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如她般(二)

伴郎是姐夫在法国留学时的同学单简,上海人。30岁的单身男性,在上海这座城市里几乎到处都找得到。这样的男性,大多数都有自己的事业,注重对生活的享受,已超脱于物质之上。他们经历的事情都已经刻在了心上而非写在脸上,没有沧桑的痕迹,却有着成熟男人所特有的魅力。

单简和娴子是第一次见面。

见面时,单简用他那惯有的英俊的微笑看着娴子,然后友好的伸出一只手,娴子怯怯的将手从身后掏出,然后将自己那纤长柔软的手放进了这只很有力度而温暖的手掌之中。那一刻,娴子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暖意袭击全身。娴子微笑着,竟然忘了要将手从单简的手中拿出。娴子突然想到了黎钦的手,他的那双手永远都是冰冷的,即使是冰冷的也要为娴子焐手。娴子终于是发愣了,要不是客人们陆续的到来,恐怕这种场面谁都不忍心打破。

如果不是姐夫之前向娴子稍微介绍了一下单简,恐怕娴子永远不会相信面前这个高高的有着宽阔肩膀的英俊男人就是地地道道的上海男人。在娴子的记忆里:上海男人多一分柔性少一分刚性。而单简却不多不少的刚柔并济。

伴郎伴娘的角色在酒宴上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要做的就是给新娘新郎挡酒。也就是说,要替新娘新郎喝客人回敬的喜酒。单简的酒量自然不用说,否则姐夫意 浩是不会把他给找来挡酒的。那么,娴子呢?任何一个看了娴子的男人都会自然而然的想要保护她,并不是因为娴子娇小瘦弱,而是她的那种美丽太容易受到伤害。不过大家的担心,大概都是多余的。娴子毕竟参加了不少婚礼,做这种事情似乎已经是得心应手了。比如:如何掺杂白开水在白酒中,如何掺杂葡萄汁在葡萄酒中。可是,这次娴子并没有这样做。娴子认为:以前参加的都是自己的同学,朋友的婚礼。而这次却是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姐姐。所以,她想即使是自己喝醉了,仍然不会受到伤害,她仍然是安全的。更何况,现在单简在她的身边,她感觉到很温暖。

每一桌新郎新娘伴郎伴娘都要过去一一敬酒。从一开始忙着迎接客人,他们基本上都没有吃饭。娴子的胃有些不舒服。现在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们依然无法坐下来安静的吃饭。

一开始,惠子还可以喝一些亲朋好友的敬酒,但是,到了第十五桌的时候,惠子就已经撑不住了。这如何是好,新娘是绝对不能喝醉的。于是,剩下的只有都交给了娴子。庆幸的是,前面的十五桌都是一些较难对付的客人,剩下的大多数客人应该都不会为难新娘新郎的。

“惠子啊惠子,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看在我们认识多年,交情不浅的份上,干了这杯酒吧!”一个显然喝的有些过了的朋友说道。

“是啊,今天这个日子的确很特别,感谢这几年来对我的支持,既然这样,我就更得请我身边的这位美女娴子来干了这杯酒”惠子说道。事实上惠子本不想让娴子喝的,但是自己实在不能够再多喝了。

“果然非同寻常啊,娴子小姐!”客人感叹道。“既然这样,你得喝两杯,一杯是为了新娘,另一杯算我敬你的。”

娴子微笑的倒了一杯纯红的葡萄酒,然后一饮而尽。

“好酒量,来,还有一杯!”客人继续。

娴子接着将这杯所谓的敬自己的酒也喝掉了。

这是娴子做伴娘的经常遇到的事情,大多数伴娘只是替新娘喝掉新娘那杯酒,可是,娴子却不得不喝掉客人所谓单独敬娴子的酒。

这是在姐姐的婚礼上,姐姐可以理解。可是,更多的时候是朋友们的无法理解。这种感觉多少会有点喧宾夺主的姿态。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