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盲人歌唱家 安德烈·波切利

安德烈·波切利(Andrea Bocelli),世界顶尖级男高音歌唱家,意大利人。师从大名鼎鼎的音乐大师弗兰科·科瑞利。波切利从小就对歌剧特别感兴趣。6岁开始接触音乐,学钢琴、长笛、萨克管,并且显露出惊人的音乐天赋,尤其在歌唱方面。值得一提的是,12岁那年一次踢足球的意外,使波切利双眼全盲。对一个歌剧演员来说,失明无疑是巨大的障碍,每一次排练和演出都是一种痛苦。然而他以乐观的激情和对艺术的执著战胜心理的缺憾,一步步迈向了事业的巅峰。可以说失明反而更给他的生命赋予了尼采式的孤巍与壮丽。

波切利长着一头有点野性的头发、蓄着缭乱的胡须,很像俄罗斯当代天才指挥基捷耶夫。但基捷耶夫表演时激情澎湃,而他则总是宁静致远,这使他拥有一张深沉宁静的面庞。他那充满金属质感的嗓音完全可以把声音压得很低,更加强了情感的抒发。尽管在很多大型音乐会中他使用麦克风,但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非常遥远,带有一些飘渺的感觉。

波切利的声音充满激情,洋溢着鲜活的生命力,超越了不同口语的界限,并能直接调动起心灵的通用语言同人沟通。他的高音柔软,没有歌剧演员般的造作,没有流行歌手般的漂浮。他成功的将歌剧唱腔融入流行歌曲中,那顺畅自然、娓娓动人的演唱风格被人们视为最能释减工作压力及生存压力的妙方。这种演唱风格更使他成为当代音乐风景线的一个亮点。是他铸造出超越流行和古典之巅的独特流派。他实现着他的一个梦想:使歌剧拥有更多的观众,而不再成为博物馆藏品那样的东西。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在人们对歌剧产生的前所未有的热情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波切利。

在演绎传统男高音中最难唱和最富于技巧性的咏叹调时,波切利的唱法则正统、自然、舒服,始终保持着柔和的音色和稳定的声音,不过重也不太冲,听来令人放心。高声区的CLOSE他采用母音变圆变暗的唱法,给人的感觉声音是从胸、腹中发出的,产生了强烈的穿透力和极好的混合共鸣效果。其中9个高音C的演唱更是震惊了全世界。

安德烈.波切利在1993年开始在欧洲巡回演出,当他唱起普契尼的歌剧《图兰多》中“今夜无人入睡”的时候,巴黎人疯狂了,他们为又一个帕瓦罗蒂的诞生而起立鼓掌。1994年,波切利推出首张个人专辑《夜晚静悄悄的海洋》,并获得欧洲最重要的圣万雷音乐节的主题曲大奖。

真正的传奇是1996年,德国拳王亨利·马克斯邀请安德烈·波切利和莎拉·布莱曼为其告别赛助兴,选择了这首由《Con Tu Partiro(永相随)》改编而来的《Time To Say Goodbye(分别时刻)》。孰知马克斯在拳赛中意外落败,当寂寥伤感的歌声响起,全场观众无不动容,为这位时运不济的拳王黯然神伤。

这首传奇性的歌曲很快征服了普罗大众,尽管它是一首很“小资”的歌曲。单单在德国,便畅销300万张,一举成为德国最畅销的单曲唱片,它还高踞英国流行榜以及法、瑞、奥、意等多国的排行榜三甲之列,全球销量高达1 000万张。在举世瞩目的戴安娜王妃葬礼直播之前,英国BBC电台播放了这首《Time To Say Goodbye》——以示对红颜薄命的悲悼。在感人程度上,此曲与艾尔顿·约翰的《风中之烛》别无二致,只是前者的结局显得悲壮,后者在瑟瑟寒风中挣扎。

波切利长着一头有点野性的头发,蓄着乱蓬蓬的胡须,表演时总是镇定自若,显示出他既能轻松地驾驭音乐也能恰如其分地控制情感。尽管在很多大型音乐会中他使用麦克风,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非常遥远,带有一些飘渺的感觉。这种感觉使他的听众,尤其是女听众着迷。从来没有一个男高音,而且是一个盲人男高音能像他那样征服那么多人。

若老是听麦当娜、麦克尔·杰克逊之类的pop music会让人心慌,心头有抽搐感,而听安德烈·波切利,会让人恢复对人类美好的信念。

丝毫不用怀疑,波切利是见过上帝的人。只有见过上帝的人,他的歌声才能如此安详、虔诚、平和,才有难以言传的安宁和诚服,才有一种澄明的光辉。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空前的喜悦,不是狂喜,而是一种平和的喜悦,这种喜悦不是来自外部的,而是在内心中生长出来的。

波切利的嗓音,充满了温暖,散发着一种夕阳中圣殿的光芒。还有安详,那种柔柔的,带着点热气的暖风,那可以透过你的毛孔,一直暖到你的心房中去,就像有一只温暖绵软的上帝之手,托着你的心在抚慰。这时你的所有思绪都不需要,就这样一直沉浸,沉浸到自己的内心深处。

对一个歌剧演员来说,失明无疑是巨大的障碍,每一次排练和演出都是一种痛苦。然而他以那乐观的激情和对艺术的执着战胜生理的缺憾,一步步迈向事业的巅峰。

他看不见台下噙着热泪被他感动和折服的观众,他看不见为他痴狂、双手合十、闭目凝神倾听的女士,他看不见自己的辉煌。波切利,只是将自己全身心地交给了音乐。于是,当他不带任何表现欲地站在舞台上,站在他的黑暗中歌唱时,上帝就这样温柔地亲吻了他。当表演艺术没有了表演的含量,剩下的,就是艺术的辉煌了。

这位以演唱歌剧为主的抒情男高音赢得了像流行歌手那样的声誉,他引起的狂热决不亚于麦克尔·杰克逊、麦当娜和席琳·迪翁。他的CD《浪漫曲·民歌及咏叹调》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售出2000多万张。这对销量徘徊在数千张的古典音乐世界来说几乎是一个奇迹。在格莱美和奥斯卡颁奖会上,现在似乎已少不了波切利。在北美和欧洲的餐厅、滑冰场,甚至大型的购物中心,也能听到他的歌声。帕瓦罗蒂、多明戈和卡雷拉斯开创了使古典音乐,尤其是歌剧通俗化的先例。然而现在波切利所取得的成功远远超过了“三大男高音”。

“我认为流行音乐在我的古典音乐事业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即使如卡鲁索、吉利等伟大的男高音歌唱家也曾唱过流行歌曲啊。通过流行音乐,可以吸引更多的观众进入剧院观赏歌剧。”波切利说。使歌剧拥有更多的观众,不再是博物馆藏品那样的东西,这就是他的梦想。

波切利有一个当年在钢琴酒吧听他弹琴唱歌而堕入情网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他让孩子骑在他脖子上玩。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常跟着他巡回演出。除了帕瓦罗蒂,他还和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和伊丽莎白·泰勒保持着亲密的私交。帕瓦罗蒂一直为自己当年的推荐而感到满意。

“就算人生是个梦,我们要有滋有味地做这个梦,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就算人生是场悲剧,我们要有声有色地演这出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这是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借希腊神话中日神、酒神之口表达的哲学观,也是波切利带给小资的面对苦难的勇气。

波切利的歌声如何感人,如何富有意大利式的浪漫气质,如何穿透人的心灵,相信你只有听过之后才会心悦诚服。



anyShare分享到:

5 Responses

Page 1 of 1
  1. One Leo » Time to say goodbye
    One Leo » Time to say goodbye 2006年04月8号 at 9:09 上午 |

    […] Contact Me « 意大利盲人歌唱家 安德烈·波切利 […]

  2. Ben
    Ben 2008年01月1号 at 10:19 上午 |

    写得真,看着你写的这篇文字就像听歌一样舒服。

    回复回复
  3. Ben
    Ben 2008年01月1号 at 10:19 上午 |

    真好

    回复回复
  4. Roger
    Roger 2008年01月16号 at 12:49 下午 |

    写得好,很感动

    回复回复
  5. beijing2008
    beijing2008 2008年09月11号 at 8:18 上午 |

    写得非常好!像波切利的歌一样好!只有爱他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回复回复

Leave a Reply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