不过,关于温度自己还是没有概念,毕竟从上海到海南,从一个冬天到夏天,这期间的转换只要3个小时,未免太不习惯了。于是,我们一行四人还穿着身上的衣服下了飞机,刚一下飞机,就感觉到了滚滚热浪,顿时浑身开始冒汗。呵呵,那些有准备的人们可幸福着呢!

从机场打了出租车,直奔三亚湾的希尔顿大酒店。

这位海南司机,面色黝黑,是海南人普遍的健康肤色,瘦小的身材,说着发音不标准的普通话,这就是海南第一印象:热、海南人皮肤黑。

路上和这位司机朋友聊天,得知他已有4个小孩,据说在海南可以多生的,虽然也执行计划生育,但是计划生育的要求是2个小孩。当然,多生是可以的,罚款也不是很严重。所以,导致了司机朋友要抚养4个小孩长大成人,我们不免为他感到劳累,或许他自己不会感觉到,或许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看着计程车的计价器,发现起步价比上海要贵,一经询问方知,在海南是没有什么过桥费,压路费,高速费等,这些统统计入油价中。这一点,可谓是在全国领先实行的如此完美,毕竟“地利”这一点很重要。由于海南岛大部分车都不需要过桥,大部分人还是不会驾车出省的,因为地理条件,所以,也就导致了海南在这方面在全国领先。当然,油费是很贵的,要7块钱一升。

路上,我们还讨论了这几天在海南的行程,司机朋友就向我们推荐:说可以包一辆出租车,该出租车的司机全程陪同,一天24小时,我们说到哪里都ok,而且他说要开来一辆奔驰。我们觉得那敢情好,于是询价,司机说:300块钱一天。我们觉得贵,事实上我们也不知道贵不贵,反正不管怎样先砍了价再说。于是,我们砍到150, 司机不是很情愿。于是我们又说:“中午我们请你吃饭,不就ok了么?”司机,还是嘟囔着不情愿,我们也不管了。

车子抵达了希尔顿大酒店,我们也和司机说定了,第二天早上9点在这里碰面,然后去天涯海角和南海观音两处景点。司机朋友没有要这次单程的出租车费,因为他把今天晚上一同算在明天我们的包车费用里了。

三亚之行——蓝天碧海&水清沙幼

透过办公室的窗,将身子探到外面,从一栋建筑的另一面看到了另一个不太熟悉的世界。窗外的阳光很温暖,于是,心思也不在工作上了。突然感觉这几天上海的空气好像清新了很多,据说是因为前几天5、6级大风将污染一扫而净,进而觉得大风也不是那么恐怖了。

看到外面高楼林立,突然眼前浮现在三亚的一幕幕。

亚龙湾——蓝天、白云、大海、沙滩、椰树……蓝天,蓝得一尘不染,蓝得是那样的纯粹;白云,则似天鹅绒般在空中飘散;阳光下,会游泳的人们则似一条条鱼儿畅游于广阔的大海,他们是那样的自由,胳膊掀起的小小的浪花,突然被阳光所捕捉,定格成了一颗颗美丽的钻石熠熠发光;不会游泳的人们,则在潜海处,穿着耀眼的泳衣几个朋友之间嬉戏打闹,他们的笑声随着海浪和海风一起,飘到岸边懒懒得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或熟睡,或看书,或听音乐,或只是假假地闭上眼睛却在做着各种美丽的梦的人们的耳中。

沙滩,是那样的干净,海水是那样的深邃。椰树,伴着风不停的向游人们打着招呼,她那忽闪忽闪的叶子就像是美丽的睫毛一样,体现着万种风情。 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浑然天成;这一切听上去,都是那样的奇妙无比。

人们在这大自然的怀抱中,各自疯狂的吮吸着大自然的精华。无论做什么,还是不做什么,哪怕就只是呆坐在沙滩上,傻傻的望着大海;哪怕就只是侧躺或平躺在沙滩椅上,任海风抚过身体,任阳光洒满全身;哪怕就只是在沙滩上奔跑,没有任何目的的奔跑,然后大喊和大笑;也哪怕就是靠在椰树下,仰头透过树叶,偷窥一缕缕阳光,偷窥一丝丝蓝天和白云;也哪怕…… 这一切,任何人都不忍打破,这一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情,各自的不一样的心情……

家乐福——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卖场

周五下午赶在周六周日购物高峰之前,和同事M一起去家乐福购置办公室取暖设备。

购物清单是:

  • 空气加湿器 4台
  • 暖手宝宝 4 个
  • 暖脚宝宝 4 个

由于有了目标,所以就不会盲目。

从二楼进去之后,就直接奔向空气加湿器。在空气加湿器处,主要有两种品牌的:亚都和奔腾。而此时,负责亚都品牌空气加湿器的促销员看见我们就极力向我们推荐亚都品牌的加湿器,说亚都的都是含有负离子的,而且亚都是第一个做空气加湿器的公司。于是,我们也就准备买亚都的了。在进行了综合比较之后,我们决定选择了一款 亚都的空气加湿器,于是我们测试了4个。在一个一个测试过程中,和促销员聊起天了。

得知:他每个月的基本工资只有700元,每卖一个200块左右的加湿器,只有提成1块钱,最多也只有5块钱的提成。他一天大概可以卖20几个加湿器。所以,一个月的工资1200左右。至于奖金什么的,就不知道了。

这时,我和同事,都觉得不可思议。卖掉一个空气加湿气的提成居然只有1块钱……

接着,第二个目标就是暖手宝宝,当我们驻足于某一品牌的暖手宝宝时,负责销售这款暖手宝宝的促销员并不在场,所以我们也就只好随便看看,这时候隔壁奔过来一个促销员阿姨,向我们喊道:到这里来看,到这里来看,这里什么样的都有。于是,我们就随着这位促销员阿姨来到了她所负责销售的暖手宝宝那里。一个暖手宝宝50块钱,我们买了4个,每一个都进行了试用,都良好。于是,我们也就无意的问了一下卖一个暖手宝宝的提成,阿姨说:“一个5角钱!” 我和同事又只好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时候有一个块头很大的促销员看我们推了4个亚都空气加湿器,于是就说:“你们怎么买亚都的呀,亚都的不好,怎么不买奔腾的呢?”这个时候,我们才意识到,原来他是负责促销奔腾空气加湿的。

唉,残酷的竞争呀!

在卖暖手宝宝旁边呢,有一个卖蒸汽熨斗的小伙子,在一开始我们进入超市的时候就拼命的喊:“看一下蒸汽熨斗吧,来,看一下,买一个吧。”我们很有礼貌的说:“不需要”。可是,当我们在挑选暖手宝宝的时候,小伙子有一个小小的举动倒是比较惹了我的眼睛。当时同事正是背对着小伙子,这个时候小伙子在给一位女士介绍这个蒸汽熨斗,他居然将蒸汽熨斗举起来朝我同事身上穿的衣服示范了一下,他的意思大概是想说:就像这么厚的衣服都可以熨平吧。可是,我倒觉得小伙子的行为有些不礼貌,假如我同事当时也是正在听小伙子讲解蒸汽熨斗的话,这个时候小伙子拿我同事的衣服做示范倒也不为过,可是,事实是我同事和我正在挑选暖手宝宝,我们是局外人,他作为一个促销员竟然在别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在背后指手画脚的确有些过分。还好,我同事是背对着他,没有太在意。

过了一会儿,依然没有人买蒸汽熨斗,小伙子有又精疲力竭地喊着:“姐,买一个蒸汽熨斗吧!先生看看蒸汽熨斗吧……”

站在旁边的我,虽然对小伙子刚刚的举动有些不满,可是,看到他那样辛苦的喊着,辛苦的促销着,自己还是觉得他很不容易。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意外了。在我们买好了暖手宝宝,进而要去找暖脚宝宝的时候,再次从卖蒸汽熨斗的小伙子身旁经过,他居然对我同事说:“姐,你的衣服都这样了,该买个熨斗了。”这一句话把我同事惹火了,同事 说了声:“你这人脑子有病呀,我衣服怎么了管你什么事情?”我看了一眼这个小伙子,他依然不觉得有任何尴尬的表情,于是,我就拉着同事快速走开了。

接着,我们便寻找了第三个目标,暖脚宝宝。挑完了之后,我们说:“我们需要开办公用品的发票,请问可不可以?”这个暖脚宝宝促销员,很热心的说:“可以,你们只要在这里交了钱,然后把小票给我,我去帮你们找领导签一下字就可以了。”于是,她带着我们来到了收银台,只听她小声地对收银员说:“就记我的工号。”其实,我也不知道记她的工号,意味着什么!不过,开发票也意味着我们承担着风险,如果开办公用品发票的话,当所买的电器发生故障时,就无法在质保期内凭发票来家乐福更换了。

付了款,拿了小票,找了领导签字,我们就到外面的服务台开发票。开发票也不是一帆风顺。那个开发票的小姐,看了我们收据背面的签字之后,问我这是谁签的字 ,我说连你都不认识,我就更不认识了,反正是你们家乐福,负责电器的一个领导签的字。这位小姐显然不想给我开发票,就说,我认不出签字的这个人。然后我就比较不高兴地说:“你认不出这不关我的事,要签字我也已经签好了,你认不出字的话,你现在就给我打电话查询也得查出来。”小姐显然被我弄得不太高兴了,就对旁边的那个阿姨说:“怎么办?给不给她开?”阿姨倒是比较开明的说:“只要有签字,就给开咯!”终于,把发票给开好了。

然后,我们也就满载着 “收获”,离开了家乐福。

在车上,同事说:“家乐福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乱呢?那些促销员就跟小摊贩一样乐,相互拆台。”

“是呀,以前不觉得,今天这一购物突然发现感觉很不好,一进超市除了吵闹的音乐之外,就是到处买卖的吆喝声,这样的购物环境真的令人很不舒服。真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卖场呀!”

婚礼进行曲

晚上九点钟,从同事小周的婚礼宴席出来,和一群也是要赶回家的人一起乘电梯下楼。人太多,电梯上下颤抖,就是没有人肯出来,自己也不肯出来,总感觉电梯不至于这么脆弱。因为大家通常都是这样考验办公大楼的电梯,可是,竟然忘记了这可是酒店的电梯而非我们办公大楼的啊……不过电梯,终究还是肯朝下走,毕竟是有重力的呀,而且又这么多人……其他同事们,去闹洞房了,剩下的同事们,就全挤在这个电梯里了。到了大厅,大家彼此告别,彼此分头行动。同事们,打的的打的,开车的开车,剩下我一个人和他们打了招呼之后,奋力行走。

想到今天参加婚礼的小插曲,自己不仅边走边笑。上午出门把钱包放在经常背的那个大包包里,下午回来之后因为要参加婚礼,所以特地换了一个小包包(这可是特地买的,参加婚礼用的哦)数码相机,钥匙,公交卡,IPOD,通通都被我塞进去了,可就是没有塞那个钱包。小包包里,还有一张请柬,一个红包(给小周同志的),可是,这个事实是等我都已经走到了公交车站时,才发现的,想想自己穿着高跟鞋,回去拿钱包,还是算了吧。反正有公交卡,打的呀,乘公车呀,都是可以的,反正也不买什么东东。于是,我就爬上了公交车,这车是可以刷卡的也可以售票的,于是我就去刷卡,可是反过来正过来刷,总是没有反应。售票员不耐烦的说,算了,还是给我钱吧。我说,我没有带零钱。确切的说,我没有带钱包,售票员,咕哝道:出来不带钱!那你还是下去吧!

无奈,我很气愤也很疑惑的下了车,这张公交卡明明还有100多块钱呀,怎么就突然间不能用了呢?真是令人疑惑。可是,我就是不死心,竟然打了的。我试图问问司机:这公交卡可以用么?他回答:只要有钱,当然可以用了。呵呵,我知道他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心想算了,等到了酒店再说吧,说不定就可以用了呢?于是,司机开始载着我到乌鲁木齐北路的上海宾馆。

一路上,经过了徐家汇,经过了几个比较熟悉的地方,也经过了一个基督教的礼拜日教堂。后来,就到了上海宾馆。看看计价器:32元。于是,很自然的把公交卡递给司机,司机拿过来,也是反过来正过来刷,依然无效。司机说,这卡不能用了。我惊奇的说:不是吧,里面可是还有100多块钱呀,前几天还用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不能用了呢?司机,从钱包里掏出自己的卡试了一试,然后说,你的卡不行。无奈,这怎么办呢?

终于想到了一个好点子,从红包里掏出了100块钱先付车费再说了。下车的时候,居然又忘记要小票了,哎呀,亏死了。

在大厅里四处张望,看看有没有熟人,突然有人喊我,一看,啊,同事M。 于是,我喜出望外的跑到她那里,跟她借了100块钱,找个角落又把钱给塞进红包里去了。哎,终于搞定了,不免大叹一口气。

上了楼,跟新娘新郎打了招呼,给了红包。就进了宴会厅。

婚礼于6点18分钟准时开始,仪式采用欧式风格,由新娘的父亲将自己的女儿,转交给新郎。台上的主持人,用他那浑厚的声音开始了主持,台词准备的还不错,只是节目欠缺了点。而且,新娘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呵呵,可能觉得无所谓吧!

我这一桌呢,全是同事及其家属,先是喝了红酒,作为开胃酒。于是就开始吃了,菜的味道都还不错,自己吃的也挺多的,喝了两杯红酒,发现没什么大碍。后面的节目是发手机短信到新郎手机上,前五名的嘉宾有奖。呵呵,我们这桌有两个人,一个中了一等奖,一个中了三等奖。可是,这奖不是那么好领的呀,还要上台表演一个节目。一等奖的这个来了个拥抱,二等奖的这个,唱起了“朋友阿,再见”于是,在大家的哄笑和吵闹声中,节目已经结束了。

散席之后,一批人走掉了,一批人闹洞房去了,我呢?本来是想去看看闹洞房是啥样子,竟然稀里糊涂的跟着一堆人(我以为这群人是去闹洞房的)进了电梯,竟意外发现,他们是去大厅走人的。于是,我也就只好,走就走吧。

看看时间九点,觉得还早,也不是特别想回家,于是就在附近一带开始瞎逛,听着音乐,走着自己的路。想来,来上海已经两个多月了,却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的在夜上海的路上走过,却也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的融入到被很多年轻人所向往的夜生活。没有去过酒吧,咖啡吧倒是去了两个,只是自己一个人去看看书,喝喝咖啡之类的。走着走着,发现自己终究是累了,于是想找个小咖啡馆去喝杯咖啡,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带钱包,哎呀,真是扫兴。

无奈,打道回府吧……

韩国之行之四——出租车司机

说道出租车司机,或许大家都觉得没有什么好谈的。

可是,等我说完了之后,你会发现韩国出租车司机是多么的幽默,多么的热情,多么的让人喜欢。

离开机场的路上

我们租了一部手机,然后换了韩币,到门口打出租车。关于韩国的出租车,好像很有说法的。在韩国的同事,事先告诉我们千万不要打黄色顶的出租车,说黄色顶的出租车费用是其他车的3倍。于是,我们看见了黄色顶的出租车司机向我们招手,我们赶紧摆手。最后,还是打了一个白顶的出租车。司机不懂英文,我们不会说韩文。于是,我们只好把事先打印出来的宾馆地址递给他看。他于是用韩语说了一通话。大概意思,我们已经领会了。就是,他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了。车子行驶在机场高速上,车速120。突然瞥见计价器的转速,快得惊人。120一跳。还好,旁边有汉江可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汉江很漂亮,我们惊叹的朝着江边指去。这个时候司机好像有意靠江边行驶似的,开到了江边来,以使我们更好的欣赏江景。就当此时,司机开始解释他为什么会开到江边来?原因是,刚刚那边有侧速摄像头呵。所以,他巧妙的躲过了。

最后到达我们入住的宾馆时,已经十几万韩币了。

华克山庄回来的路上……最令人难忘的一个司机,就是我们从华克山庄返回时打到的出租车。司机长得很和蔼可亲,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他一路不停的跟我们讲话,当然全是韩文。真是奇怪了,他明明知道我们都不是韩国人,还是拼命跟我们讲。可是,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Michael 却不懂装懂,嘴里呱拉呱啦的说着连人家韩国人都听不懂的韩语,他说得那哪里是韩语呀,简直就是胡说一通。可是,司机却很高兴。于是,他们就聊到了公路上的测速器,聊到了韩国的美女和明星,聊到了家庭,噢,那可神奇了,两个语言毫不相通的人居然可以聊到这么多话题上。OH, My God, 我们坐在后面座位的人都笑得前俯后仰了,都已经笑得肚子疼了。

到达了宾馆,我们不得不根司机说再见,可是在他的车上度过的时光是那么的快乐而又美好。于是,我们拍了照片做留念。

事后,我们问Michael:“怎么样?学到了很多韩语了吧?对了,你全听懂了么?”Michael笑着说:“全然听不懂!”

去明洞的路上……

一上车,司机就问:“Chinese?”

我们说:“Yes. Mingdong”

司机显然听懂了。上了车之后,他就小心翼翼的用英文跟我们聊天,他说:”I can read English, but I can’t speak!”

但我们说:“You are very good!”

然后司机就乐此不疲地和我们交谈着,他问Michael:“Old year how, you?”刚开始,我们每个人都愣了一下,还是Michael 聪明,于是告诉司机他自己的年龄,同时,他也学着司机的口气问司机:“Old year how, you?”问完之后,我们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司机则很高兴的告诉Michael,他自己的年龄。接着他又发问了:“How many babies, you?”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是,Michael 也是乐此不疲的跟司机一唱一和的。

又是一个畅谈而又幽默地司机呵。

说到韩国的出租,有一个小小的提示:在去韩国之前,经过韩国同事的提醒,韩国黄顶的出租车比其他的出租车要贵3倍。于是,在返回的那一天,我们让宾馆帮我们订了一个大的TAXI,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看着计数器,看看是否如同事所提醒。

事实上是这样的,黄色顶的出租车,只是起步价是普通出租车起步价的3倍,然后转圈速度和计数器的跳数速度都很慢,最后从宾馆到飞机场的黄色出租车的价钱比第一天从机场到宾馆的普通出租车的价钱还要少。

值得提的是,黄色出租车的确很豪华,内部设置都很齐全。服务态度也很好,而且管理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