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洞——食言

刚刚从姐姐的网络日志上看到,她昨天去打耳洞了。我不慎惊讶。

记得去年十一那次婚礼上。

她问我:“打耳洞了么?”我笑了笑说:“没有。夹的,带着玩玩。我不会打耳洞的。”
她说:“嗯,千万不要打。”于是,我们就合起来数落了无数打耳洞的坏处。

然后,在剩下的日子,走在街上,走在校园里,走在凡是有美女出没的地方,我都有些心动。朋友说:“你的耳垂很漂亮,戴上耳环会更漂漂。”我还是笑笑。

是的,有时候,我的确有些心动。那么多漂亮的耳环,耳钉,那么多!

可问题是,当你打上了这个洞之后,你总是会想尽办法补上这个洞,让它变得那么美妙,然而,与此同时,钱包上又多了一个不可遏制的洞穴。

于是,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打洞。可能是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弥补钱包上那个洞穴的能力,也可能是因为为了保持本色,保持身体的完整性,所以……
当然,也不排除我自始至终,没有打耳洞的可能性。
看看吧!人总是会变的。

姐姐说,她又一次说话不算话,她变老了。我说她很可爱。是的,现在的人都已经习惯了说话不算话了。所谓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充其量也就剩下在语文课上背背的分量了。其实,我也是。那么多的允诺都是因为爱于面子。而那么多的食言又是因为不自量力。

人要怎么做呢?我依然记得自己的几次食言,现在想想总是让我觉得难堪。记得,那一年高考结束后,邮电局的叔叔将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我家,我问多少钱?叔叔说:“不用了。只要记得从南京带回一张地图给我就行了。”我欣然答应。于是,来到南京的第一年,每次我都看到到处有卖地图,我就想,反正哪里都有卖下次再买就是了。就这样一拖再拖,一直拖到寒假回家都没有买。于是,暗下决心等回南京之后再买。就这样反复反复,直到大二暑假回家,我才带了一张地图回家。可是,这个时候,那个叔叔已经调到别处了。我无法联系到他。

每次想到这件事情,我就在想,那位叔叔会怎样看我呢?我是不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说话不算话! 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吃穿住用行,我们会有多少次食言,会有多少次说话不算话,可是,我们并没有察觉,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