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插曲二 舞台剧——废旧自行车的命运交响曲

早晨被一阵嘈杂声给惊醒,由于昨晚功于论文于凌晨一二点,所以被吵醒时头脑还是有些惊慌失措的,开始作疼,不过也罢,既醒之则起之。
这一阵嘈杂声,首先是轰隆隆的破旧卡车的声音,显然是旧卡车开到了我们宿舍楼后面。接着一群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叽里呱啦的说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话,让人听了耳鸣。于是,无奈探头一看,竟发现了宿舍背面楼下上演了这样一幕剧(有照片可参考):
  • 时间:5月24日上午8点——10点20分
  • 地点:东南大学文昌13栋背面楼下(靠近车棚)
  • 人物:六七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两个保安、两个帮手、三四个配合的群众演员
  • 事件:处理废旧自行车。
  • 前言:话说这个废旧自行车,就是如图所示的,由学校出面的擅自处理学生的遗留或在用财产,从自行车棚里找出上百辆所谓的废旧自行车,确实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把貌似已经很久不用的自行车拖出来,放在车棚外面,也就是13舍背后的楼下。由此,我和同学已经在前期做好了调查工作,因发现有不少数量的自行车几乎是完好无损的就被归入了废旧自行车的行列,为免担心自己的那辆还不如这些废旧自行车的自行车的归宿。一连好几天都坐立不安,每天跑到楼下,用抹布擦干净,生怕被误以为是废旧自行车,弄得紧张兮兮了好几天。
学校在宿舍里贴了一张公告(如图所示):有关处理废旧自行车的公告。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到,毕竟还有一部分学生不在校而在外实习,估计不会看到这个公告(于是,真为其中的一些冤枉车而祈祷)。
首先上场的是,一辆好似从废旧收购站开来的废旧卡车,六七个操着外地口
音的中年男子。叽里呱啦的开始了某种交谈,不时地声音会提高一些分贝,惹得周围宿舍人人探头出来窥视。
“咙冬”一声声废铁被摔得声音,只见车上站着两三人,车下站着三四人,不停着玩着废旧自行车拿-举-接-摔的游戏,好的是,他们会把自行车摆的整整齐齐的,目的大概想节省油费,能一次全装载完毕,为何还要分几批呢?而且还会惹人耳目。
他们的这种交谈和活动持续了大概十几分钟。
接着,便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保安,手里握着一个崭新铮亮的扳子,大摇大摆的向着对废旧自行车堆走来。初看,像是来监督工作的。事实则不然。
只见,大腹便便的保安,将手里明亮的扳子随手挥舞了一下,便开始寻找目标。
他一个个自行车看去,压压车座,捏捏轮胎。似乎找准了一个目标,于是弯腰下身,小心翼翼的开始拆下车座。没几分钟过去,他就已经收获了五六个在他看来严格标准的好车座。
似乎,这一群人发现了楼上有人在用相机拍摄。于是,将仅仅只装载了一半满的卡车,开走了。楼上人纳闷:“奇怪了,怎么还没有装满就要走人?”
谁知,车开到离开楼上人可拍摄的范围之内,继续开始了这种活动。只不过这时动作发生了一些变化。变为推,是的,由于车锁还在车上,他们只能将车子肆无忌惮的推着,发出一声声十分不悦耳的声音。当然他们乐此不疲。
有人说:“楼上有人在拍照!”一放风男子对保安如是说。保安顿时将满是油污的黑手揉搓了一下,晃悠悠的走开了。
十分钟之后,搬弄自行车的人仍然了此不疲的,交谈着,残忍地推着废旧自行车,伴随着“兹呀”“吱吱”的声音。事隔一个小时,废旧自行车才被处理掉1/3,这个办事效率可真不是很高。
接着上场的是另外一个保安,个头瘦瘦的,高高的。看似像前面那个保安的手下。估计,保安头儿想,这种大煞风景的事情还是由手下的做比较妥当。
瘦高的保安上场之后,拿的道具和胖矮的保安一样,皆是明晃晃铮亮亮的扳子一个。做的事情也是一样的。先是找准目标,然后开始动手拆卸。只见,他潇洒自如的动作,让人看上去就好像是“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的娴熟感。不由让人感激涕零。他的胃口好像更大一些,就连轮胎也不放过。只见一挥手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像变魔术一样,将轮胎从自行车上变在手上了,还好没有向观众旋转一圈,否则观众的掌声一定会如雷鸣般的轰动。
接着,上场的是一个群众演员。一个学生模样的女生,撑着伞焦急的走来,然后从剩下的废旧自行车堆里,开始艰难的找寻着某些东西。她一直走到尽头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于是只好无奈的走开。
五分钟之后,又上场了一个群众演员。一个戴着蓝色帽子骑着自行车的看上去很酷的女生,似乎也来找寻某些东西。或者是为自己,或者是为了远在他乡的同学朋友吧。可是,也没有找到心中的那一辆车,估计已经被装载上了破旧的卡车了吧。无奈的她,也只好在忧郁的表情中退场了。
接着又是三四个群众演员,似乎这幕剧的制作成本不是很高,否则怎么会只找群众演员而不请几个大腕明星呢?不过,群众演员的表演确确实实比较到位,感情方面用的恰到好处。每一个人都是焦急的寻找着,结果每一个人都是失望而归。这一幕,让观众看上去会忍不住拿起纸巾轻轻擦拭眼角的泪水,然后心里默默地为他们能够早日找到自己想要的而祈祷。
又是十分钟之后,一个个头高高的有点肌肉的中年男子也上场了。他的角色是帮手。手里拿着扳子,在瘦高保安的指点下,开始了忙碌的工作。辛勤的像一种大蜜蜂。
一个搬运工骑上废旧自行车,像舞台上的小丑一样开始了糟糕的表演。当然,他自己也深知演得太差,于是又从车上跳了下来,笑嘻嘻的不好意思的退场了。
十五分钟之后,帮手又换了一个舔着大大的啤酒肚的暴发户模样的中年男子,他也开始了了此不疲的工作。
剧中人物不断频繁的更换着,好像很多人都对此事乐此不疲。可是,背景音乐却始终是自行车悲哀的号角声。
楼上拍照的人,觉得他们似乎已经都逃离开了镜头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后,也懒得拍照了。
但是,却好像还是心有不甘的样子,于是拿起相机,冲出宿舍,跑到厕所旁走廊的窗户那里,惊喜的发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一幅画面,顿时毫不犹豫地拍了下来。心理自然高兴无比,回到宿舍后对舍友说:“他们再聪明也聪明不过我。”
然后便有心满意足的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两个小时之后,当摄影者再次拿起相机拍摄楼下一景的时候,楼下的废旧自行车只剩下1/5的模样了。
当最后一辆废旧自行车在搬运工的缓慢推动下,也姗姗而退场时,这幕剧也拉下了帷幕。
(旁白)
最后的结局:上千辆车子就被残忍的蹂躏在一起堆放在那辆本身也不咋地的破卡车上。
废旧自行车们在想:“老兄,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啥样,还不如我们呢!”自行车们气愤倒是气愤,但是也无力反抗阿。最终只能任人的摆布。
破旧卡车装了满满一车之后,扬长而去。
从此宿舍楼下,又空出了很大的一块儿空地,等待着来年再次放置废旧自行车。
而今年这一届废旧自行车的归宿,便是被送到了废品收购站,然后被二手车贩子用废铁的价钱再买回去,重新组装,然后继续卖给这些买二手自行车的大学生们。
如此反复,如同年轮一样记载着历史,记载着岁月,记载着一代代大学生的生活。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