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玛塞——科琳娜·霍夫曼

Die weiße Massai

无论身处什么环境,都不要放弃对生命和生活的追求。这是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本书的原因。封皮上的这句话,真正的撼动了我的内心,于是,毅然决定要看。

《白色玛塞》是瑞士女作家科琳娜·霍夫曼的自传。所以,从一开始就感叹这个女人的勇气。

科琳娜·霍夫曼和她的未婚夫麦考到非洲肯尼亚度假,偶遇非洲玛塞族青年勒克廷加,并对他一见钟情。这一偶遇便彻底改变了科琳娜·霍夫曼的一生,她不顾家人朋友的强烈反对,毅然决定卖掉在瑞士的小商店和全部家产后只身一人重返肯尼亚与勒克廷加完婚,从此便开始了幸福却也很艰辛的非洲生活。

在我看来,科琳娜·霍夫曼是那种绝对聪明的女人,坚强又很有经济头脑,又非常自主的女人。虽然在这个愚昧落后的玛塞部落生活,虽然没有卫生间,没有床,没有厨房,虽然只能住在部落的草棚里,她都会心满意足,因为他爱的勒克廷加会陪在她的身边,只要有他在,她什么都不怕,什么都可以忍受。

可是,爱情终究是不够理智的,两地文化的差异,部落人的愚昧无知,造成了两个人之间很大的误会。

科琳娜喜欢的是勒克廷加的英俊身材,她甚至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鬼使神差的爱上了他,爱上了他高大的身材,爱上了他结实的肌肉,爱上了他赤裸的只有臀巾的身体,爱上了他头上的饰品。这种突如其来的爱,似乎另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但是没有办法,她就是爱上了他,而且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科琳娜不顾一切和勒克廷加呆在了一起,和他一起睡觉。

她之前幻想着:和勒克廷加可以那样甜美的接吻、做爱,然后可以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做饭。

可是,她不知道:

马塞人从不接吻,那被看作是可鄙的。

马塞男人从不抚摸女子的下身,而女子也不能触摸男人的下体,他们的头和脸也是禁区。

马塞男人从不和女人一起吃饭,更不会吃女人碰过的任何食物,除了女人给他们沏的茶。

……

当初夜的到来,就像书中描写的:

“勒克廷加把我摁倒在床上,我已经能够感到他下身坚挺的阳具。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感到一阵剧痛,听到他一生怪叫,一切就结束了。我失望的哭了起来,这和我所想象的完全不同。”

可是,又能怎样呢?她选择了这种生活,而且她愿意这样生活。她完全有理由再回瑞士,可是她不肯。她留下来的理由当然很简单:就是因为爱着勒克廷加。可是,我们都知道真的会存在这么伟大的爱情么?

看这本书,我是从最后几章开始看的,从她生了疟疾,住进医院,然后两人之间开始有很大的矛盾,勒克廷加开始变得妒忌和无故的怀疑,甚至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只要科琳娜和男人说话,他就认定科琳娜已经和这个男人上过床了。他甚至还学会了好吃懒做,不劳而获,只想着喝酒、抽烟,没钱了就回去要,或者直接从收银台里面拿。这样的男人,还会有人要?看得我非常气愤。

“你会爱上非洲马塞族那种人么?”我看了,终于忍不住地问了宿舍的一个舍友。

“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尖叫着。

于是,我们一起大笑起来。

难道是我们的观念太保守,难道是我们绝对不会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爱情。

当科琳娜终于是忍受不了勒克廷加的时候,她还是决定带着小孩回到了瑞士。

回到瑞士之后,她给勒克廷加写了一封信,信中说,自己不会再回肯尼亚了,自己也从来没有背叛勒克廷加,三年前的自己是爱勒克廷加的。然后,便把自己在肯尼亚的一切财产都留给勒克廷加。

书上写,科琳娜回到瑞士之后仍然负责勒克廷加整个家庭的全部费用。这有必要么?

这样做,是为了掩人耳目还是为了冠冕堂皇?

我实在无法理解这种爱情,与一个愚昧的尚未开化的人一起生活。于是,我都怀疑:科琳娜·霍夫曼的本意其实就只是想写一下自传,其实就是想写一下非洲肯尼亚的生活。她或许过去只是为了体验这种生活,然后可以有利于她完成这本书,完成这本引人注目的书。

这书里所谓的爱情其实都只不过是幌子而已,其实只不过是编造出来的故事情节而已。或许这样说,会有失公道。但事实上,无论怎样,我都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爱情。

不管怎样,这是别人的爱情和生活,与我无关。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