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如她般(一)

“哇!姐姐你今天真的是太漂亮了!”娴子惊呆的望着眼前这个如天女下凡般的美丽新娘,不禁惊叹道。

今天,惠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婚礼是展现女人魅力独一无二的舞台,站在这个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女孩,光滑如流水的婚纱,闪亮如繁星的水晶鞋,樱花般盛开的甜美笑容,柳丝般柔软的轻盈身姿,无与伦比的美颤动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今天,娴子表姐的婚礼。今天,娴子做表姐的伴娘。

当化妆师开始给娴子化妆时,娴子说:“轻描淡写一下就好了。”

化妆师似乎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是的,大家心里都明白。今天最美的人应该是惠子,而不是娴子。所以,娴子说轻描淡写一下就好了。可是,即便是轻描淡写一下的娴子仍然掩饰不住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魅力。

她的美,是那种让人心领神会的含蓄。她的美,不张扬却如同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蓄意待发。她的美,男人看了会心动,女人看了会嫉妒。

在这位法国化妆师的轻描淡写下,身着一身洁白礼服的娴子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骨朵在清晨的雨露中显得晶莹而丰盛。

惠子不免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自己的这个可人的妹妹,心中充满了欣喜和感激。

惠子今年28岁,比娴子大了整整六岁。惠子已经在上海工作打拼了8年之久,这八年来,惠子为了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独自一个人在上海这个浮躁的都市里,游走。

惠子的母亲是娴子母亲的姐姐,父辈的恩爱关系,在下一代身上得到了很好的继承。从小他们两个就被带着你来我往的串门。惠子比娴子大,所以很多好吃的零食她 都会留下来给娴子。而娴子也总是把自己动手做的一些美丽的礼物送给姐姐。很多看到这两个小女孩的人们都说,他们看起来比亲生姐妹们还要相亲相爱。

酒席是在姐夫意浩的酒店中举行,包括酒店为他们精心设计的婚礼套房。从楼梯开始洒满了红如血的玫瑰花瓣,楼梯的扶手上缠满了紫藤。当惠子光着脚踩在花瓣地毯上,那种感觉就像男人将手放在女人白嫩而又柔软的酥胸上。

摆了66桌的宴席,每桌10人,660人,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数目。其实,这660人也是经过了精心挑选之后的结果。名人、亲朋、好友、同事甚至还包括在网 络上邀请的一些素未谋面的朋友。这使婚礼变得有些非同寻常。这也是娴子作为伴娘参加的最为壮观最为有神奇色彩的婚礼了。

从大学开始,一直到参加工作。娴子参加的婚礼不计其数,而作为伴娘的次数也不少。

大一时的一个夜晚,宿舍的姐妹们不知道谁先引出了有关结婚的话题,于是 4个女生一群鸭子叽里呱啦的吵了半天。娴子一直在想象婚礼的美妙,一直在幻想自己作为伴娘的样子。

她对所有人宣布:“将来你们谁结婚就找我做伴娘吧!”

结果引来宿舍姐妹的一阵嘘声:“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啊?”娴子不解的问。

“因为你太漂亮了。”心直口快的琼子回答。

“是啊,没有人愿意让一个比自己漂亮那么多的女人做自己的伴娘!”虹子也答道。

“噢!可是,我真的很想做伴娘!”娴子依然小声地祈求着。

“谁做谁的伴娘还不知道呢?结了婚的人是不能做伴娘的,如果到我结婚的时候你还没有结婚的话,我就找你了哦!”最后虹子试图安慰娴子说。

娴子终于可以心满意足的睡觉了。

可是,三年之后,虹子就已经移民去了美国。在那次全班同学为虹子饯行的晚会上,两个女生扭在一起哭个不停。

“虹子,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娴子用那双哭红的眼睛认真地望着虹子。

“是的,我不会忘记。”虹子真地没有忘记。

“我一定会独守到你结婚的时候,到时候我一定会飞赴美国,参加你的婚礼,做你的伴娘。”娴子一边说一边忍住眼圈里打转转的泪水。

“那你一定要把口语练好哦!还有,一定要变得比现在更加美丽,我要你永远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美丽女人!”虹子答应了。

“我会的”娴子点头。

在还没有体会到大四正式毕业时的伤感之前,他们已经体会了一次伤离别。

哭的人,眼睛红肿得很难看,笑的人,眼睛眯在一起也很难看,喝酒的人,酒醉的样子更加难看。娴子就是觉得,在离别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变得很难看。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